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37该他自己说了算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121字

    震耳的音乐声,五光十色的彩灯旋转着照射在酒吧间喧闹的人脸上,笑声时而的遮盖了这里的热闹场景,得意的失意的人尽在这里挥霍着。

    关欣童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间午夜酒吧,可能一切的源头就是这里,又或者这里离那个“家”最近,她忽然就有了也想放纵的念头,一杯略带苦涩的液体冲进喉咙,让她苦涩的心也渲染了那份滋味,苦中带涩,咽不下吐不出。

    她笑着摇头,岳鹏原来也只是个男人而已!

    “你看那边那女的可喝了不少了,看那模样,一定又是被男人甩了的!”新来的侍者拿着顾客点的酒单放在了吧台上面,跟着调酒师说着。

    调酒师随意的抬了下头,看了看那边眼眶通红的女子,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空瓶,虽然她喝的酒度数不算高,但这样喝下去难免也会醉的,眼眸中的波动不足被外人看得出来,可心里却有丝惊讶,嘴角轻轻地牵动了一下。

    “去找人把她轰出去。”他调好了顾客的酒,跟着等在那里的侍者说着。

    侍者表示很惊讶,不过这是低调老板的吩咐,他又能有什么办法,没一会几个人就走了出来,直接的奔着那边痛哭流涕的人走过去。

    “骗子,都是大骗子,说好的以后会好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关欣童脸颊发红,眼眶上还沾着泪滴,那委屈的模样都有些让人心疼。

    她抓着酒瓶子又喝了一口,伤心的人伤心的地方,她无助的想着岳鹏和王悦珊现在的作为,郎有情妹有意,又哪像她一直躲着岳鹏。

    突然身边的灯光有些暗了,她抬起头就看见几个块头比较壮实的男人站在了桌边。

    酒壮怂人胆,要是换做以前关欣童一定吓得不轻,可是现在她除了喝醉了,心都碎了,巴不得找人出出火。

    她将酒瓶子砰地一声蹲在了桌上,然后伸手指着他们,“你们碍着我的亮了,还不快点起来。”

    那几个大汉哈哈一笑,“起来,哥们就是来碍事的,你今天吃了店里不少东西,我们是怕你没钱结账,过来看看。”

    关欣童左摇右晃的站起来,然后笑着拿过自己的放在身边的书包,可是摸来摸去却什么都没有摸到,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这书包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怎么着,没带钱,还是要回去拿!”

    大汉的声音说得很响亮,邻桌的几个怕事的都已经躲得远远的,调酒师好笑的看着吧台下面那个精致的小皮包。

    这时候关欣童没那么大的胆量了,抬头这才酒醒了一半,“我家离这里不远,我现在就去拿!”

    大汉们哈哈大笑,“你真会开玩笑,让你离开这里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难不成你想让我们替你付账?”

    “不,不是……”关欣童有些窘迫的说着,不知道在酒吧不交钱吃了霸王餐会遭到什么待遇,这些人会不会欺负她!

    “走吧,我们去后面说一说!”

    那个人眼看着伸手就抓了过来,关欣童捂着脑袋大喊着,心里慌作一团,后边,后边是个什么地方,她除了恐慌就是混乱,“别过来,我认识你们老板龙天啸,不信你就去给他打个电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喊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可能潜意识中觉得只有他才能震慑住这些人。

    果然的那些大汉听了龙天啸的名字都有一瞬间的呆滞,然后垂头嘀咕了一阵,谁都知道背后老板的花心,女人不少,几乎遍布全海门,要是这女人真的曾经和他有过什么,现在找他也不会不理睬,如果他们真的得罪了这女人,说不定就是得罪了大老板。

    这么犹豫着,其中有一个人就朝回走,站在吧台那里好像和什么人在说着话,看来龙天啸还真的能震慑住这些人。

    关欣童觉得自己真的没什么事了,摇晃着又坐了下来,虽然心里还咚咚咚的乱跳着,可是觉得稍稍安心了不少。

    过了一会有人跟着那个大汉走了过来,关欣童眼花缭乱也没看清这男人的模样,只是觉得这身衣衫有些眼熟,想了半天才看出来他是这里的那个调酒师。

    只见他来了之后在桌上放了几张百元大钞,细润儒雅的声调,“她的酒我请了。”

    那几个大汉眼角抽了抽,没想到这就是老板想到的办法,不过到了现在他们只能收了钱,姗姗的离开了那里。

    关欣童觉得那个人在对面坐了一会,好像悄悄地打量了她一下,不用看都觉得他是在笑。

    “你是谁?”

