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35想要的惊喜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505字

    晚饭的时候他们是在外面吃的,悦珊表妹的房子看好了,明天就要搬家了,而他嫂子跟过去,住不了几天也会回东北,孩子们就要开学了,她也得回去照顾家里,可能这是个好消息,所以关欣童今天特别的高兴。

    岳鹏今天被她的好动感染了,也跟着变得温柔起来,这让两个人都觉得日后的好日子还很有希望,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而他们的伤口也在慢慢的愈合着。

    “嫂子,你放心吧,悦珊在这里没事。”岳鹏喝了点酒,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关欣童劝着他少喝点,可他似乎太高兴了。

    王悦珊的眸子一直看着岳鹏,这让关欣童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下子又想起了中午的事情。

    他嫂子就是个人精,可能看出了什么,就拍着悦珊的手说着,“悦珊啊,以后有事就多和小嫂子说说,你们女人之间话题多,年龄又差不多大,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关欣童还没应声,岳鹏就一口答应了。

    这顿饭吃的心情起起落落的,最终在岳鹏喝多了之后结束了,关欣童要去结账,岳鹏只能让嫂子和她表妹搀着先出去了。

    大厅中的人还挺多,关欣童在柜台竟然还排了个长队,十多分钟之后才轮上了她交费,她怕她们在外面等着,拿着单子就朝着外面跑着,到了旋转门的地方,她的单子掉了,伸手捡单子的时候,差点让旋转门夹住了,而此时一个身影拉了她一把,她感激地说着谢谢,可一抬头脸上的笑容即刻的就没有了。

    原来有些人不是你想忘就能忘记的,他可能无时无刻不在你脑子里,只要一出现就会是一个炸雷。

    龙天啸怀里抱着一个女人,红色的长裙,白色毛皮的大披肩,头发卷的跟个洋娃娃一样,大眼睛水灵灵的好看极了,伸手扶她的时候才松开了那女人。

    “真是个冒失鬼,到了现在还没有改掉这个毛病!”他的手伸过来,关欣童慌乱的后退着,却又被他一把捉住了,她紧闭了眼睛,却感觉他在她脸颊上面轻轻地捏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拿掉了。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他手中不知道什么食物的碎屑,脸色一红,有些仓皇的后退着跑了出去。

    跑到门口刚好撞见了迎面来找她的嫂子,“你干什么呢,这么半天,岳鹏在车子都快睡着了,我们赶紧的回去吧。”

    关欣童垂着头,拉起她就走,“没什么嫂子,我们走吧!”

    刘美娥哪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女人,她回过头刚好看见一个长得特别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黑色的翻毛大衣裹着修长的身姿,那模样简直和画报中的明星一个样,而他的眼眸正紧盯着她身边的关欣童。

    “欣童,那是谁,长得咋那好看,跟你是不是认识?”刘美娥笑着拉着欣童的手,如果不是岳鹏结婚了,她倒是愿意让悦珊也嫁到岳家来,可是现在岳鹏已经指望不上了,她很想给妹妹找个好人家。

    关欣童有一丝慌乱,赶忙的摇着头,“不认识,不认识,嫂子我们快走吧。”

    “天啸,你在看什么,人家好冷啊!”红衣模特不甘心的追出来,从那个女人一出现,龙天啸的心情就没有了,本来说好的下一期的平面模特她很有把握,今天能说服了这男人,可是现在恐怕不可能了。

    龙天啸冷漠的一笑,然后将她推离了自己的身体,“让司机送你回去,我还有点事。”

    小模特很不甘心的离开了那里,可也知道这一行的规矩,龙天啸不是个墨迹的人,就算是再求也不可能扭转了他的意思。

    关欣童平时不怎么开车,要不是岳鹏喝醉了,她也不会上手,刘美娥就坐在她旁边,还在和王悦珊说着刚才那个帅哥的事情,而王悦珊的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岳鹏的身上,可那男人则是呼呼的大睡着。

    岳鹏很久没有喝这么多了,至少从他们认识以来,这似乎还是第一次。

    小区的楼下,刘美娥和王悦珊扶着岳鹏先上去了,关欣童得把车子停到停车场里面去,那地方倒不远,可是现在时间晚了,里面的车子很多,她停车的技术不行,已经转了好几圈了,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

    此时车窗边传来了敲玻璃的声音,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过去,还以为是小区的保安过来了,可这么一转头,就看见龙天啸有些戏愚的脸色。

    她实在是不愿意和这个男人有所牵扯,不过还是不太情愿的摇下了车窗,“龙总,我想我不碍你事吧,这里可是私人小区,只要我喊一声,四围就会有保安过来,我想像您这样的身份可不想因为小事而毁了名声吧。”

    她多希望几句话之后龙天啸转身就走了,可她太高估了这男人对面子的在乎程度,如果在乎当初他就不会来搅乱了婚礼,当场说出了他们之间的那些交易。

    龙天啸还是笑着,却伸手拉开了驾驶室的车门,“下来!”

