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43好的坏的只有她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055字

    悲伤在沉默中流动,站在一边的风逸尘始终都没有说过话,可却将那份悲伤放在了眼中,瘦弱单薄的身影一直跪坐在地上,哭了不知道多久,而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只觉得寒风已经吹透了衣衫,他开始冷的直打哆嗦。

    他以为自己会转身离开,可却慢慢地朝着那个身影走了过去,“他早就走了,你够了没有?”

    关欣童抬起泪眼,身体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伤悲,一直的抖个不停,她伸出双臂用力的拽着风逸尘,“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一句话喊得悲天悯人,她心里有多委屈,谁也不知道,曾经为了一个自己觉得爱觉得能托付终生的男子,她做了一个最艰难的选择,她跟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上了,本以为会得到最大的谅解和保护,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战胜了男人存在心底的那份自尊心,她后悔,觉得当初真的不该和岳鹏和好,她就应该一直自己一个人,这样至少在他的心里会记得一辈子,会亏欠她一辈子。

    她的头靠过来的时候,风逸尘很惊讶自己竟然没有推开了,他早就觉得自己的感情已经随着多年前的那场意外消失了,可是心还是随着这个人痛着,“好了,哭也哭过了,男人想走的时候你是拦不住的,进去喝杯热水吧,你已经冻透了。”

    关欣童没有挣扎,被他拽着往里走,酒吧内的另一个单间里,风逸尘打开了明亮的灯光,让服务员给她弄了点热水。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一会我会让人送你回去。”她的家离得不远,虽然风逸尘没有去过,可那天从挂牌的钥匙上面就已经知道了,他觉得自己今天的同情心开始泛滥,没来由的想要照顾这样一个被甩了的女子。

    关欣童始终都没有说话,她捧着那杯热水,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冷着。

    风逸尘站了一会,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他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午夜的生意才刚刚开始,他没有理由为了一个绝望的女人而搅乱了原本的轨迹。

    凌晨三点多,酒吧的人才开始慢慢的减少了,风逸尘这才开始消停了下来,常年的黑白颠倒让他的肤色更显得白皙,眼眸中多了几道赤红的血丝。

    他将酒吧的事项交给了随行的助理,这才想起了单间内独自待着的关欣童,有些心急的走了过去,推开门只见她已经倒在了沙发上面,不知道是谁来过,在她身上已经盖上了毯子,酒吧内的室温很温暖,这让风逸尘有些放心,他后退着想离开,却听见了不太均匀的呼吸声,他疑惑的走过去,却看见了一张通红的脸。

    他的手慢慢的探向了她的额头,炙热的温度,她发烧了!

    风逸尘有些自嘲的看着双手,他是学医的,而且是曼哈顿医科大学的高材生,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病人竟然就是因为受凉发热的病人。

    他摇摇头然后拉下了她身上的毯子,让温度自行的散开,他这里没有退热的药物,可他却知道一种古老的中医疗法,他犹豫着取来了酒精,这种东西在酒吧中是最不缺的,在伸手要解开她衣扣的瞬间,忽然的想到了什么,然后有些邪恶的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没一会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林雅穿着睡衣裹着棉质的羽绒服跑了过来,看了一眼躺在了沙发上呼吸浓重的关欣童,立马就知道了龙总让她过来的因由。

    风逸尘将手里的酒精瓶递给她,“我已经给她搓了手心和脚心,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林雅抖抖嘴角,还是将酒瓶子接了过来。

    天亮的时候,关欣童醒了,她不知道自己发烧的事,只是一醒来就觉得自己混身上下都是酒精的味道,而且除了裤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慌乱被睡在一边的林雅看见了,她迷蒙的眸子告诉她,“别害怕你的衣服是我脱得,昨晚上你发烧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关欣童说了谢谢,然后捡起了自己的衣服穿在了身上,“我能走了吗?”

    林雅又抬抬头,看着外面的天已经亮了,“随便!”

    关欣童穿上鞋子小心的往门口走,看得出来林雅为了照顾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这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哎,你昨晚上可能做恶梦了,一直在喊。”林雅趴在那边看着她,声音中有丝疲惫,这不像是第一次看见她那种刚硬的模样。

    关欣童垂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挫败感,什么都没有守住,就连岳鹏也要离开了。

    “没什么了不起的,什么事都能过去。”林雅不太习惯去安慰人,声音中有些生硬感,不过这一句话让关欣童开朗了不少。

    “谢谢你,林秘书!”

