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断腿女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6本章字数:3016字

    正在我准备出去查看之时,外面居然冷不丁响起一个诡异的声音:啪——啪——啪——。

    那声音隐隐约约,由远及近,我仔细一听,顿时后背刷的一下泛起一阵寒意,那声音就像是谁在用手拍地一样。

    此时王若冰已经下了床,她手里正拿着一件红色的东西,她对我说道:“曾道煤,我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中招了——”

    我连忙转身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她会意立即安静了下来,随即,她也听到了那声音,只见她一脸惊愕的看着我,然后一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半点响动,一手指了指门外,似乎在告诉我那声音就是她那晚听到的声音。

    “啪——啪——啪……”那声音越来越近,我和王若冰两个人都绷紧了每一根神经,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寝室门。

    “砰砰砰——”门外突然传来隐约的敲门声,我和王若冰同时打了一个冷颤。我此时心里也是毛毛的,之前王若冰所说的断脚女鬼敲门的画面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想到那断腿的女鬼此时和我也就一门之隔,我顿时不寒而栗。

    于此同时,我的脑中那个诡异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发现逃跑鬼魂正在接近,请立即抓捕!”

    那提示音的出现是我心中顿时一阵,恐惧感渐渐的消退。于是我壮起了胆子,心中顿时想起了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一句台词:“只要勇敢的面对可怕的东西,这世界的一切将不再可怕。”于是我便对自己说道:“不就是个鬼嘛,老子今晚本来就是来抓她的,我怕个毛啊!”

    于是我便迈着沉重的步子,颤颤巍巍的朝着门的方向移动了过去,那隐约的敲门声依旧没有间断。

    我缓缓的走到了门边,王若冰也跟在我的身后,她的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衣服,我感到她的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

    我伸手打开了门锁,然后使劲一拉。

    “嘎吱——”

    随着刺耳的开门声,门外的景象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发誓那是我见过的最血腥的一幕!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此时正在我的面前,只见她整个人倒立着站在门外,背部对着我们,小腿还在不断的折叠往前方踢着,最诡异的是她的小腿呈90度弯曲,上面血肉模糊,右腿上面还吊着一节白森森的东西。

    我定睛一看,顿时吓的倒吸一口凉气,尼玛!这分明就是她的骨头嘛!

    此时身后的王若冰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见她双腿一软顿时就坐在了地上,那女鬼见此时门已经开了,这才微微的抬起了头。

    在她那拖在地上的长发覆盖下,她缓缓的露出她的脸,我借着手机的光亮,这才勉强看清了她那张恐怖的脸,只见她一脸煞白,一双眼睛居然是血红色,正瞪着我们,嘴角还挂着一抹邪邪的笑容。

    借着光亮,我清楚的看见她的头上顶着一行字:“鬼魂类型,断腿鬼。害人指数,50——99。”

    我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我心中还正在思索着鬼的这害人指数为何会是这样时,只见那女鬼居然靠着双手,倒立着朝着我们移动了过来!

    我暗道不好,连忙向后退了一步,立即扶起已经吓的坐在地上的王若冰,随即一抬手便是一道引魂符朝着那女鬼打出。

    只见白光一闪,那道引魂符随即便结结实实的打到了那个女鬼的身上,只见那女鬼身体微微一颤抖,随即便继续向前。

    我心中顿时一沉,猛然想起这引魂符遇到害人指数80点的鬼魂有一定的几率失效。看来这家伙害人指数起码有80点。

    见她咄咄逼人,我暗道不好,随即心念一动,立马朝着她发出一记掌心雷,只见雷光闪动,那女鬼双手一弯,就像那发了疯的老毒物欧阳锋一样,腾空跃起,愣是飘逸的躲过了我这一击。

    只见她纵身跃起尽然跳到我的身后,双手撑地,嘴里还发出桀桀的怪笑。她抬起头看着王若冰,然后嘴里阴阳怪气的说道:“小姑娘,你有腿吗?”

    王若冰此时都整个人都呆住了,身上也不停的发抖。一脸惊愕的看着那个女鬼,眼神之中露出惊恐,嘴唇颤颤巍巍的抖动,就像要说着什么!

