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谢必安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5本章字数:3068字

    凌晨2点半,就在那军区西门前的小路之上,我发誓那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诡异的一幕,我当时除了恐惧,心中同时心里面开始不住的咒骂自己为什么大半夜不睡觉跟着那两位大哥出来野,弄得现在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抽风害怕这个下场。

    我告诉自己我就是跑断腿也要赶快逃离这鬼地方,可就在我想起身往回走时,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在呢度做乜嘢啊?”

    我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是我顿时觉得后背一凉,感觉肩上顿时轻松了一阵。那感觉很诡异,就像如释重负一般。

    我回过头,顿时又惊又喜,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他!李奇!那个本该在寝室里梦周公的家伙!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更诡异的是他的手上居然还拿着什么东西,我定睛一看,那居然是一个纸人!

    “是你!”我顿时叫了出来。

    他见到我的反应,脸上顿时露出诧异的神情。他有些惊愕的对我说道:“你能看得见我?”

    听到他这句话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你一大活人,我怎么看不见啊?

    我惊魂未定,见到李奇自然是松了一口气,我连忙问道:“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干什么啊?我们快回去吧!这里不干净。你手上拿着纸人干什么啊!”

    他见我问他,却没有立马答复我,他只是用着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才用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道:“刚才你被小鬼遮眼了,现在没事了,你看我把他抓住了。”说罢便伸出手把那手里的纸人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听完他的话,定睛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他手里的哪里是什么纸人啊!那分明就是刚才掉在郭浩背上,之后又消失不见的家伙!

    敢情刚才我没有看错啊!按照他这么说这个酷似纸人的鬼东西岂不是一直都吊在我的身后!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满是后怕。

    我狐疑的对李奇问道:“奇哥,怎么也在这里啊,对了,这里这些鬼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那班长说的是真的。”

    “你别问了,你运气不太好,你自己就照着原路回去吧,别回头。”李奇说罢转身便想那西门的方向走去。

    听完他这话我差点没哭出来,他这是让我一个人回去啊!

    “不是,那个!奇哥,你不跟我一起走啊。”我见他要走,便下意识伸出手去想拉他,因为那些百多号日本鬼魂此时还在那里飘着呢!

    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居然发生了!我这一出手居然穿过了他的身体,直接就拉了个空,我顿时吓的头皮直发麻!

    脑子里迅速的闪出一个念头——他是鬼!

    我顿时吓的连忙后退好几米。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一转身瞪了我一眼 ,然后对我说道:“你别怕,我不是——”

    “鬼啊——”

    他话音未落,我就已经吓的大叫了出来。

    我当时彻底的惊呆了,难道刚才我一直在跟一个鬼说话,这家伙不是李奇,是鬼变的?脑子里就想起以前那些鬼故事里面的主人公,不是被的吸干了血,就是被变着法儿的活人三吃,我这后背就开始有些泛潮。

    可就在这时一件更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可能是因为我刚才的惊叫声,那小路旁的那些日本兵居然齐刷刷的朝着这边望了过来,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缓缓的向这边飘了过来!

    我顿时大惊,脑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念头:跑!

    可就在我转身准备逃跑时,我却惊讶的发现我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动也动不了了,就那么活生生的定在了原地。

    鬼拉脚!我的脑袋里顿时出现了这个名词,记得这应该是那些老鬼片里的桥段啊,而那些鬼魂却离我越来越近了。

    我的心顿时吓的掉落了谷底,完了完了!这次想不死都不行了,我当时知道自己在劫难逃,顿时万念俱灰,只得闭上了双眼迎接死亡的到来。

    可奇怪的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却发现我居然毛事没有,我刚想睁开了双眼的时候,耳旁却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何方鼠辈,胆敢乱闯聚阴之地,偷窥阴兵踏境,该当何罪?”

