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45数苗

    更新时间:2018-08-17 18:40:47本章字数:3016字

    “一切听刘总的,我们哪边都行,这苗圃挺大,我们还人生地不熟的,我们就听安排吧。”高阳拿着清单看着刘茂,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男人一脸的精明样,如果他们太强上,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刘茂点点头,表示了赞同,并让他的人也过来作了介绍,“今天大家就别干活了,二饼你带着他们熟悉熟悉环境,一会婶子就过来做饭了。”

    那个叫二饼的五大三粗的,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在地里干活的,他身后还有几个精壮的男子,可比他们这几个大学生敦实多了。

    关欣童叹了口气,将这事也看得明白,看来这趟苗圃之行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才第一天所有高昂的气焰都已经被打压了下去。

    倔老头左右看了看,然后走上前将手里的钥匙交给了高阳,才背着手往前门的传达室溜达着,这龙翔和刘茂的矛盾多少年了,这些事也是见怪不怪了。

    夜色缭绕,海门的午夜酒吧龙天啸裹着一身的寒气从外面推门而入,温暖的气候尤入带了一丝的冰,吧台之后的风逸尘微微的抬了一下头,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酒。

    “你的身体真是好,那么远的地方飞回半夜了还能来这里喝酒。”一阵揶揄的笑声,让龙天啸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可风逸尘要是会看脸色的人那就不叫风逸尘了,“这次的女人又是几天,恐怕还不到三天吧!”

    仰头将那杯辛辣的味道喝了进去,却没赶出身体中的那点冷意,听见他这句话眉梢一拧,修长的手指捏着杯子用力的蹲在了桌上,双眸有些痛恨的望向了那张白皙的脸,“你最近真多事!”

    “是吗,或许我真该让她一个人在外面,哭死也好,冻死也好,不过现在想想那女人还真是可怜啊,明明的都被男人甩了,还是哭喊着要人家回来,这男人不回来,她到先跑了,躲到了穷乡僻壤,谁知道那日子好过不好过呢!”风逸尘毫不在意他的话语,而是收起了他蹲在桌上的杯子。

    龙天啸有些气愤的夺过来,然后又给自己满了一杯,“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义务替你去查这些,你要知道酒吧的事已经够心烦的了!”风逸尘转身走出了吧台,心里却有一股子烦躁,那天关欣童走了之后,他让林雅查了她最近的状态,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离开海门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岳鹏的。

    龙天啸瞪了一会眼睛,可是也拿风逸尘没办法,他放下酒杯,觉得自己来这里就是个错误,他站起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给林雅打电话。

    现在的时间就是午夜十二点多,林雅虽然还没进入到深度睡眠,可也被这个电话吓得不轻,“龙总,您回海门了?”

    “我想知道最近发生什么事了?”

    林雅脑子有些发蒙,“瑞恒的运转一切正常,董事长那里也很好,最近……”她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应该汇报的。

    龙天啸气愤的挂了电话,这种怒气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晨。

    “你们这是怎么办事的,股票竟然跌了一个百分点,难道龙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随你们瞎折腾!”龙天啸坐在老板椅上,一把将桌上的文件扬了下去,下面站着的财经部门领导连头都不敢抬,这个决策可是前天开会的时候,龙总亲自交代的,先跌后涨,拉升股指,不过这些话他可不敢说,总经理这次回来是带着火气的,很多的中层都已经中了招,他学了经验,只管站着不说话。

    此时林雅推门进来,龙天啸的怒气更盛,“你进来干什么?”

    林雅没说话,而是径直的走了过去,将手中的文件轻轻地递到了他的面前,龙天啸抓起来,就要一把扬了出去,而在最后一刻却抓在了手里。

    林雅知道总经理的火气应该是消了,她朝着那个中层挥手,让他走了出去,后者投了一记感激的眸光,不知道林秘书使用了什么妙法,竟然让总经理没再发怒了。

    她轻轻地跟着那个部长,然后将大门关上,才转过身接着汇报,“献县的项目一直由项目部跟进着,听说下月就要去实地考察,然后商量投资的事项。”

    龙天啸一直盯着那份文件,此时却突然说话了,“下月,这么好的项目为什么要下月去,下就给我安排。”

    “可是……”

    “行了,事情就这么定了,对了把物业部的经理给我喊上来,我有事要说。”

    林雅点点头。

    没几分钟物业部的经理就跑了上来,额头上还微微的挂了些汗珠,这一天好几个中层都挨训了,没过中午这事已经传得公司上下都知道了,谁知道现在又来喊他,不知道哪件事又得罪总经理了。

    “陈经理,我们公司的物业合同什么时候到期?”

