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31害她救她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042字

    邪魅的眸光中闪过一股子邪念,龙天啸瞪着她却突然的笑了,在这种笑声中让人觉得无比寒冷,而后知后觉的关欣童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胳膊被他抓着,一个旋转人已经被他压在了上,紧致的服帖他们的身体密不可分,这种尴尬的姿势让她不安的扭动着,想要改变却不能撼动了男人的分毫。

    她惊恐地抬起头,却看到了他眼中喷薄的怒火。

    “卑鄙,我还要告诉你更加卑鄙的事情!”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求求你!”关欣童的语调中盛满了绝望,眼泪再一次流下了眼眶。

    “干什么,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深经半夜,一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你觉得他们之间还能干点什么?”他的大手邪恶的沿着她身体的曲线慢慢的往下移,一点一点折磨着她不安的灵魂。

    关欣童咬紧牙根,紧闭着双眼,拼命地排斥着任何一点的恐惧,她告诉自己不能,决不能……如果他再碰她,她宁愿死了算了。

    所以她勇敢地睁开了眼睛,狠狠地瞪视着他,那神情中充满了鄙夷和痛恨,“你就是这样欺负一个柔弱女人的吗?”

    龙天啸一愣,游移的大手一下子停了下来,他的双眸对视着她,在那张精致的脸上看到了视死如归,顿时心中升起不安,他有些仓皇的起身。

    身体一旦得到了放松,全身的紧绷开始松懈,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不知道她的人生怎么会悲惨成了这样。

    轻轻呜咽的声音传入耳畔,令龙天啸的眉头一纵,抬眼望过去,那滴泪轻轻地滑落耳际,他嘴里一声冷哼,明明怕得要命,却非要装得如此坚强,做女人这又是何必!

    他的手往上移,想要拂去那点泪痕,可关欣童的头一偏,他的手就摸到了她的秀发。

    “不识抬举!”他收回手,心里有丝愤怒,救了她却让她如此痛恨,倒不如当初让她自生自灭。

    “我的事不用你管,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到了现在这样,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的家人吧!”关欣童激动地从上坐起来,痛哭流涕的大喊着。

    龙天啸愤怒的看着她,却将自己颤抖的手藏在了身后,“你想的美,我龙天啸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放弃,更何况是你欠我的,难道你还敢说是我的错,我告诉你如果当初不是你求我,我又怎么会让你跟了我!”

    “你,你……”关欣童伸出手气的直颤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龙天啸轻蔑的看着他,对她的痛苦却无动于衷,“你想结婚可也要问过我的意思,我告诉你,我玩过的女人休想再嫁给别人,你下了我的,就休想再爬上别人的!”

    “龙天啸,你这个!”

    “,我会让你喜欢上我这种!”龙天啸的脸精致完美,令人目眩神迷,可说出来的话,却伤人心脾,满是邪恶。

    在关欣童压抑的哭声中,他拉开门走了出去,这该死的爱哭鬼,竟然能拨动了他的心玹,他轻拍着心脏处异常跳动的地方,无法理解此时的那一份异动,唯有不停的伤害,不停的隐藏。

    黑夜无声无息的过去,就在那阵阵的哭声中关欣童竟然毫无知觉的睡着了,再醒来天已经亮了,而龙天啸再也没有来过。

    迷蒙的睁开眼,她刚坐起来,就看见房门打开了,她惊恐的看着那里,还以为龙天啸又走了回来,昨晚上的痛苦她不想再继续,如果他敢过来吗,她就拼命!

    可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她笑着走了进来,看见她醒了似乎也没多少的惊讶。

    “你醒了,饿不饿我去给你把粥端进来。”

    关欣童脑袋有些发懵,还没说话就看见那老妇人又走了出去,没一会就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放着一碗浓稠的白米稀饭。

    “先吃东西吧,吃完了才有力气。”老妇人将舀好的稀饭递到了她嘴边。

    冒着热乎的香气,关欣童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巴,这种情景让她想起了生病时妈妈照顾她的样子,那种温馨的场面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了,想着想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想离开这里,我不能待在这里!”关欣童抹了抹眼泪,看着老妇人收了托盘就要走出去。

