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39这才是生活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247字

    第二天一大早,岳鹏还是决定先去王悦珊那里,不管是贪婪着那具身体还是怕东窗事发,在他还犹豫的瞬间总得让彼此都相安无事,他告诉关欣童说下午就会回来,南郊的那个度假村对公司总得有个交代,思虑了一个晚上的事情,他不能草率的就做了决定。

    关欣童收拾家务的手有一丝的颤抖,岳鹏的公司向来不太忙,不知道哪个领导会在日听他给汇报的,可能是那天看到了不该看的,所以对岳鹏所说的每句话,她心里都打上了问号,不过还是让他路上小心,如果男人的心不在身边,你就算是拴着他的身体,那也无济于事,索性就让事情顺其发展,如果早就注定了的离开,那留着又有什么用。

    下楼的时候,岳鹏看见了楼下的老张,那是前段时间刚从公司退休的职工,刚找他签过字,所以两人见面还是很客气的。

    “岳总,您出去啊!”老张手里提着菜,听说退休之后一直闲在家里,他和儿子住在一块,每天给买菜做饭,家里看个小孙子,小日子过得也挺舒坦的。

    岳鹏点点头,跟这老头说过多少回了,别喊他岳总,虽然名讳好听,可让林总听见了可不好。

    两个人一照面就擦肩而过,突然地老张从后面一把拽住了岳鹏的胳膊,给岳鹏吓了一大跳,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老张赶紧的松开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岳总,你可别生气,我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事,这才想着赶紧的告诉你一声。”

    岳鹏早先就听说了这个老张在公司总爱说闲话,他看不上这样的人,可却没想到竟然和他儿子买在了一栋楼里,就连办个退休都得走后门,他也是没办法。

    “老张,我们回头再说吧,我现在还赶着出去。”

    “那可不行,岳总,这事您必须得知道了,不然……”老张拉着他,神秘兮兮的说着。

    岳鹏摇头笑了笑,也知道自己肯定走不了,索性就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好,我听着你说。”

    “前天晚上你是不是不在家,我看见那你家媳妇跟一个男人……”早就听说了岳总的媳妇结婚之前就不老实,也难怪老张的嘴巴碎,那天晚上龙天啸送关欣童回来的时候,那阵大力的拍门声,正好让探头探脑的老张看见了,这件事情他已经憋了两天了,如果在看不见岳鹏,估计就忍不住大声广播了。

    岳鹏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绛紫色,本来结婚那天的事情就已经够他受的了,这都过了多久了,好在现在那件事情也没有人提了,可现在关欣童居然又搞出了些事情,还带了男人回家,她真的是那样的人吗?也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厮混?

    一系列的疑问冲击着脑门,让他站立不安,他没理会身后喋喋不休的老张又走上了电梯上了楼,他不能这么一直忍着,有些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女人玩和男人玩的意思不太一样。

    推开门关欣童还在收拾屋子,看见她回来也是一阵的惊讶,“是不是忘记什么东西了,要不要我帮你去拿?”

    岳鹏的脸色黑着,有些愤怒地看着她,本来想压制的怒火却在她纯洁的笑脸中爆发,他再也看不下去在这种天使般的面具下面做的那些个龌龊肮脏的事情,如果有可能他真的很想和她没有一点的关系。

    他颤抖的指着她,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唤着疯狂的怒气,“关欣童你对我不满足吗,要知道我不是不碰你,而是想到了你那些个肮脏事,我就受不了,你想过没想过我的感受,我是存了心要和你过日子的,可你呢,却背着我和男人搞在了一起,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了你的丈夫!”

    一通怒吼将关欣童一下子吼懵了,她有些迷蒙的看着岳鹏,整个人都变得茫然无措起来。

    “岳鹏,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说,我什么时候不拿你当丈夫了,我什么背着你和男人在一起了……”她的努力还少吗,她厚着脸皮接近他,不过就是想两个人重归于好,可他现在说的都是些什么。

    “是吗,那怎么有人看见你和陌生的男子一起半夜回了家,你当我是傻子吗?”岳鹏脸色通红,他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傻子,竟然娶了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关欣童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身体无助的颤抖的,她不知道岳鹏在说什么,什么她就把男人领回了家里,她刚想反驳,可一下子又想起了那天在酒吧的事情,难道真的是有人将她送回了家,她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个酒吧的调酒师,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她该怎么和岳鹏解释,她和那个男人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岳鹏,你听我说,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她抓着岳鹏的胳膊,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现在很害怕,好像回到了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

    “还说什么,关欣童我真是看错了你!”岳鹏气愤的推开了她,此时关欣童的神色刺激了他,他转身往外走,大力的关上了房门,毫不理会在身后哭的撕心裂肺的关欣童。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关欣童和男人在家里滚单的事情,这是他的家,他的新房,他的新娘,一切本该属于他的东西可在之间全都变了模样,他也心痛他也心焦,他也愤怒!

