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40生平第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052字

    黑暗中两具痴缠的身体慢慢的分开,浓重的喘息伴着无限的满足,岳鹏伸开手臂重新的将王悦珊抱入怀里,越来越觉得这种生活才是他需求的。

    可王悦珊并不是傻子,岳鹏的每种变化她都看得清楚,她不想每次都做那个女人的替身,她想让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岳鹏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她挣扎着依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看着他,其实她的想法简单得很,就是和岳鹏过着最平凡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一起回家,像大多数人一样不穷也不太富裕,这样人生才有奔头。

    “哪有什么事,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关于那件事岳鹏不想再提起,男人的自尊心一旦受到撞击,恐怕很难愈合。

    僵持的背影,根本就不像之前的热情如火,这种感觉一再的提醒她就是个背后的小三,他高兴则来之,不高兴则远之,十年的暗恋几乎让她失去了自我,可到了最后换来的却是满不在乎和嫌弃。

    她掀开被子走下了,委屈的泪水洗面,如果一直没有得到她就不会有所祈求,可现在越是靠近越是让她患得患失,她害怕,害怕有一天真的所剩无几。

    一双温热的大手伸了过来,本来轻声的呜咽换成了大声地痛哭,她没想着有一天要求岳鹏什么,可是她是一个女人,是个女人都会贪心,早在她迈出了这一步的时候她就该知道自己这样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岳鹏,你以后不要再来了,我心里负担很重,我受不了你的冷言冷语,我知道你心里还有那个女人,如果这样我们没有必要在一起,我找的不是一个男人搭伙过日子,我想有个家,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王悦珊推开了他的手,直立着站了起来。

    岳鹏有些难受的看着她,直到了此时才算是看明白了王悦珊对他的感情,“我现在没法跟你做承诺,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不会让你白白的跟了我,至于关欣童,她不是个好女人,我没有必要跟她在一起,你不用有负担,这件事情早晚都会有个解决的办法。”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王悦珊疑惑的看着他,要知道三年之前岳鹏如果说出了这样的话,恐怕他们现在也不会这么偷偷摸摸的了。

    岳鹏的脸上有些难堪,虽然不太愿意提及此事,可也不想王悦珊一个人瞎猜忌,受伤的心他懂,所以他不想再去伤害了别人。

    “关欣童在外面有男人。”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牙齿撞在一起咯咯作响。

    王悦珊一愣,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关欣童看着挺老实的,没想到却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初听说了她为了岳鹏献身的事,她还挺羡慕感动的,觉得岳鹏绝不会对不起这样的女人,所以就连她耍了小心机跟他上了,她都没有把握岳鹏能回心转意和关欣童分开了,可是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她想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

    “那你想怎么办?”王悦珊觉得有些冷了,身子直往岳鹏身边凑着,她有些优越感,至少她一直是清清白白跟着岳鹏的。

    岳鹏一愣,然后抱着她上了,“我今天去了物业调取了电梯里面的录像,虽然图像有些不太清楚,可我觉得还是那个龙天啸,这个男人势力很大,我想我斗不过他,但这样一直被玩耍着,我很不甘心。”

    他的手紧紧地捏着,王悦珊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她忙的伸出另一只手握上来,“我听嫂子说了,那是海门特别有钱的人,不过就算再有钱,我们也不能这么受气。”

    岳鹏点点头,忽然的想起了那天他嫂子临走时和他说的那些话。

    “岳鹏啊,其实你也不用瞒着嫂子,嫂子是过来人,你们年轻人的心思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说你这小子一直不和她同房,是不是还忌讳着那件事,其实隔谁都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可咱心里得知道感恩,毕竟她这也是为了你啊。”

    “嫂子你是来当说客的!”

    刘美娥咯咯笑了一阵,“你这傻小子,要是早听嫂子的娶了悦珊,不也就没这么多闲事吗,那丫头长得是好看,可搁家里也不放心不是!”