    老妇人转过头笑着看着她,“什么都别想,好好的休息吧,不管这是哪里,你总得好了才能出去,睡吧,白天这里没人。”她看见关欣童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马上又重复着,“我是龙家的佣人你可以叫我刘妈,少爷出去估计要到晚上才会回来,你放心睡吧。”

    “刘妈,能不能给我一套衣服。”关欣童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些过分,可她不能一直穿着龙天啸的,这是个人都能误会的问题,她不能一直持续着。

    刘妈一愣,看着她脸色有些微红,她一直在龙家做事,少爷的人尽皆知,可却从来不带任何一个女人回家,他有洁癖通常都是等他走了以后她才敢过来打扫卫生,可昨晚上突然地少爷让她连夜过来,没想到就是为了这个女人。

    她笑着点了点头,“我倒是随身带了几件,不过都是些下人的衣服,就是怕……”

    “没关系,没关系……”关欣童的脸微垂着,实在不好意思再抬起来,刘妈脸上的笑让她开始不好意思,想刘妈一定是误会了她和龙天啸的关系,其实他们不算认识,总体来说还算是仇人,可是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都是龙家人,又怎么会听她的理由!

    过了一会,刘妈真的给她送了一套女人的衣服,样式有些老,不过看样子却是新的,她换下了那身t恤,这样才觉得像个人了。

    刘妈出去了,楼里没什么声音,可能是怕她睡觉,可她哪里睡得着,这么多的事情,她的心疼的都有些麻木了。

    她觉得龙天啸可能没有想得那么坏,毕竟昨晚上她昏倒之后大可以不理会她,可他还是带她回来了,还给她一个收留之地,可就算如此,她也没法过了心里面的那道坎,毕竟现在的这一切都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关系。

    她不想再去面对龙天啸,更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今后的人生,她是个失败的女人,还没走出家门,就把家给丢了。

    时间对她来说就是多余的,每过一分就让她更加清楚的明白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她给妹妹打过电话,可一直都没有人接通,她知道欣雨不想理她,可家里现在什么样了,她一点都不知道。

    楼下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人来了,这里不关她的事,等龙天啸回来了,她要离开这里,不管去哪里,总之她不能留在这里。

    “关欣童,你给我出来……”

    楼底下似乎传来了喊她的声音,她有些疑惑的站到了前,就看见岳鹏红着眼睛站在大门口,别墅的大门关着,他好像进不来,只能站在楼下喊着。

    她的心一阵乱跳,慌忙的冲到了楼下,刘妈正站在那里打着电话,看见她跑下来急忙的挂断了。

    “小姐,你还不能走,少爷离开的时候吩咐了,如果你现在走了,刘妈就没法交代了!”刘妈抓住了她的手,让她先不要出去,就算离开也得等龙天啸回来。

    “刘妈,你得让我先和他说句话,总不能让他一直在外面吵着。”关欣童心里急着,不知道岳鹏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如果一会他和龙天啸照了面,有些事情就更加的说不清楚了。

    “那人和你认识?”

    “他是我老公……”关欣童咬着唇,虽然两个人的婚礼半途而废,可毕竟是登过记领过证的,如果真的不能在一起了,他们的档案中都会留下一笔,那就是离婚。

    “啊……”刘妈一愣,还真不知道还有这回事,似乎少爷这次是玩大了,竟然将人家媳妇拐到家里来了。

    “刘妈,求您让我出去吧,不然……”

    刘妈也犹豫着,就说要把那人请进来,毕竟在大门口吵吵闹闹的,这里是富人区,说不定会有什么八卦新闻记者,如果真的登上了报纸,要是让老爷知道了,少爷免不了又是要一顿臭骂。

    这么着刘妈才开了门,让岳鹏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四处看着,发现这栋别墅里面只有这个老妈子和关欣童,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他拉着关欣童问着,“这一晚上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干什么,我们不是没关系了吗?”关欣童的声音有些哽咽,毕竟岳鹏是被她父母拉走的,可她心里怎么着都不好受着。

    “欣童,我,我……”岳鹏的脸色都变了,直接的跪在了关欣童的面前,这么一副场面直接的把在场的两个人都吓傻了。

    “你干什么,岳鹏,还不快点起来。”关欣童不是心狠的女人,她对岳鹏这样只是想让他赶快的离开,他们的事闹到了现在,想要复合已经不可能了,这已经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还有更多的人在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