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0章 朝廷的文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6本章字数:1219字

    大年初一,按着村里的习俗,街坊们都是要彼此拜年的,梁泊昭去年刚来罗口村时,村人与他还不相熟,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村民见他为人豪爽,又娶了罗口村的姑娘为妻,遂是都拿他当自个人看待,一早,便有相熟的街坊来到梁家拜年。

    凝香自是笑盈盈的将街坊们请进屋,糕点茶水都是早已备下的,女人们聊着家常,男人们则是聚在灶房里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到了午时,街坊们方才渐渐散去,瞧着那一地的琐碎,梁泊昭刚欲拿起扫帚,就见凝香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相公,年初一不能动扫帚的!”

    梁泊昭一怔,方才自嘲般的言了句;“不错,我竟给忘了。”

    凝香抿唇微笑,拉着夫君的手,柔声说道;“年初一,咱们不能扫地,也不能向外泼水,不能走后门,更不能打骂孩子。”

    梁泊昭也是淡淡笑起,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温声道;“好,我都记下了。”

    凝香这才安心,唇角的笑涡清纯而温婉;“相公饿了吧,我先去做饭,等咱们吃过了,还要去别处拜年。”

    梁泊昭点了点头,待凝香进了灶房,他对着那扫帚又是看了一眼,乌黑的眼瞳浮起淡淡的苦笑,或许,他真是太久太久都没有过过年了。

    吃了午饭,凝香收拾了一个小布包,里面都是她自个做的一些小香囊,和一些糕点果饼,去旁人家拜年,总不好空着手的,这些虽不值钱,却也是心意。

    一直到了晚间,小夫妻方才回来。翌日大年初二,按着习俗出嫁的女儿要回娘家的,梁泊昭见她已是乏累,不等她围上围裙,大手已是揽过她的身子,让她回屋歇息。

    这一晚的饭,便是梁泊昭做的了。虽然家里年三十的饭菜都还有剩余,男人只要热一热就好,可凝香吃饭时心里还是甜丝丝的,捧着碗时小脸都是笑成了一朵花,就是觉得自家夫君心疼自己,那一双剪水双瞳里满是雀跃,心满意足的样子可爱极了。就连饭菜吃进嘴里也仿似比自己做的好吃,竟然破天荒的多吃了一块馒头。

    梁泊昭见自己不过下了次厨,就让小娘子美成了这样,心里不免极是怜惜,只觉得自己平日里做的不够,瞧着她清丽如画的面颊,眉宇间是满满的宠溺。

    睡觉时,凝香的脑袋刚沾上枕头,便沉沉睡了过去。梁泊昭有些无奈,见小娘子睡得香甜,只得一记苦笑,将自己的情欲压下,搂住凝香的身子,与她一道睡去。

    翌日一早,小夫妻在家里匆匆吃了点早饭,便拎了一块腊肉,伴一坛子酒,打算回董家拜年。

    临行前,凝香将为男人做的新衣取出,硬是让他换上,那衣裳是藏青色的布料,衬着梁泊昭高大的身形,显得十分笔挺,一张面容更是沉稳英气。

    凝香唇角含笑,见夫君穿上新衣,心里便跟吃了蜜似得,两人出了家门,还未走出多远,就见里正(相当于村长)家门口围满了村民。

    这大过年的,也不知是出了何事,两人稍稍走近,就听西头的麻花婶话音里带了哭腔,嚷道;“这大年初二的,官老爷还让不让咱过日子了?修城墙关咱罗口村啥事?凭啥每家每户的要出一个男人?”

    凝香一听这话,当下就傻了。

    按着她前世的记忆,朝廷的文书是在过年后才传来的,梁泊昭也一直等到了开春方才离家,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她重活一世,一些事情也是起了变数,和上辈子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