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暗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05:45本章字数:3242字

    和高子健在一起的半个月里,他打人次数不明,致对方流血至少三次,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居然因为一个电话,表情变得如此沮丧?

    “我说,要不我自己回去,你……”

    “上车,”高子健快速推开车门,满脸写着不耐烦,说:“时间宝贵,快点。”

    我知道高子健这人向来说一不二,就没有再说其他,坐在车上,我瞥了一眼他额头上的红色印记,小声的嘀咕:“额头上的伤,没事吧?”

    高子健瞥了我一眼,手臂伸了过来,我本能的后退,却发现自己是自作多情,高子健并非是要占便宜,他只是帮我拉上安全带而已。

    既然他执意要送我回去,我也不便多说,正好,可以省个打车的钱。于是,我手捧木盒,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闭上了双眼。

    有时候我在想,一个女人,到底需要什么?和石磊在一起的三年里,他给了我一个女孩最需要的安逸,直至毕业,我依然认为,此生,非他不嫁。

    我想要的只是一种安逸的状态,可是他不是,照片上的黑礼服和白婚纱,或许是他到达某个位置最快的方式。

    也罢,人各有志。但是心底,还是升起了一种小小的,仇恨感。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车门被打开,过来的却是酒店的侍者。我转过脸看着高子健,却见他示意我过去。

    我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是看着手中的木盒,又觉得自己应该跟着进去。

    包厢是在酒店的最里面,位置低调,高子然站在门口,见了我,脸上先是一愣,又迅速的奔过来。

    “哥,你总算来了!”高子然拉着高子健的手,指了指包厢,说:“老头子今天貌似不太对劲,你可得小心点!”

    高子健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脸来看着我,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时间,说:“十分钟后你们进来。”

    我还没有回答他,高子健已经抬脚走了进去。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高子然的脸色,我觉得不是好事,出于女人的八卦心理,我倒了倒高子然的胳膊肘,问:“发生了什么事?”

    高子然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说:“老实说,你和我哥,进行到哪一步了?”

    我早该知道会被误会,索性讲开了:“我和他,普通朋友。”

    高子健立即露出一副“你不要跟我开玩笑”的样子,小声的说:“今天老爸老妈还有三叔都在,我哥这么光明正大的带你来,你居然说是普通朋友?”

    我擦,我说来之前怎么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原来人家是家宴,于是我瞥了一眼室内,问:“电话里不是说高子健有麻烦了?怎么了?”

    高子然给我使了一个暧昧的眼神,说:“还说不担心我哥,瞧着……”

    “咳咳,既然你不方便说,那算了,我先走了。”我可不想跟高子健的家人吃饭,至少,还没有到那个份上。

    “好了,小佳姐,”高子然拉着我的胳膊不许我走,小声的说:“我告诉你呀,我哥他这两天可犯错误了,这次市局对内招人的事,我三叔都给他安排的妥妥的,结果被刘家的女婿进了,你知道,就凭这一点,我爸就能打破我哥的脑袋!”

    太夸张了!

    “你还别不信,我爸真的能动手,你想啊,本来这一批的领导班都是内定好的,我哥他突然没进,老头子能不生气吗?真不知道我哥怎么想的,那个位置,可是多少人都望眼欲穿的呀!”

    原来如此。以前我知道高子健擅于玩失踪,现在我明白了,他还擅于放鸽子。等等,高子然说的,是刘家?

    “子然,你刚说的,刘家的女婿,是谁啊?”

    “啊?”高子然一脸愕然的看着我,摆了摆手,躲掉了我的视线,说:“还能是哪个刘家呀,不就是,美婷姐家吗?”

    这么说,石磊这一次能够进入市局,还是,拖了稿子健的福?

    “小佳姐,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话了?”高子然扯了扯我的袖口,一脸愧疚的说。

    我虽然不知道高子健到底多牛叉,但直觉告诉我,高子健并非一个简单的人物,他这样一个人,将原本长辈安排好的工作辞退了,然后,胜任这个工作的人,是石磊?

    这里面,到底存在多少门道?

    “小佳姐,我们进去吧,”高子健拉着我的胳膊,示意我进去。

    我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且不说这个高子健到底是有多大背景,就论我和高子健的关系,应该还没到和他一起家宴的份上,我想了想,转身就走。

    “子然,告诉你哥啊,我这边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先走了!”我一边走一边朝后喊,果断的上了电梯。

    石磊进了市局,这里面我明知道不可能没有猫腻,但是……怎么和高子健扯上关系了?这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是我多想了吗?

