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章 搽给我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5本章字数:1056字

    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何会这样想要孩子,一面自然是因为前世没有做过母亲,是以对孩子十分渴望。另一面,却是她自从重生后,每日里虽与梁泊昭恩爱逾常,可心里总还是不踏实的。只担心自己一觉醒来,又是回到了张府。

    说到底,她还是生怕失去梁泊昭,若是能怀上孩子,她与梁泊昭之间便是有了共同的血脉,自是会心安许多。再者,若等她怀上了身孕,说不准就会将前世的命给改了,旁人都说怀了身孕的女子极易变丑,即便被三公子瞧见,想必他也不会对一个有孕在身的乡野女子动心。

    想到此处,凝香将那盒香膏攥紧,面上浮起几分羞涩,唇角却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笑。

    到了晚间,梁泊昭回来了。

    这些日子凝香无论如何都不许他进山,梁泊昭没法子,每日里只得与村民一道,进城做些零活。每日天未亮就要离家,到了晚间方才披星戴月的赶回来。

    凝香自是十分心疼,也曾劝他少进城几趟,家里米面粮油都是不缺的,省着点花,总是能应付过去。男人却只是笑笑,仍是起早贪黑,在城里与罗口村之间徒步来回。

    而他每次回来,都是会给自己的小媳妇带些小玩意的,其间竟还有一些泥娃娃,拨浪鼓之类的,竟是将凝香当成了女娃娃般来疼。

    凝香看着那些小玩意,心里既是甜蜜,又是好笑,只将它们好好收着,连那些虎头鞋,虎头帽一起,打算日后给孩子玩。

    这一晚,凝香仍是早早的将饭菜给梁泊昭做好,估摸着男人要回来了,遂是在门口等待着,直到远远瞧见那道魁梧的身影,凝香的脸颊上顿时浮起一抹笑涡,赶忙跑回了灶房,将锅里的饭菜盛了出来,只等梁泊昭踏进灶房,便能坐下吃饭了。

    梁泊昭进了屋,就见凝香已是将饭菜摆好,刚看见他便是迎了过来,将他的大手握住,轻轻揉搓。

    走了一路,梁泊昭的手早已被寒风吹得麻木,此时被自家娘子柔嫩温软的小手握住,方才渐渐有了知觉。

    凝香在夫君的手上呵着热气,只心疼的不知如何是好,忍不住埋怨道;“给你织的护手,怎么不带啊?”

    梁泊昭将自己的手抽出,揽住了她的身子,一笑道;“哪有那么娇气。”

    凝香还是心疼,只张罗着夫君去吃些热饭,好暖一暖身子。梁泊昭却并未松开她,见她一张小脸被冻得通红,心知她定是又去了院外等自己,眉间的神色便是沉了下去,语气里也是含了几分心疼与斥责;“和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再去外间等我,为何不听话?”

    凝香一怔,没成想这次又被他给抓着了,当下只将眼睛垂下,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说不出话了。

    梁泊昭瞧见她这样,心里倒是不忍,大手往怀中一摸,只掏出一盒胭脂来,递到了小娘子面前。

    凝香瞧见那胭脂,一双眼瞳忍不住像夫君望去,就见男人深邃的黑眸中蕴着淡淡的笑意,俯身靠近她的耳际,低沉着嗓子说了声;“搽给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