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2章 让我怎么放心的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6本章字数:1098字

    想起这事,凝香的脸便是火辣辣的,心里满是羞惭,又苦又涩。

    梁泊昭自是不知媳妇在想什么,见凝香垂着眼睛,露出纤巧的下颚,显得一张瓜子小脸更是莹润清纯,虽是做妇人装束,可她年纪尚幼,举手投足都还跟个小姑娘似得。

    梁泊昭看着便觉怜惜起来,一想起自己马上要离家修城,将这么一个娇滴滴,怯生生的小媳妇丢在家,心里也是一百个的放心不下。

    “走,咱们先去给岳丈拜年。”梁泊昭轻叹一声,拉住媳妇的小手,向着董家走去。

    一路上凝香都没有吭声,那一双眼睛通红,却依旧清澈如水。

    董家早已听到了动静,得知朝廷征用民夫修城之事,一家人正齐聚一堂,商讨不休。

    见到女儿女婿,董母赶忙将小夫妻迎进了门,刚进屋,就听董怀虎瓮声瓮气的开口;“爹,你就莫与儿争了,你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修城墙的事哪里能做的?春生年纪还小,毛都没长齐,咱老董家除了我,还有谁能去?”

    董父是个老实人,听儿子这般一说,倒也觉得在理,只叹了口气,还不等他开口,一旁的田氏抱着官哥儿,已是按耐不住的开了腔。

    “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你这么一走,这日子还咋过?地里的活谁干?指望你那三十文钱,是够吃还是够穿?”

    田氏这一串话问了出去,只数落的董怀虎抬不起头,董怀虎平日里事事都顺着田氏的,甚至还有些惧内,此时也只嗫嚅了句;“实在不成,我就去台州。”

    田氏听了这话,又瞧了瞧怀里的儿子,竟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面哭,一面道自己和官哥儿命苦,直言董怀虎离了家,她们娘两的日子怎么过云云。

    董父和董母俱是明白儿媳乃是哭给自己老两口看的,董父皱了皱眉,冲田氏道;“官哥儿娘就莫哭了,家里离不开大虎,这修城墙的事,我去就成。”

    田氏听了这话,方用袖子拭了拭眼角,董怀虎心里难安,刚唤了一声“爹”,就见媳妇对自己瞪了一眼,于是只得讪讪的不吭声了。

    凝香瞧着这一幕,压根没法可想,上辈子也是父亲去修了城墙,诚如嫂嫂所说,这个家的确离不开大哥。可一想起父亲一把年岁,还要去给朝廷做苦工,凝香心里就跟刀剐一样,又酸又疼。

    董父见女儿女婿回来,赶忙招呼着梁泊昭坐下,因着有修城墙的事压着,董家十分沉闷,丝毫没有过年的喜庆,董父与女婿商议了一下,听梁泊昭说打算去宜州,便决定与女婿一道过去,翁婿二人一路,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在董家吃了午饭,二人回到家,凝香仍是苍白的一张小脸,无论梁泊昭怎样哄也没用,反而他越是温柔,凝香越是难过,最后只埋在夫君怀里,抽噎起来。

    梁泊昭无可奈何,只得搂着她的后背,低叹一声;“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的下。”

    凝香抬起头,一张脸蛋就如同白莲上落满了露珠,软声求着夫君;“相公带我一起去。”

    梁泊昭便笑了,无奈的抚上她的脸颊,道;“说什么傻话,你只管乖乖在家等我,有空我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