    “风逸尘,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那你笑什么?”桌上的酒已经没有了,恐怕也没有人愿意给她了,毕竟身无分文,还让一个男人买了帐,她觉得今天已经闹够了。

    “你说你认识龙天啸?”同样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骨感分明,明明是柔润的话语,可是却说得有些咄咄逼人。

    关欣童站起来,晃悠着指着他,“这你管不着,明天我把钱给你送过来!”说完了她扶着桌椅慢慢的走着,眼前的景物模糊,可她却不想留下来。

    修长的手指停下来,心里却冒出了一个极端诡异的想法,如果龙天啸看见这女人现在的模样,不知道是管还是不管,他想他对这个疑问十分的感兴趣!

    疾驰的车速,黑色的亮光在黑夜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弧度,俊朗的面庞上微拧的眉梢,修长骨干的大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只听得吱的一声汽车停在了午夜酒吧的大门前,没有一刻停留,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的腿,一身黑色的足以和此时的夜相融的套装。

    “天啸,你来了!”调酒师风逸尘看着大门被推开,那个男人像一阵旋风一样的刮了进来,心里暗叹着海门的花花公子也有了牵动心神的那个人。

    龙天啸的脚步微顿,四下里一看,然后将眸光落在了这个得瑟的男人身上,“人呢?”

    “出去了六七分钟了,估计现在……”

    龙天啸眸孔一缩,立即转身走了出去,黑夜的寒风让人有些瑟瑟发抖,他站在大门前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那个扶着大树胡乱摇晃的人影。

    他大步跑过去,一把将她扯了过来,看她迷离微醉的模样,一下子怒从中起,“关欣童,你本事啦,学会在我的地盘了!”

    而站在身边的一名壮汉也不敢说话,看龙天啸气恼的模样,点着头快速的离开了那里。

    关欣童还摇晃着脑袋,一出大门冷风一吹,她觉得自己头脑里面都是糨子,这男人是谁,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你是谁,还不快放开我,我要回家!”

    “你还知道你有家,三更半夜的一个人出现在那里,我看你就是存了心要找我来,说吧,到底是什么事?”龙天啸冷哼了一声,对于女人的小伎俩他别提有多了解了,可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接了风逸尘的电话之后,马上就赶了过来,难道……,他立马刹住了车,阻止了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法。

    “家,其实我早就没有了,岳鹏也走了,家里人也不理我,我……”她有些小孩子气,一提到加这个名字就有些心伤,眼泪鼻涕一下子全都流了出来。

    龙天啸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这女人扑通一声就靠了过来,推都推不开,像是将他当成了路边的大树,还附赠了身体的温暖。

    “你,还不快起来……”

    “好温暖。”关欣童在他肩膀用力的蹭着,双手使劲的抓着对方的衣领,全然没有放手的打算。

    龙天啸咬牙切齿的,举起手又放下,放下又举起,最后还是改了姿势,将她一下子拦腰抱了起来。

    左右看了看发现附近就是瞰海花园,这么晚了她不回家,难道是和那男人吵架了,这么想着已经坐进了车里,将她按在了副驾驶座上。

    刚关上车门,就听见了敲车窗的声音,他伸手按下遥控锁,而此时风逸尘将一个小包扔了进来,“别走错房门,这里面有她家的钥匙!”

    龙天啸一踩油门,轰的一声离开了,那速度如果不是风逸尘闪得快,估计就要被卷到车底下去了,这男人真是心狠啊!

    八栋12楼,龙天啸扶着毫无知觉的关欣童站在大门口,敲了半天的门,可是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他气恼的打开了那个小包,拿出了钥匙,这才打开了房门,里面漆黑一片,倒不像是有人。

    他开了灯,房间里面布置一新,温馨中透露着一点的喜气,窗户和家具上面还贴着大红的喜字,本该新婚燕尔的两人,怎么会一个酒醉一个不归,他垂头看了看脸色红润的女人,心里却忍不住激荡起一阵涟漪,原来他怀里的女人真的已经嫁作了他人妇!

    “水,我想喝水。”好似梦中嘀喃的声音,让龙天啸一下子回过了神,他推开了一间卧室的房门,开了灯将她放在了上,红色的帐幔晃眼异常,他甚至可以想象两个人在上面辗转温存的那些瞬间。

    双拳情不自禁的捏了起来,或许他早就不该同意让她回到这里,他龙天啸的女人什么时候可以嫁人,什么时候可以跟了别的男人,不都是该他自己说了算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