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断头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7本章字数:3009字

    那句话说出来,别说在场的那些恶鬼,连我自己都彻底愣住了。我顿时悲从中来,心中不禁感叹老子可真是交友不慎啊,李奇啊,李奇你小子可真是太孙子了,你这是哪是让我来拉仇恨啊!这分明就是推我下火坑啊!

    只见那慑青鬼满面怒容的瞪着我,那眼神无比的怨毒,假如那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此时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他对我恶狠狠的说道:“你这小鬼,敢来我的婚礼上抢亲,简直是自寻死路,今天是我大喜之日,我就不亲自动手杀你,吊死鬼何在?”

    他话音刚落, 只见群鬼之中闪出一个身影,我定睛一看,一个身体僵直、口中吐出尺余长红舌头的恶鬼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鬼魂类型:吊死鬼。

    害人指数:99。

    我头皮一麻,脑袋里轰的一下,毫无疑问,这个突然出现的恶鬼,正是吊死鬼中怨气最重的,也一定就是这慑青鬼手下最得力的大将。

    此时我的心中开始发毛了,面对这怨气冲天的吊死鬼,我该如何应付呢?正在我踌躇之际,眼前忽然飞过来一条鲜红鲜红的大舌头,翻卷着就奔我脑袋缠了过来。

    我暗道不好,顿时心念一动打出两道引魂符,只见那两道引魂符不偏不倚,正打在吊死鬼的红舌头上,只听滋滋两声,那两枚符竟然化作两缕青烟,消失在空中,再看吊死鬼却一点影响都没有。

    我心中一慌,暗中一抖落手,心想这地府给的玩意越来越不靠谱啊。眼看舌头到了近前,我连忙抡起桃木剑,豪气顿生,用足力气,一剑斜削而上。

    这一剑堂而皇之,凛凛生威,我似乎都听到了剑锋上带出的风雷之声,心中不由暗喜,李奇啊李奇,还好你这玩意管用,不然老子可就得被你玩死了。

    那吊死鬼似乎也认货,大舌头一翻就避开了我这雷厉风行的一剑,神出鬼没的袭至我的面前,好在距离好像有点不够,那鲜红的舌头只是在我脸上舔了一口,就缩了回去。

    我顿时就觉得脸上又疼又痒,那舌头上好像有许多倒刺一样,就跟小时候让猫舔了的感觉一样,顿时一阵恶心,用手一抹满脸的口水,大骂道:“你大爷的,舔你妈逼,敢不敢把舌头捋直了再跟老子打!”

    那吊死鬼却不理我,身形飘起,往前窜了老远,那条耷拉在外的舌头又挺的笔直,一招毒龙钻奔袭而至。

    我这回学聪明了,急急忙忙把腿一弯,直接蹲在了地上。那根鲜红的舌头顿时从我头上飞过,我不敢托大,将双手把剑往起一举,就跟捧着根避雷针似的,心想看你这回往哪躲!

    果然,这一次那条舌头再也来不及躲避,一碰到桃木剑立即倒卷,我只觉一股大力传来,竟然眼睁睁的看着桃木剑被那吊死鬼的舌头给卷住了。

    我暗道不好,双手死死的抓住那桃木剑不敢松手,谁知那家伙的舌头力气却大的惊人。只见他舌头往回一缩,我顿时整个人都被他的怪力往前一带。随即我便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往前扑到。

    那吊死鬼此时也不好过,他那根舌头此时正卷在我的剑刃之上,也是鲜血淋漓,那鲜红的舌头流出的却是绿色的血液。他顿时疼的哇哇怪叫,但是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虽然我整个人此时都栽倒在地,但是我的双手仍死死的抓着那桃木剑,不肯松手,我们两个此时就像拔河一样僵持了起来,要知道这东西现在对于我来说无疑就是一根救命稻草,我哪里肯放?

    此时一旁传来一个小鬼的声音:“吊死鬼大王,我来帮你!”

    我听到这里,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妈的!要是现在我现在根本不能松手,要是这些家伙群殴我的话,我除了震鬼咒根本就能发动其他技能。

    那样哥们我可就离扑街不远了!但就在此时那慑青鬼却冷哼一声道:“哼——,谁都不准插手,我倒要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听到这句话,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掉下,没想到这慑青鬼居然不知道趁我病要我命的道理。我心中暗喜,手上更是死死的抓住那桃木剑,恶狠狠的想到:老子现在只是流点汗,你小子流的可是血,看谁先耗不住。

    可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那桃木剑一声脆响,我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因为我手上那桃木剑居然毫无征兆的从中间破裂开来了。

    我彻底愣住了,不带这么玩的啊!因为那桃木剑并不是被那吊死鬼绞断的,而是从中间自己破开的。

    我发誓老子当时都有骂街的冲动了,因为我发现那桃木剑破开,里面居然还是空心的!