    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忽然放了高子健鸽子的问题,下了一碗面,居然觉得毫无胃口。

    我完全能够想象高子健出来时没有看到我的表情,他做事情总是不明不白,我也蒙在鼓里,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享受,但是更多的,还是害怕。

    直到晚上十点多,客厅的大门都没有响起,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安心的躺在了床上。

    萦绕在胸口的疑惑还没有散去,两种心绪从心底冒了出来,或许是被甩的原因,对于石磊,我居然升起了一种仇恨感。第二种心绪则是,高子健这家伙,怎么到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

    十一点,室内静的出奇,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一点睡意都没有,想了想,我决定给高子然发一条信息。

    不一会,短信就回了:在酒店就和老头子较量,现在可好,到了家里,两人都在耍酒疯。

    原来是回家了,我怎么忘了,高子健不是我,这里只是人家一处房产罢了。

    回家就意味着安全,我也算放心了。至于石磊的工作,我想,已经与我无关了吧。

    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是与我无关的。

    高子健又开始玩失踪了,他总是太会闹腾,所以存在感很强。而我,在这万千人中,根本什么都不算。

    周四发生了两件事情,首先,顺风快递带走了我的和小木盒,其次,就是我收到了刘美婷和石磊的订婚请柬。时间是这个月的月底,阴历,三月初八。

    瞧,三八订婚,就会选择三八的日期。

    我实在不该用这种语气,毕竟,我是一个内心大度的女人。

    如果这个时候高子健在,等等,我怎么忽然想到了高子健了?话说,高子健真的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吧?

    走到了公司的楼下,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刚转身,就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带着好奇的心理转过脸,就看到了高子健踩着脚踏车站在路灯下。鸡心领的白色t恤配上一件米白色的西服,纯棉长裤配上白色球鞋,整个人看上去,竟然像是二十岁。

    我去,他真的有必要这么提醒我年龄的问题吗?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高子健坐在脚踏车上,一只脚勾在车上,一只脚踩在地上,笑着说:“瞧你那花痴状!”

    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左手紧张的握成一团,下了几节楼梯,朝高子健走了过去。

    “怎么了?大奔开的厌了,改成脚踏车了?”我瞥了一眼高子健的新款脚踏车,笑着说。

    “那请问陈小佳小姐,今天能有幸载你一程吗?”高子健看着我,声音平和。

    我嘟着嘴巴瞥了一眼脚踏车的后座,说:“那样看看,终点在哪里了。”

    “行了姑奶奶,你公司同事都在看着呢,咱先上车行吗?”高子健对我使了个眼色,我转过脸看去,果然看到榴莲和另外两个同事站在不远处偷笑。

    于是,我还不犹豫的坐了上去,开口说:“走吧,司机先生。”

    高子健转过身看着我,眼神瞟向自己的腰部,说:“抓紧了,待会速度可不慢,万一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切,我什么时候让你负责了?”我不满的看着高子健,还是伸出手,放在了他的腰上。

    高子健踩着脚踏车在马路上行走,不知道是高子健细心,还是出产自行车才厂家细心,车后座上垫着厚厚的海绵,坐在上面十分舒服。

    熙熙攮攮的马路上,我和高子健穿梭在夜色之中,四月是暖风轻抚在我的面颊,也吹乱了我的心事。

    “喂,抓紧了。”高子健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旁,朝前面看去,高子健居然要骑车自行车上坡。

    “不行吧,那么高。”我有些害怕。

    “陈小佳,瞧你那老鼠似的胆子,给爷抓紧了,待会就能看到行不行!”

    “但是……”我紧紧的抓着高子健,想要从自行车上下去,高子健却已经加速,想要继续优哉游哉的坐在车上面,看着前面的陡坡,只能紧张的闭上眼。

    呼呼的风速在耳边响起,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双臂紧紧的环着高子健的腰部,深呼吸,车子已经从坡上下滑,飞一般的下落。

    风声在耳边响起,我偷偷的睁开眼,忽然觉得十分刺激,情不自禁的大叫起来。

    “陈小佳,你特么能不能不这么鬼叫?”高子健在前面大喊。

    “不行,我喜欢,我就要喊!”

    “陈小佳,你信不信你再喊一声,爷就松开手?”

    我以为高子健是开玩笑的,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真的松开了手,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