    我立即睁开了双眼,我的眼前出现的场景顿时令我胆颤心寒,只见那些本该朝着门外飘去的日本鬼此时已经齐刷刷的出现在了我的周围,将我团团围住,他们有的断手断脚,有的肚子的开了洞肠子都哗啦出来了。但是他们的表情都是十分的狰狞可怖。可奇怪的是他们都只是在原地打转,却并不敢靠近。

    “何方小辈,还不回身与你谢爷爷说话。”那诡异的声音再次想起,我顿时又是一哆嗦,连忙转身看去。

    只见那李奇还在原地,而他的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却多出了一个怪人,他看清那人的相貌时顿时又吓了个半死,一袭白衣,一脸煞白,尖嘴猴腮,眯缝着的小眼睛,一条长长的舌头从嘴里耷拉出来,正满凶煞的看着自己。那人手里拿着一条白布棍,头戴一顶高帽子,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四个大字:一见发财。

    我哪见过此等诡异的情景啊?大晚上的一个吊死鬼般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你的身边,放谁那里谁都够呛。我的心就跟落入了谷底一般,浑身就像掉入了冰窖一般不断的抽搐,双腿也吓的直发软,直接一屁股便坐到了地上,嘴里吓的说不出一句话。

    那老吊死鬼见我没有说话,便直接走上前来,满脸怒容的瞪着我,手里缓缓的举起那根哭丧棒。

    眼看那根哭丧棒离我越来越近,可就在此时从一旁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谢老爷,棒下留人先啊。”

    话音刚落,只见那根哭丧棒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而来的却是疑惑,因为刚才说话的人,正是李奇。不对啊,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就在此时,那李奇有些紧张的对那个吊死鬼说道:“谢老爷息怒,这小子也不是故意要影响阴兵办公的,你看他乌云盖顶就知道他是一个倒霉蛋了,他是我的同学,求无常老爷放他一马吧。”

    我这下彻底疑惑了,阴兵办公?这家伙真的是我们寝室的李奇!可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无常老爷?我抬头看了看那吊死鬼的造型,顿时心中大惊,顿时恍然大悟。

    妈呀!原来这位大哥真的是传说中的白无常,我顿时目瞪口呆,怪不得李奇刚才叫这家伙无常老爷。这家伙就是白无常——谢必安!

    我从小就迷《西游记》,我也知道白无常和黑无常人们并称无常二爷,是专门捉拿鬼魂的神。白无常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一见发财”四字;黑无常一脸凶相,长帽上有“天下太平”四字。按现在的说法,基本上它们属于文职人员。和牛头马面不同的是,牛头马面专钩恶人的灵魂,而黑白无常则专钩好人的灵魂。

    民间传说中,被黑白无常钩去的灵魂,一般下辈子都能继续当人,而被牛头马面钩去的灵魂则下辈子一定当畜生。我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撞到这么一位传说中的地府名鬼。

    要知道见到这家伙的人可是必死无疑啊!想到这里我顿时吓的跪了下来,然后一个劲的向那白无常叩头,嘴里不断的求饶道:“无常老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我也是不小心才看到的,求求你不要勾我的魂啊,我还不想死啊。”

    那白无常见我这副表情,便一脸怒容的看着我,嘴里阴阳怪气的说道:“放过你?哼!无知小辈,你可知道阴兵踏境,涉及生死,生人勿进,正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途,岂能随便窥视。而且因为你刚才大喊大叫已经闯下大祸,这些鬼魂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投胎时机这个罪过,你必须承担!你是阳人按照规矩窥看阴兵踏境已是死罪,又阻碍阴差办案,死后罪加一等,打入地狱。”

    我听他这么说差点没吓的昏过去,心里除了害怕,更多的是惊讶,我这没头没脑的怎么就闯下大祸了,怎么就给我死罪了?死后还要罪加一等。

    我顿时没了主心骨,不过我看李奇这小子的样子似乎跟着无常老爷还挺熟,而且刚才也是他叫住了无常,于是我只好像李奇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李奇看了我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说你没事大晚上跑这里来干什么?刚才我本想救你出去,却不想你居然能见到我!也是因为你的关系,导致我们今晚的计划也是功亏一篑,而且无常老爷带来的鬼魂也跑了个干净,你说无常老爷能不生气吗?”

    我当时听的糊里糊涂的,心想我上哪儿知道知道去啊?我又一抬头看见此时正满脸怒容的白无常顿时又是一哆嗦。

    我只得壮起胆子问道:“无常老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奇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就算要我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