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33我们重新开始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015字

    关欣童身体一僵,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看龙天啸,果然的看见那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胳膊往下流着,刘妈站在一边想给他包扎,却被他一把推开。

    这个男人就是咎由自取,最好让他流血而死,早早的给社会除害,可是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又想起了他昨晚上救她的事情,终于还是有些不忍心。

    她松开了岳鹏走了回去,接过了刘妈手中的绷带瞪了他一会才按着他坐在了沙发上面。

    龙天啸倒是很听话,一动不动的,只是盯着她的脸,关欣童虽然很紧张,不过还是一点都没有抬起头,只是清理了伤口,然后直接的将绷带缠在了他的伤口上面,索性伤口不太大,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真的要和他走?”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关欣童的手一僵,抬起头却看见他眼眸中不同以往的柔情,她心虚的垂下头,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不过想起这男人的过往,哪一点是对自己好的,她加大了手劲,让他的眉头都跟着纵起来了,她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可就是忍不住将这些火气全都表达出来。

    “知道痛就好,身体发肤出自父母,如果你不珍惜,那就是对不起自己!”包扎好了她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他,然后一句话没说的又走回到了岳鹏的身边。

    岳鹏的脸色不太好看,想必是没想到关欣童还会去给他包扎,那想想昨晚上两个人一定是没干好事,而今天他又来接她回去,他真是传说中的活王八了。

    关欣童没看出岳鹏的不对劲,还以为他是不好受,直接的扶着他,两个人踉跄着站了起来。

    岳鹏摸了摸嘴角的鲜血,咬着牙回头补了一句,“欣童是我岳鹏的妻子,以后我们的生活希望龙总不要再打扰了!”

    龙天啸愤怒的转过身,却在关欣童红肿的眼眶中渐渐地握紧了拳头,他看着他们走出大门,狠狠的了茶几,胸腔中积压了好多的气体,不是愤怒无关仇恨!

    “岳鹏你没事吧?”走出了富人区,关欣童随着岳鹏坐上了那辆大众汽车,看着他嘴角的淤青小心的问着。

    可岳鹏则是愤怒的推开了她的手,双眸有些嫌弃的瞪着她,“为什么跟他回来,为什么还要跟他扯上关系!”

    一句话吼得关欣童眼泪都流了出来,她委屈的看着岳鹏,如果不是龙天啸,恐怕她早就走不下去了,可这句话她怎么也都说不出口。

    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岳鹏心里也不好受,可是那些污浊的画面却怎么也从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捏紧了拳头突然地拉过关欣童,然后用力的扯开了她的衣领子,发现那里洁白如新这才收了愤怒的情绪。

    关欣童委屈的抓着衣襟,心痛到了崩溃的边缘,她自然知道岳鹏刚才是在干什么,难道他觉得昨晚上她和龙天啸又睡到了一起吗,她真的是那么下贱的女人吗?

    “岳鹏,你太过分了!”

    “欣童,别怨我,我也是身不由已,我知道你昨晚上被龙天啸带走之后,我的心就疼着,一直疼到了现在,我是比不过他,我怕你会……,这一晚上我发了疯一样的再找你,欣童,你不要怪我!”岳鹏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然后扑在关欣童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三年的付出,三年的感情,不是说没就没,说完就玩的,昨天他忍受了人生中第一次的耻辱,可还是说服了父母,他得接欣童回来,让这一切全都消停了。

    关欣童心里也不好受,想要发作却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她对不起岳鹏在先,又让他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如果说她之前还在犹豫还在计较,可现在全都在岳鹏的真心话里面没有了,她何尝不想安定,不想踏实,这一切都是她期盼已久的。

    至于龙天啸,她永远都是个外人,他们没可能,一点也没可能!

    “走吧,我们回家!”岳鹏直起身,给她擦了擦眼泪,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过去了,没什么计较的。

    新房的喜字还贴着,大红的颜色晃了谁的眼睛,关欣童站在门口有些不敢进去,她怕面对未来的公婆的指责,早就听说了婆媳关系不好相处,更何况她还是没有进门就已经贴上了不贞洁的名声,她知道自己在岳家永远的别想再抬起头来了。

    “岳鹏,我还是,还是先去看看我爸吧!”她扯开了岳鹏的手向后退着,实在不想刚从争吵中走出来,又进入了另一场争吵中,她也没想着非要拖累了岳鹏,等过了这一段,他们就好好的商量一下,如果想离婚,她不会不同意。

    “傻瓜,你怕什么,我爸妈今早已经回东北了,这个家现在只有我们俩了。”岳鹏笑着点着她的鼻子,从心里头已经将她看透了。

    关欣童一愣,而人已经被岳鹏拉进了门里面,迫切炙热的吻袭来,岳鹏含糊的告诉她,想给她一个迟到的新婚之夜。

    关欣童面上一热,双手推着他,“别,岳鹏,我还没洗澡!”