    连拉带拽的,关欣童就被他拉了下来,三更半夜的停车场这里又有些黑,她不敢同他硬来,只能央求着,“龙天啸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就不能让我过点安静的生活吗?”

    关欣童有些绝望着,这刚和岳鹏有些好转的意思,她不想再被这一切打乱了,都是她疏忽大意,竟然让他跟到了家里,这幸亏是岳鹏喝醉了,不然又会是一场误会了。

    龙天啸拉车门的手一紧,转头冷着眸子瞪了她一会,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像是气得不轻,他早该明白这女人不上道的本事。

    关欣童被看得有些心慌,慌忙的垂下了头,就觉得眼前人影一晃,而他已经钻进了车里,车门碰的一声关上,关欣童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已经发动了车子,她无助的后退了一步,看着车子快速的向前面奔驰着。

    她痴楞的站在原地,这才发现龙天啸的豪车就停在了她身后没多远,而他劫持了这一辆大众车又是什么意思?

    扬起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这男人想干什么她什么时候能阻止的,如果他想疯恐怕她还得配合着。

    车子走了几米远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向后倒了一下,就在关欣童惊愕的表情中,几下就滑进了那个看起来有些狭小的车位中。

    原来龙天啸是来帮她停车的,她说不出心里的感受,却觉得错怪了这个男人。

    龙天啸从那车里走出来,一个大力将车钥匙抛在了她的手里,关欣童脸色一僵,那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他像阵风一样的刮过了她身边,竟然都没有停留,然后就坐进了自己的车里,搜的一下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冰凉的感觉划过心田,就跟这个男人一样,丝毫的没有温度,她紧捏着车钥匙,却想不明白这男人如此做的初衷。

    公交站旁站满了上班的人群,关欣童一身灰色的大衣,紧裹着略显消瘦的身体,想要辞职的打算随着上班的节奏开始慢慢的消散,世界上面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想要生存就得一直走下去。

    她没有显赫的家境,也没有一心一意要着她的男人,有时候想要相信一段奇迹,还不如靠自己,所以她不敢轻易地放弃任何东西。

    上班的第一天岳鹏因为要帮着王悦珊搬家所以并没有送她,这里距离上班的地点很近,可也要坐几站公交车。

    老式的化工宿舍楼跃入眼帘,而她也步履缓慢的走进了龙翔实业的大门,同事们带着异样眼光的祝福不断,而她的嘴角也整整的僵持了一个上午。

    半月之前的婚礼成为了海门的闹剧,因为有了守恒集团龙天啸的加入,而被传得有声有色,半信半疑,甚至于有的还说如果真的能和龙天啸扯上关系,那就不用留在这里混日子了。

    卖身卖脸得到的恐怕会是一笔不小的金钱,而她的却是整整一个亿,只是这些交易都是私底下进行的,恐怕就算有人传出来,如果龙天啸不承认,也没有人敢说这就是真的。

    那些话关欣童自然懂,毕竟有钱人的法则就是钱权互利,而像她这样还守着平凡的日子,难怪那些人会半信半疑,不过这样更好,至少看不懂也才不会明白,而她活在两者中间,还能苟延残喘。

    岳鹏晚归的时候多了,关欣童做的饭也只有自己吃,他们基本上都是分居睡的,谁也碍不着谁,好像两个合租者却又相处的融洽自然,关欣童想了在还没有走出阴影的时候,她和岳鹏还是保留点空间比较好,至少这样谁也不会伤害了谁。

    “岳鹏,这末让悦珊回家里来吃饭吧,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挺不容易的。”关欣童给岳鹏碗里夹了菜,好不容易两个人一起吃顿饭,她难得有些开心,虽然不太愿意提及王悦珊,不过毕竟是他的家人,她得学会了大方。

    岳鹏吃饭的动作有些微僵,然后稍稍的抬起头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算了,人家可能还有人家的事情,你要是闷得慌,就自己出去走走。”说完了他继续扒了两口碗里的饭然后就放下了碗筷,走进了书房。

    关欣童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地放下了碗,岳鹏虽然还在眼前,还在身边,可是怎么就觉得他们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越来越简单,每天除了你想吃什么或者我加班之类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的感觉看似没什么,可是却充满了危机,好像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夫妻,就像她爸爸妈妈,可是她们还年轻还没有到了那种地步,她觉得应该改变一下,至少让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感情,不要因为彼此的慢怠而失去了。

    明天是五了,又是三八妇女节,她有一个半天的假,这样加起来就算是一个两天半的小长假,他们一直以来都想去海边的度假村走走,刚好现在天气也暖和了,她想给彼此一个相处温存的空间,她想试着做他的妻子,让他心满意足。

    她打算给岳鹏一个惊喜,他们已经好久没有约会了,岳鹏的时间比较宽松,他们可以选个远一点的地方去度假,现在的关键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收拾了行李,然后偷偷地放到了汽车的后备箱中。

    她想这绝对会是一个惊喜,她虽然保守但却不呆板,他们的生活应该更加的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