    一句话戳了岳鹏的心窝子,其实刘美娥说了半天就是想告诉他这句话,从那天见到了龙天啸开始她就开始注意了那男人,用她女人独有的眼光,她一眼就看出了这男人和欣童之间是有关系的,果不其然一打听那就是那个特别有钱还占了欣童便宜的男人,那眼神似乎还有一种不甘心,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便宜没占够,如果岳鹏不看好了自己的女人,那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老岳家的人。

    岳鹏有些生闷气,一句话都没讲,可刘美娥还是告诉他,如果能放手就别吃亏,那男人可有的是钱。

    当时这些话他还不理解,可现在总算是想通了。

    “悦珊,你说都三年了,我是不是太亏了!”男人本来就是属魔的,一旦被魔性侵袭,恐怕只有走到了头才能醒悟。

    “什么亏不亏,你不是还有我吗?”王悦珊抱着他,知道这件事情岳鹏一时半会的想不明白,可既然关欣童都那样了,还是及早的放手比较好。

    岳鹏点点头,“对,我还有你,至少我得让你过上好日子!”龙天啸不是很有钱吗,听说跟他一个晚上就能飞黄腾达,很多的文艺新人都是靠这个走上了天,虽然他是个男人,可他付出的是一个老婆,当初的一个晚上能值一个亿,那现在就算打五折也是不少的。

    心里的不甘,让他彻底沦为了金钱的奴隶,如果靠这个能赎回该有的自尊心,那就是岳鹏伸手可及的,可如果这样他至少得重新认识一下那个男人,或者说要掂量一下关欣童在他心里的那点分量。

    “岳鹏你可不要做了傻事!”王悦珊看着他的神情,觉得有些害怕,这样的岳鹏让他有些不太认识。

    “没事,睡吧!”岳鹏搂着她躺了下来,心里却多了一份磨人的心思。

    明亮的大厅,宽敞的甬道,一行人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男人身材高大,目光炯炯有神,一双慑人的眸子震慑全场。

    “龙总,有个人等了您一个上午,说您看见这个一定就会见他。”前台的秘书小姐战战兢兢地递上了一个名片,然后垂着头站在一边。

    龙天啸接过来一看,心里冷哼了一声,然后伸手一握,那张名片已经皱在了手心里,随行的人继续走着,好像根本就没有那个小插曲。

    会客室门口,岳鹏将这一幕完全的看在了眼中,好个目中无人的龙天啸,早晚有一天他得让这个男人知道他叫岳鹏,也是个男人。

    前台小姐有些窘迫的走过来,岳鹏笑着说,“既然总经理没空,那我们下次再约吧。”

    转身离开,既然这男人这么不待见,他没有留下来自取其辱的理由,如果他不想见,那就等到他想见的时候。

    一个多小时之后,龙天啸总算是打发了这次的考察团,爷爷交给他的三年经济指标,他仅用了一年就实现了同比利润的翻倍,不是他骄傲,而他就是商业的骄子。

    而此时林雅推门进来,手里拿着这一的简报,语速平缓的说着,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发出阵阵有节奏的声响,林雅的报表还没读到一半,而那只手已经高举了起来。

    “行了,你去休息一下吧,这些就放在那,一会我会看的。”这女人在他身边有五六年了,已经非常习惯了他的行事作风,这么多年他身边的什么东西都换了,而只有这个秘书他没有换过。

    林雅将那份报表合起来放在了桌上,然后犹豫着还是从衣兜里面拿出了那个被揉皱了的名片,“龙总,这个……”

    龙天啸的眼眸看过去,眉梢一皱,而林雅已经将那东西也放在了桌上,转身走了出去。

    她是个称职的秘书,到不是她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她懂得察言观色,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可能就是出于这个原因,龙天啸才一直没有换了她。

    修长的手指继续敲着桌面,心里却没有了那种悠闲地劲头,他的眉头始终纵着,慢慢的还是将手伸了过去,最终还是抓住了那张被揉皱了的名片。

    他不记得这个男人的的名字,却知道他是关欣童的男人,好像被贴了标签一样的感觉,凡是和他女人有过节的男人在他眼里那就都是垃圾,可他还是情不自禁的给垃圾打了电话,并约了见面的地点,这想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凡是离开的女人都成为了过去式,而只有关欣童仿佛还在现在时。

    这让他有些焦躁不安,可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旖旎画面,那张沉睡中犹如瓷娃娃一样的睡脸,竟然让他萌生了想要保护的冲动,可物去人非,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生平第一次龙天啸体会到了后悔是个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