    我见到这一幕顿时心中一惊,顿时脑子里想到了一个关于这断腿鬼的故事。说的是在二十几年前的黑龙江,深夜,一列只有两节车厢的柴油机火车在飘着雪的刺骨寒冷的原野上奔驰着,车内只有司机和列车员两人。仅有的一个取暖用具—圆火炉烧得通红。

    突然一名女子叉着双腿出现在铁道上。司机立即刹车,可是已经迟了。列车把那名女子撞倒并拖出几十米才停住。她是自己跃到铁道上来自杀的。由于当时的通讯远没有现在发达,不可能马上通知附近的车站或立即叫警察来,所以他们决定一个人去车站,一个人留下来,通过抽签,列车员留了下来。司机走后,列车员一个人坐在车内偎着炉火刚打了个盹儿,窗外突然传来一阵“滋''''''滋''''''”声,好象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拖过的声音。列车员的脸色一下变白了。在这个下着雪的田野上,除了自己和尸体,应该不会有什么活动的东西了。而“滋滋”的那种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从刚才司机走时敞着的车门慢慢地往上,一步,一步地来到了与列车员所在车厢的门前停了下来。

    “那到底是什么呢?”列车员已经吓得缩成一团。

    不久,“吱呀”一声,那扇门被慢慢地打开了……

    一小时后,司机带着警察赶到时,到处都没看见列车员,而列车旁边的雪地上也只剩下那名女孩的下半身,大约搜索了三十分钟后,司机无意一抬头,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列车员爬到了铁道边的电线杆的上面,已经被冻死了,而那具女尸的上半身也紧紧地附在他的背部。

    记得这个故事的最后好像是说那个断腿的怨灵一直都没有消失,直到今天,那个女孩的怨灵仍在寻找着她丢失的双腿…而且,那个怨灵会在听说过这次事故的人住的地方出现……

    午夜时分,她便会找到听过故事的人,然后问他:“你有腿吗?”

    这时候如果回答错了,她就会把那人的双腿扯断撕开!

    我当时听到那女鬼朝着王若冰问出这句话,顿时吓的魂不附体,据说没人知道那正确的答案。

    我当时连忙冲到王若冰的面前,伸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随即心念一动,放出震鬼咒,顿时黄光闪动,我知道这震鬼咒属于群攻技能,目的是震退恶鬼,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攻击的范围很大,眼下形式危急,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心里同时祈祷老天爷啊,你可千万要开眼啊,别再遇到那百分之二十的抵御啊。还好就在那震鬼咒发出的一瞬间,只见那女鬼一声惨叫,顿时被震的飞出几米远,顺着寝室的窗户便飞了出去。

    我心中顿时大喜,这镇鬼咒居然解了燃眉之急。我连忙转身扶起了王若冰,只见她此时都看愣神了。

    “若冰,赶紧起来,那女鬼只是暂时被打跑了,危险还没有消除,我们现在得想办法找到她们迷失的魂魄。”我着急的对她说道。

    她听我这么一喊,这才回过神来,她连忙站了起来,收拾了心情,脸上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对我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寝室四周,心生疑惑,刚才那掌心雷这么大的动静居然都没有把这几个女生吵醒,看来这鬼的迷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对了,你刚才说你知道没有被鬼迷的原因,那是什么?”我疑惑的向王若冰问道。

    王若冰对我呵呵一笑,说道:“那是我的秘密,哎,我才不告诉你呢?”

    “什么秘密啊?怎么又不说了。”我见她欲言又止,便来了兴趣。

    只见这丫头有些紧张的捂了一下自己的上衣口袋,有些羞涩的说道:“哎呀,都说了是秘密了,就是一个辟邪的法宝,好了我们出去对付鬼吧!”

    我见她捂着兜,便有些好奇了,心想什么法宝这么神秘,于是我便继续追问道:“什么法宝,给我看看嘛!让我也好长长见识嘛!”

    王若冰此时脸上露出一阵红晕,居然羞涩的低下了头,她推迟道:“快走了,没什么好看的,还有正事要做呢?”

    只见她一边推着往外面走,一边给我打着马虎眼。我见她这模样便没有再问,于是转身便要想外面走去。谁知就在此时,王若冰的神色忽然便变了,只见她瞪大了眼睛死死这盯着我的身后,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刚刚察觉到她脸上的表情的变化,只见她对我喊道:“曾道煤,小心后面!”

    我还没来的及转身便被这丫头一下抱住,随即我感到身子一偏,便重重的摔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