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勤工俭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6本章字数:3016字

    “你小子真没看错啊!真是我们的系主任吗?”

    “当然没有看错,千真万确。我们当时面对面走过,只是他装着没看见我而已。”

    “想不到,这老小子隐藏的挺深啊,学生妹都泡到了。老曾你说我怎么就没那本事啊?”

    “人家有钱啊!”

    “有钱还去小旅馆?”李奇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对我说道。

    我对他猥琐一笑说道:“奇哥,你傻啊,这老小子敢去大酒店吗?不怕和学校领导撞上,这小地方隐蔽嘛!而且那老小子应该很小心,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离开。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居然被我撞了个正着。”

    李奇突然大惊道:“那他会不会报复你啊?这家伙平时在学校就挺横的,听说那老小子本来是个普通的任课老师,后来倒插门做了我们学校校董的上门女婿,所以他现在在我们学校做了系主任。”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十分纳闷,心想他一个外地人怎么知道这么多的,狐疑的看了李奇一眼问道:“你小子听谁说的?靠不靠谱啊。”

    李奇对我嘿嘿一笑说道:“涛子啊!你忘了他上次翻墙出去通宵,谁知道他点背,骆关那晚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查寝,涛子直接被他抓了个现行。第二天骆关当着全班的面将涛子,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还是扣了学分呢。”

    他这么说,我到有些印象,记得那天晚上涛子气急败坏,骂了骆关一整晚不带重样的。

    看来我们这位系主任还真是阳奉阴违啊,这边使劲给我们装犊子严厉教育我们,让我要做一个伟大的人,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另一边则跑到这学校旁的小旅馆来和学生妹进行股间运动。

    哎,算了,这可能就是老湿和叫兽的通病吧!仔细一想这也不关我事,自己的祖坟都哭不过来,还去哭别人的乱葬岗干嘛?就当没看见,现在对于我来说早点抓完恶鬼,完成任务才是王道。

    想到恶鬼我便想起了昨晚的经历,现在任务中十大boss级别的恶鬼只出现了双生恶灵和梦魇。那个双生恶灵且先不说,就那个梦魇来看,肯定就不是个善茬,要知道昨晚他连面都没露就差点把我弄个半死,就连李奇也被他玩的团团转。我们目前的实力可是很难更这些boss级恶鬼抗衡啊。

    我对李奇说道:“奇哥啊,那些恶鬼那么牛逼,我们现在才遇到两个就没辙了,还有八个我们应该怎么对付啊?”

    李奇一愣,对我说道:“八个,我看不止,这趟差事的确很难办啊!不过你有那两样宝贝在手,比我强的多啊!”

    我听他这么说顿时无语了,这小子也太没心没肺了吧,我还比你强的多。

    我没好气的对他说道:“奇哥你太谦虚了吧,你好歹会些道术,我哪比你强啊,那两件叫宝贝吗?那个破碗除了能装鬼还能干啥,还有这个镯子就只有三个技能,还有使用限制,白天不能用,灵力值还只有20点,还不如一条内裤好用呢?”

    李奇听我这么说便白了我一眼,对我说道:“你小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那两样东西都是佛门的宝贝,只是你现在能力不足,经验还没攒够,所以还不能发挥法宝的威力。这样吧!这段时间我和你一起出动,带你先杀杀怪,练练级。”

    我去,你当玩游戏啊!不过这样也好,这小子一天到晚都在寝室里,难得他肯出来和我一起杀怪,我抓鬼的把握就要高许多。

    在之后的一个星期内,我便和李奇一起行动,可是说来也怪,自从晚上和他一起出去,我们就很难碰到恶鬼。阴玉环也只能搜索到一些当干的个体户,都是些害人指数很低的小鬼,好几天下来只有几个小鬼进账。

    转眼已经是国庆节了,学校放了七天假,我们正愁不知这几天如何过时。李奇告诉我求叔那里有活了。于是我们屁颠屁颠的就赶了过去,我们直接去了他的纸扎铺。因为放假,他的游戏厅生意还是不错,大眼望去,尽是一些十岁不到的小学生。

    “嘿,小伙儿,来来来上大爷这儿来!”求叔真正坐在游戏厅门口,当时是正午,他对着一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手里拿着一包巧克力豆的初中生招了招手。

    那个小男孩憨憨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恐惧,但是由于无奈,还是慢吞吞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只见求叔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巧克力,丢了一块在嘴里,然后对着那小孩儿笑道:“这两天是不是躲着我呢?上次打游戏的欠下的钱什么时候给我啊?”

