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动用私刑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8本章字数:1337字

    冷战自此宣布结束。

    叶媚生继续回御前当差。又因苏幕楌眼睛看不见,时而闹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乌龙,时而做出一些自以为他不知道的偷懒小把戏,时而又嘴上一套手上一套的诓骗且揭过不提。

    只说这日叶媚生在御前当完差,正走在回阿房殿的路上。远远便听见了一女子的呜咽哭泣之声,随之而来的是更重的打骂声。

    她只觉得这骂人的的声音分外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了,不由得上前几步,想一探究竟。

    拨开层层障叶,又穿过几株梅树,终于在一处稍显隐蔽的假山石下看见了那一堆行凶之人。

    为首的是一名绿衣女子,一手拿着长鞭,另一只手指着被围在人群中的一位白衣宫女道:“贱人,还不肯承认?”

    围观的那几位奴才,脸上尽是看好戏的神情,显然都是那绿衣女子的人。

    “奴婢没有……真的没有……公主饶命。”那白衣宫女已经被拷打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贱人!”绿衣女子咒骂,手中长辫狠狠一甩,眼看着就要再次落到那名本就已伤痕累累的白衣宫女身上了。

    “阻手。”叶媚生上前一步,伸出手,心中的正义感犹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光天华日之下,公然在宫中行刑,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绿衣女子闻言转过头,只见柳眉杏眼,倭堕髻斜插着一只碧绿的蝴蝶簪,正是多日不见的九公主苏昭儿。

    真是冤家路窄。叶媚生心中的正义感瞬间浇灭,正想着要如何脱身才是。

    那白衣宫女见有人过来阻止,已经挣扎着爬了过来。血迹斑斑的手死死拽住她的衣角:“公公,救我……公公……求求你,救救我……”不知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还是哭泣的原因,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好不可怜。

    叶媚生低头,只见这宫女生得是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难得好看的一张脸。只是在左边脸颊上方有一块玉佩大小的红色胎记,硬生生毁了这花容月貌。身上的白色长裙早已破烂不堪,随处可见触目惊心的鞭痕。

    叶媚生心下不忍,蹲下身子扶起她,抬头:“九公主这是?”

    “本公主教训下人,还伦不到你一个奴才来插嘴。”苏昭儿一见又是这叶媚生,气不打一起来。看了一眼那被打的白衣女子,命令:“贱人,你给我滚过来。”

    白衣宫女闻言,身体明显一颤,只死死拽住叶媚生扶着自己的手。一脸惊恐:“不要,不要,公主,饶命啊,我不是有意吓公主的。”又看向叶媚生,泣不成声:“公公,你救救我,救救若儿,求求你救救若儿。”说着身子无力就要跪下去。

    “哎……有什么事好生说就是。”叶媚生赶紧扶起来。又尽量心平气和地问一旁的苏昭儿。“九公主,敢问她犯了何事,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竟等不及在御花园便要行刑。”

    “你是什么人?本公主教训一个下人还得向你请示吗?”苏昭儿反问,握了握手中的长鞭,朝两人走了过来。

    “九公主。”叶媚生将那位自称若儿的宫女藏在了自己身后。“九公主教训下人自是不关奴才的事。只是这里离上书房甚近,陛下刚刚看完奏折这才好不容易歇下,若再将他吵醒了,他怪罪下来……”故意停住。

    苏昭儿停住脚步:“小叶子,不要以为有皇兄护着你便可为所欲为。”又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胖宫女。“玉如,去把那贱女人给我拉过来。”

    “不要,不要,叶公公,你救救我。”那若儿见玉如过来拉自己,一只手死死拽住叶媚生的衣袖。不停地哭求:“奴婢不能跟他们回去,他们会被打死奴婢的……公公,求你救救我……”

    “大胆奴才,公主让你过来就过来,瞎嚷嚷什么。”那玉如见拉她不动,来了气。狠狠一巴掌就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