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章 城里的告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5本章字数:1206字

    田氏本就是个剔透的人儿,瞧这情形,也能看出梁泊昭是真心实意的,遂是含笑将花布收下了,出了布庄,已是接近晌午,三人找了小摊随意吃了碗馄饨,凝香担心梁泊昭吃不饱,又从布包里取出一早备好的馒头,看着夫君吃了才安心。

    酒肉之类的已被梁泊昭买齐,姑嫂二人随后去了趟集市,只买了些糕点果饼之类的小零嘴,眼瞅着时候不早,便是寻到了何屠夫夫妇,打算一道回村。

    临出城时,梁泊昭又去米行扛回来一袋米,打了两斤香油,凝香瞧着要买的东西全都齐全了,只寻思着回家过一个好年,与嫂嫂有说有笑,一道上了车。

    行至城门时,却见城墙上新贴了一份告示,一些百姓俱是引颈相望,不时传来几声低语,细瞧下去,每个人倒都是一副愁眉苦脸,全然没有即将过年的喜庆。

    “这是出啥事了?”何嫂子探出身子,向着当家的问道。

    何屠夫也是不解,只将驴车停了下来,告示上的字他也不认识,刚欲找个人问问,就见梁泊昭看着那告示,眉心微微一蹙,沉声道;“朝廷要加税。”

    听了这话,何屠夫愣住了;“眼瞅着就要过年了,这当口朝廷还要啥税?”

    梁泊昭声音淡然,听不出丝毫喜怒;“说是要修城墙,是以将税加了一番。”

    何屠夫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就听何嫂子“哎哟”了一声,嚷嚷了起来;“这可咋办,这一加税,城里人还不都是紧巴巴的过日子,咱家的猪肉可咋卖?”

    何屠夫只与自家媳妇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们家再过不久就要给儿子娶媳妇,到处都要花钱,当下也是着了慌,与浑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盘算起来。

    田氏也是不安,只嘀咕道;“这城里加了税,咱们村是不是也要加?”

    梁泊昭摇了摇头,“罗口村地方小,加税的法令落不到村民身上。”

    田氏这才舒了口气,转眼却见凝香小脸苍白,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不免诧异起来,只不知这刚才还好端端的一个人,这是怎么了。

    “妹子甭怕,姑爷方才也说了,这法令落不到咱村,你别着急。”田氏只当凝香是担心加税,便是出言抚慰了一番,再摸凝香的小手,竟是一片冰凉。

    梁泊昭也是察觉到自家娘子脸色不好,当下心头便是一紧,只快步走到凝香跟前,伸出手抚上凝香的额头,探她是否着了风寒,发起烧。

    凝香身子轻颤着,望着眼前的夫君,软软的喊了一声;“相公...”那话音里却是带了两分哭腔,让人心疼。

    梁泊昭再也顾不得旁人在场,只伸出胳膊将凝香从驴车上抱了下来,揽在怀里低声喝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的眼瞳是焦灼的,凝香说不出话,只能摇了摇头,纤细的身子埋在梁泊昭的怀里。

    她竟是忘了,上一世,城里也是在这个时候贴了告示,加税的法令也的确如梁泊昭所说那般,没有落到罗口村去,可朝廷没过多久就颁布了新的法令,命一些交不出税的村子,家家户户必须出一个民夫去修建城墙,而梁泊昭自然也在征召之列。

    凝香记得,那时刚开春没多久,梁泊昭应召离家,她也正是在那时候,遇见了从京城回乡的三公子....

    想起那个男人,前世不堪的回忆汹涌而来,凝香尖白的小脸再无丝毫血色,在梁泊昭怀里簌簌发抖。

    她在害怕。

    怕自己会再遇见三公子,更怕自己重活一世,却依然逃不过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