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章 银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5本章字数:1027字

    再过两天便是大年三十。

    按着村子里的习俗,主妇们在年前都是要将家里里里外外洒扫一番的,这几天趁着天好,凝香将家里的被子拆开,又将梁泊昭的衣裳从柜子里取出,打算挑几件该洗的,和被单一块拿到河底洗个干净。

    梁泊昭的衣柜平日都是由她打理,他的衣裳凝香也是清清楚楚的,如今天冷,凝香每日里给男人挑来挑去的也全是厚实的衣裳,箱子底面则是搁了一些夏衫,从未动过的。

    凝香刚欲将柜子合上,可又骤然想起那些夏衫已是很久没有见过天日了,生怕受潮,又加上今儿天好,便打算将那些夏衫晾在院子里,好见见日头。

    她一件件的将搁在箱底的衣衫取出,蓦然,凝香在箱底瞧见一方帕子,颜色十分素净,里面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

    凝香心里涌来一阵疑惑,这帕子一瞧便是女人家的东西,梁泊昭的衣衫里,怎么会搁着这样一方帕子?

    凝香的心蓦然抽的紧了,前世她从没为男人收拾过衣柜,是以也从没见过这帕子,如今瞧见了,一颗心不免砰砰跳着,不由自主的将那帕子取出,打了开来。

    里面是一支银簪。

    凝香将那支银簪拿在手里,见这银簪样式简朴,就连银子也不是上好的纯银,许是日子太久,簪子通体发黑,一眼看去,便似贫家女子所有,但凡家境稍好些的,就连凝香在出阁前,都不会用这种簪子。

    一整天,凝香都是心不在焉的,总是想起那支银簪,就连家务也没心思去做,好容易挨到傍晚,梁泊昭砍柴回来了。

    男人刚将柴禾搁下,回身便见小娘子正倚在门边上,期期艾艾的看着自己。

    见她没有像往常那样迎过来,梁泊昭有些意外,只上前将她揽回了屋,微笑道;“今天是怎么了,这样听话?”

    凝香瞧着他,心里却是酸酸的不是滋味,上辈子,她从没听梁泊昭说过自己的过去,而她对他的过去也是漠不关心的。可眼下,她却是那般在意他,一想起那银簪可能是他之前的相好所赠,鼻子便是酸了,又想着那簪子被他用帕子包着,一看就是精心收着的,不免更是难过。

    见小娘子水眸盈然,有泫然欲泣之意,梁泊昭眉心一紧,将她的小脸捧在手心,低声道;“怎么了?”

    凝香没有哭,只从怀里将那支簪子取了出来,递到了夫君面前。

    “我今儿给你收拾衣衫,瞧见了这支簪子。”凝香声音很轻,悄悄的打量着夫君的神色,见他刚看见那簪子,脸色就是一变,黑眸中有暗流涌过,却只是刹那之间,面上就恢复了寻常。

    可那一瞬间的失神,仍是被凝香瞧了个清楚。

    见自己的小娘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明显是有几分吃味,梁泊昭心下无奈,看着那支簪子,尘封多年的回忆便是重新袭来,只让他心头发苦,就连声音也是淡然了下去;“这是一个故友之物,无事不要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