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章 免得伤了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3本章字数:1095字

    他的脚骨节很粗大,脚掌很宽,与凝香纤巧的玉足一比,简直大的骇人,凝香瞧着他的脚,心里却有些走神,她不是没见过男人家的脚。上一世她曾服侍过三公子浴足,三公子也是男人,可他的脚却是修长而秀气的,除了比女人家的大上一些,其他并没什么两样。

    可梁泊昭的脚,却是有力的,结实的,许是常年奔波,他的脚心处有厚厚的茧子,脚背上也有深深浅浅的划痕,倒好像是以前赤足走路,被荆棘所割一般。

    凝香心里酸酸的,这个男人以前也不知是吃过多少苦,而上一世,自己非但没有心疼过他,还将他伤的那样重...

    许是见她一直不说话,梁泊昭开了口;“怎么了?”

    凝香抬起眼睛,轻声问他;“你的脚上,有很多伤。”

    梁泊昭不以为意,淡淡道;“小伤而已。”

    凝香又是问道;“那....还疼吗?”

    她这个话问的有点傻气,梁泊昭摇了摇头,一晒置之。

    凝香垂下眸子,柔软的脚心在水中轻轻的拂过梁泊昭的脚背,她这个举动在人看来是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可梁泊昭见她的眼瞳如盈盈秋水,望着自己的脚面时,眼光中满是疼惜,他心神一震,只当自己看错了,这么个娇俏可人的小媳妇,又哪里会心疼他这么个糙老爷们?

    是以,他勾了勾唇,笑自己想得太多。

    夜深了。

    凝香早已爬进了被窝,前世,她最怕梁泊昭碰自己,从来都不愿和他睡一床被子的,可方才铺床时,她却将两床棉被散开,铺在了一起。

    待梁泊昭走来时,凝香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赶忙将眼睛闭上,做出一副已经睡熟的样子。可又想起在娘家时嫂嫂说的那些话,她是想为梁泊昭生孩子的,既然如此,又哪能装睡。

    这样想着,凝香又是悄悄的将眼睛睁开,就见梁泊昭已是脱了衣衫,露出精壮的胸膛,凝香不敢多看,慌忙转过脑袋,一颗心兀自怦怦直跳。

    梁泊昭掀过被子,在她身旁躺下,温热的气息顿时包围了凝香,带着男人身上独有的阳刚味,一个劲儿的往她的鼻腔里钻。

    说不清为什么,上一世她惧他,厌他,甚至不愿沾上他身上一丝一毫的气味,可如今,她却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很男人,给人以心安之感,竟让她依恋起来。

    她的鼻翼轻轻的扇动了一下,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脸庞儿慢慢浮起桃花般的绯红。

    梁泊昭转过身,一眼就看到她小脸通红的躺在那里,眉眼间娇怯而羞涩,比起新婚夜,更是乖巧而惹人怜惜。

    他的黑眸变得火热起来,不由自主的想起他们之间最亲密的那一晚,她的身子滑如玉璧,柔软的腰肢不盈一握,在自己身下轻泣着,任由他趋情纵欲。

    梁泊昭承认,新婚夜时的确是他没有忍住,才会要了她,而后惹得她哭了半宿。

    他独居许久,骤然身旁多了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若让他做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梁泊昭心里微微自嘲,自忖自己实在是忍耐不了。

    这一晚,他虽然依旧想要她,可终是能够克制自己。说到底她年纪还小,床笫之事,自己还是要控制些,免得伤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