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7章 我哪里来的相好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5本章字数:999字

    凝香听到这句话,泪水顿时便涌了上来,她将头一低,把银簪往梁泊昭的手里一塞,说了声;“那你好好收着吧。”便匆匆去了灶房。

    晚上她是要给梁泊昭贴饼子吃的,和面的时候,想起方才梁泊昭的神情,和淡漠的语气,简直是心如刀割,越发觉得那银簪便是他与旁人的定情信物,若没瞧着还好,可偏偏被她看见了,说不在意是假的。

    倘若是上辈子,她定是不会往心里去的,可如今一颗心又酸又疼,泪水更是扑簌扑簌的往下掉,落在了面盆里。

    她也没有伸手去擦,又怕耽搁了梁泊昭吃饭,只一面哭,一面揉着面团,一张小脸挂满了泪珠,瞧起来好不可怜。

    梁泊昭不知是何时进来的,听着小娘子的抽噎,不免心疼起来。刚要上前哄个几句,就见凝香将身子一转,避了开去。

    梁泊昭知她是误会了,可那银簪之事,自己又的确不好开口,只得淡淡苦笑,从身后揽住了凝香的腰肢,将她带到自己怀里。

    “生气了?”男人声音低沉。

    凝香摇了摇头,重活一世,她不知有多珍惜和梁泊昭在一起的日子,哪里舍得和他生气。她忍住了泪水,只细声细气的说了句;“我心里难受。”

    梁泊昭揽紧了她的身子,知她定是因着那簪子才难过成这样,可眼下,他却委实不好告诉她簪子的来历。若要他编个瞎话去哄,他又舍不得。

    于是,只好沉默下去。

    凝香见他不说话,泪水又是落了下来,梁泊昭瞧在眼里,既是无奈又是心疼,只为她将泪珠拭去,低哄道;“是我不是,快别哭了。”

    凝香瞅着他,只将心底的话问了出来;“那簪子...是不是你之前相好送的?”

    梁泊昭却是勾了勾唇,抚上了凝香的面颊,淡淡道;“别瞎想,我哪里来的相好。”

    凝香听他这般说起,又见他神色坦然,倒是微微放心了些,只小声嗫嚅着;“那,你干嘛留着一支女人家的簪子?”

    梁泊昭笑了笑,睨着小娘子的眼睛,说了三个字;“吃醋了?”

    凝香被他说中心思,当下便有些害羞,也不愿厚着脸皮承认,只垂下眼睛,去绞着梁泊昭的衣襟。

    梁泊昭将她靠近自己的胸口,大手紧紧的箍着她的细腰,温声道了句;“与你说过,那的确是一个故友之物,如今都过去了。”

    凝香默不出声,比起她前世犯下的错,即便这银簪是梁泊昭与别的女子的定情信物,又能如何?他毕竟已过而立之年,从前有一两个相好也是寻常的,她...又何必耿耿于怀?

    话虽如此,凝香心里却还是不大痛快,只对着夫君言道;“那你将簪子收好,可别再让我瞧见。”

    梁泊昭听了这话,有些好笑,也有些怜惜,忍不住俯身贴近了她的耳朵,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来;“傻瓜。”

    眨眼间,便到了大年三十。

    凝香起了个大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