    “好,我们一起洗!”岳鹏牵着她的手,朝着浴室走着,可关欣童却向后缩着,那神情中充满了恐惧。

    岳鹏心里一僵,可又恢复了常态,“好,你先去洗!”

    关欣童这才放心的走进了浴室。

    折腾了一天,他们还没有吃东西,等关欣童走出来的时候,岳鹏已经煮好了面,他端着大碗放在了餐桌上,然后又紧抓着耳垂在原地跳着。

    这一幕多么的熟悉,让走出浴室的关欣童一下子就愣了,曾经的曾经他们相熟的画面,她怎么一切都忘记了。

    “岳鹏,对不起……”

    “傻瓜,别说了,我们重新开始!”

    “还能吗?”

    “当然……”

    新年的钟声几乎敲遍了海门的每个角落,而在这喜悦的氛围中,关欣童也度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她听了岳鹏的没有一下子回关家,有些事情需要冷静,而她自己也需要时间。

    大年三十,这也算是新年的一个开始,岳鹏买了礼物,他们两个像结婚之后第一次回娘家一样的来到了关家。

    敲开门妈妈正在厨房里面摆弄着饭菜,应该是岳鹏提前打过电话了,所以一家人都在。

    看似平静的画面中,却蕴含着不太平静的气息,这让关欣童有些害怕,甚至想要逃离,不过岳鹏一直拉着她的手,直到走进了相守了二十多年的家。

    爸爸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此时小妹也从卧室里面走出来,这种感觉淡淡的,虽然和气但却有一种疏离感。

    “爸,您身体好些了吗?”关欣童一句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流出了眼眶,关父强忍着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关母走出来,身上还扎着围裙,“大过年的,别丧气,谁也别哭了。”

    关欣童抹抹眼泪,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同样是亲生女儿,为什么她和欣雨就这么不同。

    关欣雨给他们倒了茶,没说两句话就回了自己的屋子,她知道那件事情已经在她和家之间横了一条鸿沟,恐怕这辈子都很难过去了。

    “本来以为你们要回东北老家,也没准备什么,岳鹏,你不要介意,多吃点!”饭桌上面,关母给岳鹏夹了点菜,相对于往年,今年的年夜饭确实有些简单了,可能爸爸的病还不算太好,所以他没有坐在饭桌上面,只是打了招呼就回了屋。

    关欣雨是被叫出来的,可她的嘴里只喊了姐夫两个字,就再也没有了,关欣童端着饭碗,如数珍珠的垂着头,味如嚼蜡般的感觉,她将泪水全都一起吞了下去。

    吃过晚饭,收拾了饭桌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岳鹏说了要回去,关欣童却只能站在房门口跟爸爸道了别。

    压制痛苦地情绪在出了家门之后痛苦崩盘,关欣童的哭声传得很远很远,岳鹏一直抱着她,让她觉得从现在开始全世界就只剩下了眼前这个男人。

    “哭够了,我们就回家吧,今天是大年夜,也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岳鹏给她擦了擦眼泪,然后揽着她往回走。

    万家灯火,暖气吹散了夜里的寒冷,索性老天爷在关上门的时候,还能给留下一扇窗。

    按照东北的习俗,岳鹏早就准备好了包饺子,关欣童不太会只能在一边打下手,最后还弄得狼狈异常,岳鹏嬉笑着将手中的面直接的抹到了她的脸上,两个人追逐着直接的滚到了客厅的宽面沙发上面。

    岳鹏的眼中闪烁着亮光,而关欣童却不时的在闪躲着,男人的很明显,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拒绝。

    甜腻的亲吻,温柔的纠缠,而当他的双手解开了她的衣衫,她突然恐慌的苍白了脸孔,岳鹏吓坏了,才知道那一次的错误究竟给彼此带来了什么。

    他压抑着情绪穿好了衣服,看到了关欣童抱歉的容颜,那一刻他竟然没法说出温柔的话语,只得转身离开了家门,这个森冷的夜,他也需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