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拒绝拉拢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8本章字数:2358字

    叶媚生心中一顿,只轻轻点了点头。

    “自膳食换掉后,陛下眼睛可有好转,还有什么大碍没?”她的目光自手炉离开,看着下面的叶媚生。

    听到这里,叶媚生心中对皇后今日把自己叫来中宫殿的目的已有几分明了。便格外谨慎道:“自膳食换掉后,陛下眼睛已无大碍。”

    “本宫要的是实话。”皇后提醒。

    “奴才句句属实。”叶媚生低头。

    “胡说八道。”皇后怒吼一声站起身,脸上表情明显不悦。“陛下眼睛打小就不好使,登基后一直在四处寻医,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你今日却说陛下眼睛并无大碍?还句句属实?小叶子,你安的什么心?”

    叶媚生已经跪了下来:“娘娘明察,奴才这几日并不在御前服侍,所以并不知情。以前在陛下跟前服侍时,眼睛确实没什么问题。”

    尽管他误会于她,派人调查她,还掐她的脖子。她还是不愿意将他眼睛失明的事告诉其他人。皇帝的眼睛失明了,这件事一但闹大,恐会危及他的皇位,到时候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你刚刚说陛下近日为了雪灾的事操劳过度,膳食上用的不多。”皇后已经下了榻,朝她这边走了过来。“现又说近日来并不曾在御前伺候。小叶子,是谁教你这样回话前后矛盾,在中宫殿胡言乱语的,啊?”

    叶媚生俯下身子:“娘娘明察,奴才近日虽不在御前伺候,却依旧是住阿房殿的。陛下为了雪灾的事甚是忧心,阿房殿所有的奴才都知道,所以伺候上也格外小心谨慎些。奴才回话回的不清楚,还请娘娘恕罪。”

    皇后看了一眼俯在地上的叶媚生,冷笑:“如此啊。小叶子,你且起来回话罢。”

    叶媚生不敢不从,只好战战兢兢地起了身,依旧低着头。

    皇后上前一步,直视着她的眼睛,压低了声音:“本宫且问你,陛下的眼睛是不是已经失明了?”

    叶媚生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倒退一步。一脸的惊讶,她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苏幕楌说的?一想又觉得不对,她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多此一举来问自己?

    想来,这才是皇后今天叫她来中宫殿的真正目的罢。想到这里,叶媚生垂下的眸子左右转了一圈,脸上的惊讶并未褪去:“娘娘何出此言?”

    “你只需回答本宫,是,还是不是?”皇后步步逼紧。

    “奴才近日来并不在御前伺候,所以并不知情。”

    “小叶子,看来你还是不肯说实话啊。”皇后脸上浮出一丝不满,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夏子,回了她的贵妃榻。

    “叶公公。你可知道上次你为什么没有被赶出宫吗?”小夏子问。

    不是苏幕楌称那手机本就是他赐于自己的,所以并不存在偷盗一说?难道还另有隐情?叶媚生直觉摇了摇头。

    小夏子看了她一眼:“那九公主本有意至你于死地,只要将你赶出宫,必死无疑。是咱们娘娘宅心仁厚,连夜差人去将此事告知陛下,陛下这才有机会救你一命。娘娘的大恩大德,你应该怎么报答,且好好想想才是。”

    叶媚生闻言下意识看了一眼贵妃榻上的皇后。只见后者斜倚榻边,一手撑腰。一手抱炉,空洞的双眼看着不知名的某处,没有任何情绪。

    那本书中并没有提到过这位皇后,应该是苏幕楌登基后的这五年间立的,所以,叶媚生就对她的背景也就一无所知。

    但她为什么要去通知苏幕楌来救自己呢?那时自己才刚刚入宫,于她而言完全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倒是苏幕楌,从上次在上林苑中两人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的感情并不好。如果说她是借自己被苏昭儿陷害一事来讨好苏幕楌,倒还有几分说服力。

    想到这里,叶媚生心里已有了主意,格外肯定道:“奴才所说句句属实,还请皇后娘娘明查。”

    皇后见她咬死了苏幕楌的眼睛没有问题,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想着是不是等回了太后再来审问,突又想起另外一件自己一直没弄明白的事,便转移了话题道:“小叶子,听说你是六王爷在外面捡回来的?”

    叶媚生先是一愣。她是六王爷捡回来的?这是柏舟的说辞,还是皇后的另一种试探,她无法确定。只好模凌两可地回了一句:“六王爷是奴才的恩人。”

    皇后点了点头,看了小夏子一眼,后者会意。拿出一边早准备好的一盘银辆,走到了叶媚生面前。

    叶媚生看着那盘子里白花花的银辆,瞳孔微微一缩,不明所以地看向皇后。

    皇后微微一笑:“这些银辆,够你后半辈子高枕无忧了。”不等她回答又继续道。“你只须答应本宫,以后将陛下的消息一字不差地告诉我,这些银子就都是你的了,本宫还可以做主,早日放你出宫。”

    这不明罢着赤裸裸地拉拢吗?叶媚生心下一惊,看了一眼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很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娘娘关心陛下的安危,陛下有什么不适奴才自会差人来告诉娘娘。至于这些银辆,奴才无父无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只得谢谢娘娘的美意了。再说,奴才也想趁现在还能动弹,多伺候陛下两年。”这席话说得是句句诚恳。

    “小叶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皇后终于怒了,声音变得尖锐了起来。

    叶媚生垂下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没敢答话。

    皇后坐直身子,吩咐:“来人啊,将小叶子关进小黑屋。”

    “等等。”一想到自己又要进那间小黑屋,叶媚生心上就一抖一抖的。立即伸手阻止两边准备来押自己的人。又想起那日苏幕楌说有了苏幕晅做靠山一事。何不博它一博:“娘娘这是何必,奴才本是六王府的人,迟早有一日六王爷还是会接奴才回去的。”

    听到六王爷这三个字,皇后脸上果然有了一丝动容。

    谁知一旁的小夏子又道:“娘娘,若这样放他回去,他将此事告知于陛下……”

    “不会。”叶媚生打断他的话。“陛下绝不会听信奴才的片面之言而与皇后过不去,这一点,奴才与娘娘都清楚。所以,今日之事,奴才断不会多言。况且,今日娘娘叫奴才过来,阿房殿的太监奴才们都是亲眼瞧见的。倘若见我一直不回去,定是会去回给花公公的。”

    皇后听完这些,看了叶媚生一眼,不动声色地笑了一笑。又问了一句看似与此事完全没有关系的话:“你与那六王爷究竟是何关系?”

    叶媚生没料到她会如此一问,只实话实说:“奴仆关系。只六王爷素日里为这宽厚,只要是王爷府的下人,他一惯都会护着一些。”

    “只是奴仆关系?”皇后直视着她的眼睛。

    叶媚生毫不畏惧,肯定道:“只是奴仆关系。”

    “好。你且走吧。”皇后松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叶媚生心里同样长长舒了一口气,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