    他后悔昨天还在心里亏欠着关欣童,还在想着怎么和王悦珊解释清楚,毕竟酒后的乱性,不能当成了一种爱,他自认为自己还爱着关欣童,还想着维持着这个家,所以他矛盾的焦虑了一个晚上,还想要和王悦珊说清楚,还想要和这个女人一辈子,可现在……这多可笑!

    他焦躁的冲下楼,却在电梯中看到了隐形的摄像头,心里忽然阴暗的有了一种想法,让他不安分的走向了小区的物业中心。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好像也同时关闭了一扇心门,关欣童觉得自己怎么也走不出那种寒冷,她以为她和岳鹏已经慢慢地变好了,可没有想到那种裂痕却越来越大。

    没有丝毫的信任感,她没有冲过去质问他和王悦珊的事情,而他却揪着一件无厘头的事情说个没完,甚至还负气离开,这种日子她真觉得够了。

    结婚还没一个月,她比之前更加的憔悴了,娘家不敢回,家里不敢留,这么大的海门怎么就没有个她的容身之所。

    她痴楞的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红色的喜字洋溢着幸福的滋味,可这种滋味关欣童却从来没有尝试过。

    深夜刮起了五级大风,吹得窗户咯吱作响,王悦珊租住的是个独单,房子不大,是老旧的居民楼,窗户还是木头的,有风刮来的时候就跟有人挠墙一样很瘆人。

    刚关上窗户,房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深经半夜的王悦珊有些胆小,小心的凑过去小声的问着,“是谁?”

    “我,姗姗,快开门!”

    门口是岳鹏冻得发抖的声音,这么晚了天气这么冷,他怎么会来了,她急切的打开门,有些慎怪地说着,“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岳鹏的脸色有些微变,不过还是举起了手里的外卖,“有些事情耽搁了,快看我买了什么,我还没吃东西呢,快点给我热一热!”

    他搓着手往里面走,伸手关上了房门,一下子将外面的寒冷也隔绝在外,心仿佛一下子变得温暖了起来。

    王悦珊拎着东西走向了厨房,他买的都是现成的熟食,还有瓶白酒,她看了看然后问着已经躺在了沙发上显得很疲累的岳鹏,“你还喝酒,怎么你不走了吗?”

    “你不想我留下来吗?”岳鹏骨碌着坐起来,看着王悦珊。

    “那倒不是。”王悦珊有些脸红的走回去,弄着炉火上面的菜肴,喷香扑鼻,让她也觉得有些饿了。

    这时候背后伸过来一双手,很邪恶的圈着她拿过了她手里的铲子在锅里扒拉着,“以后我每天都过来不好吗?”

    王悦珊的心有些咚咚的跳着,不知道岳鹏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她也想了很多,觉得自己太草率了,这样简单地交出了自己,恐怕不会是个什么好的结果,男人都是图一时的新鲜,新鲜劲过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毕竟他家里还有个如花似玉的新娘子,尤其是岳鹏今天白天说好的过来,可一直没见人,这更加的让她觉得岳鹏对她已经失去了兴趣,她正后悔着,没想到这男人说来就来了。

    “我还以为你后悔了,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她心里也委屈着,哪个女孩变成了女人之后都会茫然,尤其是这种茫然还在无限扩大的时候。

    “傻瓜怎么会呢,我这不是来了吗?”岳鹏松开了她,将菜铲进了盘子里,然后端着跑进了客厅。

    现在他觉得无比的放松,跟着王悦珊不用想东想西,这是全身心属于他的一个女人,而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这家菜抄的不错,你也来尝尝。”岳鹏将菜夹到了她嘴边,看着王悦珊张开了嘴巴,那满足的模样立即让他也心旷神怡。

    其实现在细想想他和关欣童真的有很多不合适的地方,她喜欢吃清淡,尤其是甜的口味,而他喜欢吃口味重的,偏辣,交朋友的时候,他总是迁就着她,每次回到家还得吃点爽口的,可是当时关欣童就是学校的校花,什么人都想着,而他也是一时兴起,却没想到真的追到了手。

    可现在看着王悦珊,真的觉得这才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