    迎着晨曦关欣童推开了酒吧的大门,的纠结悲伤让她的面目有些憔悴,此时她还在自欺欺人,岳鹏只是一时的气闷,有些事情过了也就过了,她相信三年的感情不是假的,就算他真和王悦珊有什么,那也会成为了过去式。

    女人只要守住了自己的阵地,就什么都不会失去,而她不该是患得患失的女人,如果这么快就被生活压垮了,那不会有人同情。

    她化了淡妆遮掩了昨日的憔悴,上班的路上却接到了岳鹏的电话,没来得及收拾好的情绪,一下子被他残忍的话语所冲击,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那个人真的在计划着和她离婚。

    她想了昨日在公司的公告拦上看到的简章,她胡编着告诉岳鹏,“最近公司给了我一个新任务,我要出海门一段时间,恐怕最近都没空。”

    “好,那我等你回来。”岳鹏挂了电话,手扶着头痛欲裂的额头,昨天从酒吧离开之后,他并没有去王悦珊那里,而是直接的回了公司,坐在冷冰冰的办公室中,他沉闷的想了一个晚上。

    虽然他也觉得这样对关欣童很不公平,这一切的因由都是从那天的酒吧开始的,可是现在的结果绝对不是他预见的,他觉得自己就要疯了,如果再不分开说不定就要做出了什么,他不想伤害关欣童,总觉得这样才是对她最小的。

    挤过纷拥的人群,关欣童总算是到了报名处,站在这里的有他们部门的员工,一看见她过来很是惊讶的拉着她走开了,“我说欣童你怎么上这来了?”

    “我,我是来报名的。”关欣童还有些不太好意思,刚来公司没多久,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可部门的同事却没有对她不好的。

    “你傻啊,这谁都知道不是什么好差事,你看有老人来报名的吗,我现在告诉你,别听公司瞎忽悠,这不是你来的地方,赶快的回去。”那个同事推着她,让她赶快的离开这里。

    可是关欣童却没动,“我也算个新人了,凡事都不能让公司来照顾我,我想好了,这对我也是个锻炼,郝姐你就别拦着我了。”

    “你你这孩子,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你老公吧,要知道这次可是要住宿舍的,那地方穷乡僻壤的,你总不回来,别说做姐姐的没提醒过你。”

    关欣童咬着唇,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她就是避着岳鹏才想着要出去的,她想他们得冷静一段时间,谁的心里都太乱了,或许给彼此一些空间,这些事情就没那么的难了。

    郝姐见说不动关欣童只能叹着气离开了,她还得负责登记,这么多的人总归是来看热闹的多。

    晚上关欣童回到家,果真的没有看到岳鹏回来,她知道短时间内是看不见他了,她默默地收拾了行李,报名的事情下午就通过了,公司里一共有五个人过去,三男两女,还好有个做伴的。

    一晚上没有睡着,长这么大,她没有独自一个人离开过海门,就连出去旅游也是屈指可数的,这时候她想起了家,想起了爸爸妈妈,她拿起手指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她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是一家人坐在电视跟前的时候。

    电话一下子就接通了,是妈妈的声音,她的嗓子里有些堵得慌,眼泪就在眼角打转,可她还是忍住了。

    “妈,这些日子你还好吗?”

    “好,欣童你那边怎么样,岳鹏对你好不好?”是舆论总有过去的一天,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孩子最终还是自己的孩子。

    关欣童点点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我爸最近身体怎么样?”

    “没事了,每天都去楼下和那帮老头下棋,你过段时间回家看看吧,有时候你爸也念叨你。”

    “恩……”关欣童心里涌起了无数的感动,是她自己不够坚强,所以才把事情想得太过严重,原来在最初的最初亲人都没有怪过她,只是觉得这世道对自己的孩子太过不公平。

    在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委屈和感动让她抑制不住心里的伤悲,她多想有个人能陪陪她,听她说说这段时间的憋屈话,可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那些好的坏的也只有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