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4章 我是不是太不孝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0:26本章字数:1062字

    年初十,便是男人们离家的日子。

    因着这事,罗口村的这个年都是过得不安生,一些家中儿子多的,又没分家的,更是闹得鸡飞狗跳,为着谁家男人去做苦工的事儿,各房的妯娌都是撕破了脸皮,吵得好不厉害。

    而其他一些只靠着田里收成过活,子女又年幼的人家,男人便是家中的顶梁柱,一旦离乡,撇下了一家老小,往后的日子更是不知该怎么过。是以这几日,时常有女人的哭声从家家户户里传出。

    凝香这几日也都是忙得紧,只为梁泊昭将出门的衣衫全收拾好,念着如今天冷,又是熬夜给他缝了护膝的垫子,梁泊昭自是不忍她这样操劳,她便只等男人睡下,自己方才悄悄的起身,打算再给爹爹缝一副护腰。

    梁泊昭察觉到小媳妇窸窸窣窣的动静,心里便是涌来一阵无奈,凝香下床后,刚要为他将被子掖实,就见男人已是睁开了眼睛,笔直的看着自己。

    “相公...”凝香的手顿住了,脸庞上划过一丝无措,好似做错事的孩子,被大人抓了个正着。

    梁泊昭起身,见她只披了一件夹袄,小手冻得冰凉,便是忍不住斥道;“三更半夜,起来做什么?”

    凝香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了几个字来;“我想在做一副护腰...”

    梁泊昭将她揽在怀里,道了声:“有了护膝就已经够了,哪还用得着这些。”

    凝香垂着眼睛,心里倒有些好笑,轻轻的言了句;“可不是给你做的,是给我爹做的。”

    听了这话,梁泊昭只捏了捏她的脸,将她抱进了被窝,自己则是下床点灯,并将灯盏移到了床头,对着凝香道;“只许绣一会,剩下的明天在做。”

    凝香忙不迭迟的点着脑袋,唇角噙上一抹笑涡,梁泊昭从身后搂住了她,将她带到自己怀里,用自己胸膛暖着怀里的小媳妇,眼见着她一针一线,针脚工整而细密,他看在眼里,心里倒是一柔,只俯身靠近凝香耳旁,低语了一声;“为何不先给岳丈做护腰,却先给我做?”

    凝香闻言,脸庞顿时飞上两抹红云,既有些羞赧,又有些愧对父亲的歉疚,只嗫嚅着言道;“这几天光顾着给你收拾行李,将爹爹都给忘了...”凝香说到这里,乌黑的睫毛轻轻颤着,心里不免越发惭愧,只水盈盈的看了夫君一眼,小心翼翼的开口;“我是不是太不孝了?”

    梁泊昭笑了,心里倒真是温软的不行,只捧起她的小脸,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渐渐的,凝香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又说不出话,只能伸出手抵住夫君的胸膛,期冀着他快停下。

    梁泊昭却不管不顾,乌黑的眼瞳里仿似有火在烧,情不自禁的越吻越深,到了后来连手也不老实了,探进了媳妇的衣衫,肆意抚摸。

    “相公...别,我还要给爹爹做护腰...”

    凝香被他压在身下,那护腰已是被男人搁在了床头,她挣扎着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等她说完,唇瓣已再次被夫君堵住,在辗转间,已是几不可闻的轻吟。

    颠鸾倒凤,云雨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