    老陈站在对面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有一个月吧,总经理您有什么指示?”

    “跟浩德物业联系,从下月开始我们的物业就承包给他们,不过我指明让岳鹏来干,这个你明白吧!”

    陈经理点着头,“明白明白,总经理放心,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们您的意思。”

    “不,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浩德在海门干出来的。”

    老陈有些不太明白,不过还是得照着总经理的安排去做,出了办公室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嘀咕,又凑到了林秘书的面前,“你说总经理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应该有人会不好受了,你最近还是小心点吧!”林雅知道如果龙天啸想整人的时候,恐怕谁也拦不住。

    这苗圃里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中午的时候又来了几个人,还有好多的妇女,都说着当地的话,和这里同来的人都很熟悉,他们将剩余的宿舍全都占满了,其中一个年岁稍微大点的就是他们口中的朱婶,也就是这段时间来给他们做饭的,车上卸下来很多的米面和肉类,冰箱也拉了过来,这真有点集体生活的感觉。

    女人们摘菜做饭,男人们收拾工具,安排明天的事项,没多久院子里放上了大桌子,渐渐地飘起了饭菜的香气,关欣童真的有些饿了,两天了都是吃的没有营养的饼干,她觉得肚子早就空了。

    桌上摆了肉炒豆角、土豆丝,还有炖肉,可能是关欣童一直没享受过这么热闹的场景,这一顿饭吃的别提有多香了。

    到了下午,女人们开始投投洗洗,宿舍内的被子都拿出来晾晒,男人们聚在一起研究着苗圃的地形图,别看村里的人长得蛮横,可也很讲道理,尤其是那个二饼,听说话就一直是在苗圃干的,对这里十分的熟悉。

    晚上男人们喝了点酒,关欣童中午的时候吃多了,晚上倒是没吃多少,这里的环境清幽,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天黑的时候就想着睡觉了,她早早的回了宿舍,不像刘晓梅那样有精神。

    这时候有人敲门,她又从上爬起来,还以为是刘晓梅没带钥匙,可刚打开门就看见王强站在门口,“你有事?”

    “我这里有驱蚊药,你晚上用用。”说完他将东西塞进了关欣童的手里,然后转身走了。

    关欣童愣愣的看着王强的背影还没说话,而此时刘晓梅就回来了,“哎,王强怎么来了?”

    “没事,天都黑了,快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吗?”关欣童收了驱蚊药,又爬到了上,她觉得他们五个人应该相互照顾,可这并不包括一对一,她明天得找个机会将这个还给他。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那个二饼就将所有人都喊了起来,说是地里的活要趁早干,现在天还不算太热,晚上的时候会很冷,他们要很早就得收工,关欣童一直睡眠不好,这凌晨才睡了一小会,现在起来都还迷迷糊糊的。

    他们简单地吃了早点,就是稀饭馒头和咸菜,这饭食有些太过简单,关欣童没什么胃口,可想到了一会还要去干活,就勉强的吃了一个馒头。

    吃了饭就上了小卡车,车开起来的时候小风还嗖嗖的刮的人难受,他们来到了苗圃的最北边,这里都是些高大的林木,关欣童不认识,可看了二饼给的单子才知道这里都是大乔木,有杨树,五角枫还有黄金槐,好大的一片几乎看不到尽头,他们这一天要将这里全都数完了,还每人发了一个卡尺,说要测量一下树木的胸径,做好记录。

    二饼给所有人都示范了一把,然后又将工具给了他们,一人一段距离,干完了的才可以歇着。

    起初的时候大家还能看见彼此,随着林木的深入到了最后谁也看不见谁了,密密麻麻的林子里都是沙沙的响声,细听之下还觉得很渗人。

    关欣童一边在树上做记号,一边在本子上画X,她觉得二饼想得这个办法真好,不然以她的定力,一会就数乱了,还得从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