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肮脏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07 17:50:58本章字数:2015字

    红绡账,鸳鸯枕,一阵激烈的喘息之后。

    女子柔荑般的小手轻轻抚上男子精瘦的胸膛:“子颀,你这可是好久没入宫了。”语气颇有些嗔怪之意。

    “忙。”简短而自然的回答,脑海浮出白日在御花园见到的景象,不由有些失神。

    “在想什么?”女子是及为敏感的,自他胸前抬起头,两眼直直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男子同样也在看着这张脸。面似芙蓉柳如眉,樱桃小嘴一点红,眼波才动被人猜,好一张倾国倾城之貌。特别是左眼下那颗小小泪痣,一颦一笑勾人心魂。这世间普有多少男子为了能见她一面而命丧黄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张倾国倾城之貌下掩饰的是一颗堪比蛇蝎还毒的心。

    想到这里,男子心中涌起一股厌恶。尽量不动声色道:“没什么,你睡吧,我先回府了。”说罢便要起身。

    女子伸出食指按在他凉薄的唇瓣上,呵气如兰:“子颀,留下来。”

    他轻轻拿开她的手,嘴角一弯,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知道的,宫中规矩甚多。”人已经坐起了身。

    “那又如何?再大的规矩还不是哀家一句话的事儿。”没错,那美貌女子正是当今太后。

    男子瘦削的侧脸闪过一丝不耐,却也只是一瞬;转过头时已经换上了一脸宠溺,亲了亲她的脸颊:“听话,除夕之夜将近,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是回去看若初那个贱人吧?”她毫无所动,背他而坐。

    他在心里轻叹一声:“她已经被我赶出王府了。”

    “真的?”她转过头,一脸惊讶。

    “她留在王府也是徒有王妃这一个虚名。况且你又不喜欢她。”他轻轻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话中听不出喜怒。

    “这要样最好不过了。”她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娇艳欲滴的红唇轻轻摩挲着他的薄唇,偏偏不深入。“你是我一个人的。”

    他一口含住她作乱的红唇,又放开:“存儿,听话,我今天必须回府。李丞相还在府中等着。”语毕,伸手想要拿下她圈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她不但不松,反而搂得更紧了,嘴唇贴近他的耳朵,口脂香阵阵袭来:“留下来,我明早告诉你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耳边传来酥麻的感觉,他不由得轻哼一声侧过了头。

    感觉到他的敏感,她满意一笑:“明早就知道了,反正于你大有益处。”说罢,推着他的身体慢慢倒下。

    红绡账外,苏幕尘那只一直紧握成拳的手慢慢松开,神智亦在这种肮脏的交易中渐渐沉沦起来。

    且说另一边,同样是更深露重。

    若儿在未央公子的精心冶疗下终于慢慢苏醒。

    一睁眼,便见叶媚生坐在床头小鸡琢米一样在打瞌睡。清秀的小脸再次滚出两行热泪,轻声发誓:“公公的恩情,若儿一定铭心于心。”

    叶媚生睁开双眼,脑袋还有些迷糊:“醒了。醒了我就走了。”说罢,欲转过身。

    “公公大恩大德,若儿无以不报,只是,若儿以后这条贱命就是公公的了。”说罢,欲起身磕头。

    “喂,喂……”听到这里,叶媚生瞌睡醒了一大半,立即阻止她的动作:“快躺下,你这身上好不容易敷了药,且不可再乱动。再说,我要你那命干嘛。”

    若儿听话躺好,只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谢公公。”

    “好了,你也别哭了。”叶媚生安慰,又问。“你且说说你怎么得罪了那绿霖公主?竟能下如此狠手。”

    若儿闻言,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抽噎道:“奴婢……奴婢本是浣衣局的,昨日……昨日不过是像平常一样在院子里挂衣服,谁知那九公主好不好闯了进来。奴婢没注意,一不小心……不小心将湿衣服搭在她脑袋上了。”

    “噗嗤……”叶媚生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又注意到若儿那张泪痕交措的脸,觉得自己这样太没良心了一点。咳了两色道:“依那苏昭儿的性子当时就该发作了,怎又闹到御花园来了?”

    “是奴婢……”若儿垂下眸子。“是奴婢这张脸把吓着公主了。公主拿下湿衣服一瞧见奴婢这张脸吓了好大一跳,任凭奴婢怎么求都不管用,非要拉我回公主府,说是要请法师做法。奴婢不肯,她便连拖带拉的,就这样,一路闹到了御花园。”

    叶媚生听完这一切,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明日我便就去求陛下,留你在御前伺候,她以后再不敢拿你怎么样的。”

    “多谢公公赏识,只是奴婢这张脸,到御前伺候怕只会吓着龙颜。等伤好后,奴婢还是回浣衣局好了。”若儿自卑道。

    “你这脸上的胎记可有想法子去除掉?”叶媚生看了一下她的脸。摇摇头。“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脸上这块胎记,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胚子。”

    “没有。”若儿摇了摇头。“自娘胎里带来的。”

    “未央公子……”叶媚生一惊。拉住若儿的手道:“未央公子的医术高明,兴许他有法子。”

    “不用了。”若儿反握住她的手。“以前有个算命的先生说过,说奴婢这脸上的胎记是保平安的,若强行去除只会招来灾祸,所以,奴婢现在这样就好,很好了。”

    叶媚生见她执着,也不好再坚持,只是:“浣衣局你是断不能回的。以我对苏昭儿的了解,她以后肯定还会再找你麻烦的。你且好好养着,待伤后我去求花公公,他总会有法子的。”

    听到这里,若儿眉宇间的惆怅化开了一些,小声道:“如此,便多谢公公了。”

    又过了几日,待若儿身上的伤全部好了以后。叶媚生果然去求了花公公,花公公犹豫了良久才同意她在上书房伺候,但平日也只能在外间候着,不得踏入书房半步。如此,才算有了一个好去处。

    若儿又千恩万谢了一遍,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