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午夜探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5本章字数:2983字

    就在那天晚上,我们听完了班长的鬼故事后便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寝室,这偏远的山区里,蚊子真都快成精了,每次回来身上都得惹上一打包。

    “妈的,这哪儿是唱歌讲故事啊,整个一义务献血。”我的室友韩博涛道。

    “煤子,你的花露水借我擦擦吧!”眼前这位嬉皮笑脸问我借花露水的精壮男子叫郭浩, 他虽然一身的肥肉,但是却特别招蚊子。

    那天晚上因为天气实在太热我们寝室除了上铺那个叫李奇的哥们儿以外其他人都睡不着,那哥们儿据说是广东那边的,抗热不抗冻,而且挺爱睡觉的,上床一会儿工夫就睡了过去。于是我们便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你们说今晚那猥琐班长说的事情靠谱不?”郭浩问道。

    “哪个事儿?”我和涛子一起问道。

    郭浩坐起了身,然后对我们说道:“就是那个,什么什么西天门日本人的那个。”

    听他这么一说,我俩才想起来,确实,这个故事挺渗人的,什么‘封人路开鬼门’的,而且还有风水格局,听上去就跟真的一样。

    韩博涛想了想,然后说道:“我看不怎么靠谱,你悄悄那损贼讲故事的死样子,俩眼珠子盯盯的看着那些女生儿,满脸的淫笑,分明就是想吓得她们晚上不敢上厕所,到最后阴兵踏境都整出来。你以为拍僵尸道长啊?”

    郭浩却说道:“不对,我看这事儿有点玄乎,那门你们也看见了吧,那门可是真的没开过,我们进来的时候都是绕到南门进来的,而且我以前也听过什么日本鬼子死后还变成鬼祸害人的故事。”

    就在这时韩博涛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忽然对我们问道:“现在几点?”

    郭浩看了看自己的劳力士,凌晨一点三十。

    韩博涛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对着我俩嘿嘿一笑,便说道:“有玩儿的了!”

    我俩当时还没反应过劲儿来,涛子就已经跳下了床,然后对我俩说:“反正都睡不着,而且还关灯了,你们看这样好不,咱们出去瞧瞧那什么西门晚上是不是真的开门?”

    亏他能想得出来这种馊主意,不过,似乎听上去挺刺激的,我和郭浩都动了心,不过我想了想后,便对着他说道:“恐怕不行吧,这可是营区,都熄灯了你还能跑出去?”

    “你这可就不知道了吧!”涛子十分猥琐笑了笑,对我说:“昨晚我不是拉肚子吗,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班有个孙子和你们系的蒲慧婷勾搭上了,都十二点多了,俩人厕所边儿的窗户爬了进来,被我撞了个正着,咱们这破楼,都是军训的,管的一点儿都不严,听说别的系搞对象的大晚上在外面草丛里面胡搞还被班长给抓着了呢,前天吧,你们是不是吃饭的时候也听到了,充其量也就挨顿训,怕个球啊。”

    见他说的好像有点儿道理,不过我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妥,于是便对他说:“这……合适么?”

    涛子对我翻了翻白眼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在屋子里都快闷出屁了,反正睡不着还不如出去溜达溜达,你不会是不敢吧?”

    “谁说我不敢了,去就去!”本来那时我还是青黄不接的年纪,正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于是我便对他说道:“谁不敢就是王八,对了咱们咱们赌点啥的吧,等会谁要是先怕了,就得给全寝室的哥们洗一个星期的袜子。”

    “好,还要算上他的。”郭浩大腿一拍,便指了指上铺的李奇。

    好家伙,真够狠的!那小子自从住进来开始好像就没见他换过袜子。我们望了望上铺正在熟睡的李奇,不禁都叹了一口气。

    “整!”郭浩听罢这话后,二话没说就起身开始穿衣服,很明显,住在李奇下铺的他对这个条件无法抵挡。

    于是除了上铺正在熟睡的李奇外,我们三人全票通过,在黑暗之中摸索着穿好了衣服后,便偷偷的摸出了门去。

    要说那时候可真敢闹,刚开始的时候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觉得很刺激很兴奋,可能真的是因为太年轻了吧, 以至于后来想要后悔都来不及了。