    “李奇我操你大爷!这他妈什么急吧玩意儿?”

    我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我话音刚落,只觉我手上的力道忽然就变小了,难道是那吊死鬼终于支持不住了,又见我的桃木剑破开所以放松了他的舌头?

    由于惯性,我手里抓着那把桃木剑直接便向后面倒去,还好我此时不是站立的,于是我借着向后的冲力,一个后滚翻向后滚出数米远。

    我匆忙向手中一看,只见那破成两半的空心桃木剑里居然还藏着一把铜钱剑!我顿时大喜,想不到这玩意居然还内有乾坤啊!

    就在此时那吊死鬼见我的桃木剑裂开,顿时大喜,只见它大张着嘴,吐着舌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怪笑。

    可那条鲜红的大舌头却不含糊,他那根舌头此时就跟吃了春药似的,刚毅无比,奔着我的脖子直接刺了过来!

    我这下总算知道什么是唇枪舌剑了。我暗道不好,这要被你给刺中了,老子还不得当场毙命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我一个闪身便避开致命一击,我只觉得脖子边一阵寒意。可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只觉脖子顿时一紧。

    不好,由于我刚刚才躲开那一刺,没想到他这舌头居然还他妈能刚能柔,原来那一刺是虚招,为的就是让我放松警惕,这一卷才是实实在在的攻击。

    一看来这家伙生前就是被人给勒死的,现在便想以同一种法对付我。我只觉脖子之上一股怪力传来,随即我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我顿时感到一股窒息的感觉,那种感觉十分不好受,我感到我头都要彻底炸开,眼睛都快被勒的突了出来。

    我连忙抓住手里的铜钱剑不管三七二十几,直接就像那吊死鬼的舌头上劈去。同时心里暗道:“老天爷,你可得保佑这玩意儿一定要管用啊!”

    只见我一剑劈到那条恶心的舌头之上。一时间我便觉得脖子上的怪力便消失了,随即便是那吊死鬼的惨叫声传来。

    我此时挣脱了束缚,状态正好,立即朝着那吊死鬼打出两记掌心雷。只听轰轰两声巨响,整个空间里顿时一片白光闪烁,什么都看不清了。

    只听见那吊死鬼的惨叫传来,我随即拿出小黑碗,对着那正要缩回去的大舌头便是一扣,只见乌光一闪,那吊死鬼便被我吸到了小黑碗里。

    此时眼前的白光渐渐退却,众鬼顿时大惊,一个个瞠目结舌,只见那原地哪里还有吊死鬼的踪影!

    那慑青鬼见到这一幕,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于是他恶狠狠的对我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一连伤我鬼族?”

    我此时刚赢下一战,不由心中大喜,顿时信心大增,看来这个慑青鬼果然鬼如其名,是个彻头彻尾的愣头青,要是刚才他们一拥而上,我肯定扑街。

    于是我嘿嘿一笑,十分嚣张的对他说道:“小爷的道号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为何还要在此饶舌,难道是看到小爷的手段怕了,你手下还有什么鬼将都派出来,与我单打独斗如何。”

    那慑青鬼见我这么一说顿时大怒,只见他大喝一声道:“小娃娃,修的在此猖狂,断头鬼,你去教训教训他!”

    我心中顿时大喜,看来这家伙正是个愣头青啊!

    于此同时只见刚才那断头鬼放下手中的链子走了出来。只见又高又壮,傻大黑粗,只是脖子上空空如也,那颗黑乎乎的人头在手里举着,左右手不停的抛着玩,浑身缠满了黑色铁链子。

    鬼魂类型:断头鬼。

    害人指数:99。

    得,又是一个准boss!由于刚才和那吊死鬼的战斗,我这次也学聪明了,常言道天下武功为快不破,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于是我将手一抬,随即便是一道掌心雷打出,顿时只见雷光一闪,那道掌心雷便直直的劈在了那个断头鬼的身上。

    打中了!我顿时心中大喜,看来这是个傻大个啊!可是我的喜悦没有超过两秒钟便随即消失了。

    只见白光消失,那断头鬼被雷光劈中后只是僵直了片刻就恢复了。手里拿着的脑袋,上面两个血红的眼珠子一大一小的瞪着我,狞笑着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