• 第三十章 再次被追杀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12本章字数:2036字

    就在我茫然而恐惧的功夫,突然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不,更确切地说是个鬼,一个女厉鬼,长长的红色头发,阴森的眼神,阴煞的气息,血肉模糊的脸部……那面容,和刚才出现在我头上的头颅上的邪物一模一样,充满着死亡恐惧的气息。

    现在与这个极度恐怖的邪物面对面,我的心在砰砰直响着,想去逃跑,但是感觉腿部异常沉重,迈不开步子了,我绝望地想呐喊,但是嘴巴在动,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

    此时,这个丑陋邪恶的怪物冲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失神的我心一怔,突然感觉,这个丑陋邪恶的女怪物的相貌似乎有些熟悉,真的好熟悉,且绝对不是源于梦境中的熟悉,而是觉得,这种熟悉似乎曾经真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只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个女怪物没有立刻攻击我,只是那样对着我诡异地笑着,而我却也短暂地失神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惧无力的我在心中快速地回想着。

    但是时间容不得我去回想什么,因为她那血肉模糊的脸开始扭曲了,变的更加恐怖起来。

    突然间,眼前这个女厉鬼的眼神射出一缕幽森的寒光,表情极度狰狞起来,然后,她那修长的骨爪带着黑血淋淋的血肉冲着我的身体抓来……

    眼前的厉鬼像是没有了生命,浑身血肉腐烂,大部分骨架露在外面,唯有一双眼神还算比较正常,在她的眼睛里发出死亡般的绿光,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充满着死亡的味道。

    我无力去躲避这邪恶诡异的攻击,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死亡已经要降临了,这样也好,反正我已经被邪灵附体了,将来可能危害自己的亲人,早点死了也好,唯一遗憾的是,我的突然失踪死亡,将让我的父母如何承受这个后果?

    或许,我那已经白发苍苍的父母会天天期盼我的归来,但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啊。

    无奈,无奈的人生,终结的生命,将不再书写自己的人生,孤独地丧命在诡异中了。

    一切即将终结了,不过这样也好,早点摆脱掉这极度恐惧的环境,再说我算是一个不详的人,被阴灵追杀,被血蚊子追杀,被眼前的恐怖怪物追杀,被邪灵附体……

    正当我已经感觉到死亡的气息的时候,突然我口袋中的某个东西突然散发出一股温热的气息,瞬间让我清醒了,我发现自己被一股微弱的青光包裹着,这突然的变故让那将要临近我的女怪物愣了下,借此功夫,我拼命地向一个方向跑去……

    而在我的后方,那个女怪物拼命的追我,我越来越心惊,因为那个女怪物的速度比我要略微快一些,且我感觉到身上的那种温热的感觉消失了,且刚才包裹着我的青光也消失了。

    我不甘心死在这熟悉又陌生的怪物手中,但是现在只能靠自己,靠命运去逃亡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为何要这样追杀啊,我在极度恐惧中都忍不住要骂娘了。

    那个女怪物发出凄厉的吱吱呀呀声,挥动着血肉淋淋的骨抓,带着阴森的厉煞气,在后面追赶着我,不杀死我不罢休的样子,而我则依靠仅有的信念在急速逃跑着。

    有数次,我都快要被女怪物追到了,那带着阴煞死气的骨爪差点劈在我的肩膀上,令我惊恐万分,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毫无抵抗之力。

    我只能拼命跑,而后方那个丑恶的怪物则拼命的追杀我,这幅场景,真是……

    第一次被阴灵追杀,第二次被血蚊子追杀,第三次被背后的怪物追杀,一次比一次要惊险,不管是谁遇到这样的变故,即使不被杀死,也要被吓死,我就是这样,要被吓死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我在快速地思考着应对的办法,突然之间,我感觉到胸前附近再次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且我那原本疲惫不堪的身体突然又有了精力。

    这让我瞬间燃起了生命的希望,毕竟先前的温热感觉救了我一面,或许是,我身上某种神秘的东西产生了反应,而我身上觉得神秘的东西,大概就是那个仿制的魔戒或青铜令牌了。

    我觉得,再这样跑下去的话也不是办法,我迟早会被女怪物追杀的,还不如跟女怪物一博呢,因为我感觉到,那种温热的感觉似乎给我带来了某种神秘的力量。

    现在我所逃跑的路已经没有了先前那诡异离奇的幽绿色光,只是空旷而孤寂的山洞碎石路,而女怪物追赶我时发出的怪叫声似乎也没有最初的那么强烈了,我在猜想,刚才那散发着幽绿光的地方是不是那个女怪物的领域,它在那里才有更大的攻击力?

    再结合第一次我遇到那个女怪物的时候,它并没有攻击我,或许它长时间离开了那幽绿色光的范围,已经没什么攻击力了,所以它回到幽绿色光那里吸收了某种力量。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现在这个女怪物虽然在拼命的追杀我,且有时就要挨着我了,但是随着我感觉到了那种温热的感觉,我感觉自己的精力在不知不觉中增长了许多,所以我决定,寻找一个有利的位置,找到适合攻击的石块,跟眼前的这个诡异的怪物博一博。

    逃跑总不是办法啊,我怕万一自己身上的那种温热的感觉消失后,我就会脱力的,到时真的就变成了待宰的羔羊了,所以,趁着那种温热的感觉还在,是我最好的反击时机。

    当然了,我在拿着手电筒照亮逃跑的时候,感觉我所经过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地下很凌乱,很像是一片尘封了好多年的地下废墟。

    管不着那么多了,我发现在斜前方有一个适合防身的东西,于是我突然一个急转弯,捡起了地上的那个东西,横在了我的胸前,正面对着这个追杀我的恐怖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