    夜半一点多,深夜的江北军区的宿舍楼走廊里亮着昏黄的感应灯,这栋旧楼很有香港八十年代鬼片的感觉,我们三人摸到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旁,涛子朝着一扇窗户指了指,我们会意,于是便走了过去,从这扇窗户向外看,外面是一片漆黑,我伸手一拧那窗子上的把手,窗子顿时发出了嘎吱吱的声音。

    窗户开了,一阵冷风迎面吹来,这不由得让我们的神经随之一紧。

    我们三个探头向外看去,而就在这时,卫生间的感应灯灭了,顿时里面一阵漆黑,我们相互看了看,这才感觉紧张了起来。

    我们三人跳出了窗户,因为是一楼,窗户外面是个花坛,等到脚踩着土地了,只觉得外面凉风习习,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我胆子这么小。

    被那凉风一吹,我们几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了,谁他吗大半夜的在一荒山老林中的营区流窜能不害怕?而且之前还有一个猥琐的家伙跟你说这里以前曾经死过好几百人,靠。

    那种感觉,就和你半夜在乱葬岗走也差不了多少。

    我当时也是好面子,不想在他俩面前承认自己胆子小,毕竟年轻嘛,都是打肿脸充胖子,我也看出来了,这俩家伙也有点儿害怕,我们互相望了一眼,表情都有些凝重,可能我们都想到一块儿去了吧,都在想‘靠,这俩孙子怎么还不认怂,吓死老子了’。

    没办法,于是我们一边小声儿的交谈着,一边磨磨蹭蹭的向前走去。

    这军区可不比大学,我们的宿舍里那西天门挺远的,幸好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没有岗哨,偌大的操场上只有冷风和杂草伴着我们前行。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心里很害怕,但是走着走着也就觉的习惯了,这时涛子对我们说道:“哎,你俩说,如果咱们等会儿真碰见鬼了的话,那该怎么办。”

    听见这个‘鬼’字之后,我和浩子都不约而同的哆嗦了一下,我对涛子说:“少说两句行不行,大晚上的…………”

    “怎么,你害怕了?”二人顿时大喜,慌忙追问我:“你要是害怕了我俩现在就陪你回去。”

    “大晚上的多有意思啊!”我心道不好,差点儿就着了他俩的道儿,于是慌忙转移话题,吗的,果然这俩损贼诡计多端,见大家都没有要闪的意思就玩儿起心理战了。

    就这样我们走了大概十多分钟,终于,我们隐约地望见了那个大门,岗哨里还亮着灯,那大门在漆黑的夜幕下确实显得有些诡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心理原因。

    而就在这时,忽然一旁的涛子紧皱眉头,弯下了腰双手捂着肚子浑身颤抖,同时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我和浩子本来就有些紧张,顿时就被这孙子冷不丁的一嗓子吓了一大跳,我慌忙问涛子:“怎,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们。”

    涛子抬起头,龇牙咧嘴的对我们说:“吗的,肚子疼,谁带纸了。”

    “忍着!”我和浩子异口同声的怒斥道。

    可是涛子似乎当真腹痛难忍,如果不让他出恭的话,到时候真弄一裤子就不好了,于是我掏出了一包纸巾递给了他,他接过纸巾后便匆匆的跑进了不远处的草丛里,悉悉索索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话语一起传来:“你俩过来点儿呗,陪我说会儿话。”

    就在这时郭浩眼珠一转,没有答话,似乎计上心来,他对我示意不要出声,然后趴在我的耳朵边上,他对我说:“煤子,刚才被这家伙吓够呛,这回咱俩也吓唬吓唬他吧,怎么样?”

    我嘿嘿一笑,然后便跟他研究了起来,那时候玩心太大,我俩决定前后包抄,出其不意,只要让涛子大叫一声就成功了,到时候人赃俱在也由不得他耍赖,嘿嘿,真是太完美了。

    浩子一阵坏笑,慢慢的朝着草丛深处走去,我绕到后方的一棵树后,虽然瞧得不太真切,但是也能依稀的看见郭浩,在黑暗之中模糊的影子,他一点点的接近涛子,准备吓唬他,我心里觉得有趣,便不由得抿着嘴笑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我却意外的发现就在郭浩的身后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人影看上去若隐若现,我定睛一看,顿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我看见那个人面色惨白,脸色居然还打着两团腮红格外扎眼,就像花圈店的纸人一样,此时正面无表情的跟在浩子的身后,双手正搭在浩子肩上,而浩子却丝毫没有一点感觉。

    我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顿时吓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