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亲戚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8本章字数:1761字

    第二日,叶媚生一早醒来便觉着肚子有些不舒服,下腹隐隐作痛。她打开一旁的记事本正准备查看上个月的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苏幕楌命她去上书房伺候的御旨已经传了过来。

    她本想以身体不适请假的,但想着两人的冷战好不容易才结束,便忍着疼痛去了上书房。

    一进上书房,一股暖气夹带着淡淡的龙涎香袭鼻而来。叶媚生深吸了一口气,感慨:这皇帝工作的地方就是不一样,比她那冷冷清清的卧房不知要暖和多少陪,难怪这花公公整日里都赖在书房不肯回阿房殿。

    叹完四下一瞧,书房却是空无一人。她想着或许是苏幕楌早朝还没回来吧,又因肚子不大舒服,便悄悄摸摸爬到他暖和的龙椅上坐了下来。

    书桌下烧着一盆炭火,龙椅上的紫衾绒垫亦被烤得暖暖的。叶媚生一坐上去便感觉肚子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又微一起身想坐得更进去一点,谁知刚一动,便有一股暖流自下腹流了出来。

    她心下一惊,暗道不好。

    起身一看,果然是来月事了。

    而且还很不幸地弄到他那漂亮的绒垫上了。怎么办,怎么办?这龙椅可是苏幕楌的啊,等下他要是进来了,眼睛又看不见,自然而然一屁股坐了上去,那玩意儿一沾到他的龙袍上……

    “噗哧……”一想到这种场景,叶媚生便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完,又急忙跑出去端来一盆水。一边拿着布细心清洗,一边在心里暗自祈祷苏幕楌千万别在这时候进来,千万别啊。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刚擦到一半,上书房的门便打开了。苏幕楌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肩膀上还残留着雪花的遗痕,显然是刚刚从外面赶回来的。

    身后的花公公见叶媚生蹲在房内,也不管她在做甚,一溜烟,不见了。

    叶媚生站起身,一手拿着抹布,一脸惊恐:“陛下,陛下……你怎么回来了?”

    这话问的奇怪,他的书房他怎么就不能回来了?苏幕楌摇了摇头,又觉得她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便随意问了句:“你在干嘛?”因在外面挨了冻,说完自然而然地往暖和的书桌走了去。

    “洗……洗,洗东西,水洗东西。”话一出口,叶媚生便后悔了。他眼睛本就看不见,也就那么随便一问,她倒好,不打自招了。

    这几日上书房因少了她的闹腾,显得格外沉闷。花公公一直念叨着不大适应,他也就免为其难的随他一起去阿房殿门口演了那样一出,这好不容易才将她给忽悠回来的。苏幕楌自不会像平常一样给她脸色看,一脸悠闲自得地坐到了椅子上。

    刚一坐下,立即又站了起来,吼道:“小叶子,你在这上面尿尿了?”

    叶媚生身子一抖,手中的抹布掉落。“奴才,奴才……不是奴才……没有……”不好,一看到他这张脸,她十魂已被勾走七魂,说话也有些找不着北。

    “你……”听到她吞吞吐吐的声音,他心下疑惑,不由自主朝她所在的方向走去。“你怎么了?”

    中间正放着那盆热水。

    “等等,陛下……”叶媚生伸手阻止。跑到他面前,迅速蹲下身子,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铜盆给移走。

    苏幕楌眼睛看不见,听了她的话后便停下脚步,等了半天却没听见下文,想也不想一脚就踏了上去。

    只闻“砰……”的一声,叶媚生刚握住铜盆,还没来得急端开呢,他冷不丁就这样一脚踩了上去。铜盆一翻,水打翻在地,正握着铜盆的叶媚生也因身子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幕楌一个裤脚已经全湿了,不由得怒吼:“小叶子,你在搞什么?”

    叶媚生坐了一屁股的水,有苦说不出。苦丧着一张脸:“水洒了……”

    “哪里来的水?”他问。

    叶媚生回答不出,挣扎着想要起身开溜,一只脚踩到先前扔在地上的抹布,身体一个不稳狠狠向后摔去,彻底摔了个四脚朝天。终于忍不住“哎呦哎哟,我的腰……”呼痛不停。

    听到她的呼痛声,他不由得上前一步,伸出手:“你……”

    “你别过来。”叶媚生阻止他的动作,有气无力道。“地上有水。”

    苏幕楌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着急于自己的眼睛看不见,只得对着外面怒喊:“小花子!!!”

    且说花公公这边见叶媚生终于肯到上书房当差去了,本以为自己这下终于可好好休息一下了。谁料刚回到阿房殿,屁股还没坐热呢,陛下那边便差人急急将他叫了回去。

    一进上书房,便见一地的水渍还在四下流窜。苏幕楌紧皱着眉头站在一边,裤管湿了一半,面前还摆着一个被踩扁的铜盆。

    而罪魁祸首叶媚生,已经挣扎着身子爬到了墙角,扶着墙喊疼。

    “小叶子。”花公公咬牙切齿。“你究竟干了什么?”

    小叶子一边扶着摔痛的老腰一边呻吟:“花公公,我不行了,我得回去换身衣裳,你行行好,先帮我守守吧。”说罢,人已经一瘸一拐出了上书房。

    花公公看着这一地的水,与对面那位什么都不知道的皇帝,当真连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