    “求叔,你又在欺负小学生拉?”李奇进门便对求叔笑道。

    求叔见我们来便对我们招了招手,然后说道:“这回可是大买卖啊!别说师叔没有关照你们。”

    由于之前李奇就告诉我,这求叔的人脉非常广,又经常去天桥下算命,因此经常能揽到一些白活,但是他的本事主要都在卦术和算命上,一旦有鬼魂作祟的生意他都借故推掉。

    可自从我们上次找过他之后他便开始揽这些活了,李奇告诉我,我们只要一起帮那些苦主解决了问题,还可以得到劳务费。这也算是勤工俭学吗嘛!

    尽管之前我还不太相信求叔会那么牛逼,但是没想到生意居然就这么上门了。于是求叔带着我们一起出门了,因为这次可能是大买卖,所以老家伙用心的打扮了一番,你还别说,这老家伙一身正装的模样还真挺唬人的,在路上,老家伙对我说:“小曾啊!你第一次干这个,呆会你就跟着我们就行了,尽量少说话,到时负责动手就行了。”

    我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叔,您就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笑行了吧!”

    他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没错,说的多错的就多,这件事其实挺邪乎的,多半是恶鬼作祟。到时我把那雇主唬住之后,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光景,我俩就来到了和那户主约定好的地方,这是一家咖啡馆,我们到的时候,那位雇主在等我们了。

    这雇主是个女的,四十多岁,穿的很体面,一看就是有钱人,不过气色不太好,看上去病怏怏的,求叔带着我同她寒暄了几句后就和我一起坐在了她的对面。

    通过他们的谈话我听出来了,这雇主姓张,家里挺有钱,好像是做大生意的,一个月前换了一套房子,但是自打搬进去之后,他俩的身体就越来越差,而且怪事儿不断,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像客厅里面总有人似的,本来她俩也没往心里去,但是知道一个星期之前,那房子里面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让两口子觉得必须要找个明白人看看。

    听到了这里,求叔不动声色的对着那女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说一说?”

    那个姓张的女人叹了口气,她好像十分恐惧的说:“本来我和我老公也没觉得什么,但是那天我忽然发现我家里的天花板上……好像,好像长了什么‘东西’。”

    长了什么东西?天花板上能长什么东西?我有点想不明白,而这时求叔便开口跟那雇主要了生辰八字然后掐了几下手指后,便淡淡的对着那位雇主开口说道:“嗯,根据我的推测,你天生火气很足,但是此火非旺火,年幼之时孤苦,二十岁至三十五岁之间方才转运,火缠木旺,你的丈夫应当是木命,火燃木,灰化土,火生土,你家里应该是做与土木有关的生意,不知道我说的对是不对?”

    那个姓张的女人顿时愣了一下,她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于是便有些激动的说道:“何师傅果然厉害,没错,我丈夫就是搞房地产的!师傅,你看看我家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靠!看来李奇说的不错,求叔还真有些本事。

    求叔见自己一语命中,便微微一笑,然后对着那张姓妇女说道:“别慌,让我再算上一算,嗯,你虽然命中注定后半生富贵,但是却也有一小劫,你今年36岁,恰好是本命年,正犯值年太岁,冒昧的问一句,今年你和你的丈夫感情是否有些不顺呢?”

    “是啊,您可真神了!”那姓张的女人说道:“听您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也不怕您笑话,我和我家那位,今天确实很爱吵架,但是……这和那些,那些脏东西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求叔十分高深的笑了笑,便说道:“咱们平时老是讲,夫妻和睦家和万事兴,要知道,‘夫’者,拆开来看乃是二人也,二人分别代表阴阳,正所谓一阴一阳为之道。夫妻和睦,阴阳协调自然是诛邪不侵,百无禁忌。但是由于您命中今年犯煞,所以夫妻不和,阴阳失调,所以才让邪物入寝,这可能就是你命中当有之劫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