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登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7本章字数:3012字

    “来,笑一个,田七。”

    山脚下一群人正在合影,王若冰此时正抓着我比着剪刀手。

    “曾同学你到是笑灿烂点啊!重来重来!”一旁摄像的林姗姗向我埋怨道。“对了,婷婷干什么去了,怎么找了你来凑数啊?”

    王若冰接话道:“婷婷说她不舒服来不了了。”我听了这话直翻白眼,心想刘婷婷这娘们此时正跟李奇两个双宿双飞呢!

    我们登山的一行人中,情侣居多,本来嘛!这天蓝水蓝的,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奇怪的是我发现我们同行居然还有那个骆关的小蜜,但是骆关却没有来,那小妞看上去心情不太好,难道这老小子还是在顾忌我,于是才故意和那小妞分开行动。

    至于吗!哥们儿我又不是爱说是非的人,就连他们开房的事情我都没给传出去。说话间我们一行人便向山上走去。

    我望了望那山,看那山顶好像不怎么高,但是你真要爬起来可就费劲了,相信我这个从小在山沟子里出溜的人,没错的,据我观察,那些小丫头片子们也就在山脚下的时候能够得瑟一会儿,等会估计爬不到一半儿就全歇菜。

    山路就是这样,全是泥土,下过雨后,略显泥泞,刚进了山,两旁还能看见些许花草,但是树林之中却只有一些脏兮兮的植被,茂盛,但是却给人一种挺压抑的感觉,越往上走,这种感觉就会越发的强烈,身旁的空气也渐渐的变质,青草树叶的气味变浓,其中还掺杂了一些异味,我知道那可能是某种鸟兽粪便或者死去后腐烂的味道,在深山之中,这本是常见,但是我心中便却有些不安。

    那种感觉很怪,具体是什么感觉我也说不上来,总之就是很压抑,总觉得好像有事要发生。

    山里就是这样,越来深处,由于人接触越少,所以自然的气味才会越浓,半个小时之后,许多悦耳的鸟啼传来,让人的心稍微的安定,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刚开始的时候,那些丫头片子们还挺开心,有说有笑,见到任何城市中没有的植物或者小鸟松鼠儿什么的都会大声的叫嚷,但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山势慢慢变陡之后,她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半个小时多一点儿,孙小琴便双手撑着腰,然后开始抱怨道:“累死了,咱们歇歇吧,哎,你说是不是马上就到山顶了?”

    按照现在这尿性,估计连半山腰都没到,我望了望身旁树木的长势后,心中想到,不过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大家看上去都很累了,要不是哥们平时抓鬼时满城市跑,说不定早就跟他们一样了。

    周围的一部分情侣也都纷纷停下来休息,一路的一个身材健硕的哥们走到了远处看了看,然后对她说:“没有,照这样下去,咱们不停的话,估计还得走上个一两个小时才能到吧。”

    “那还不累死了!”一行的好几个女生都抱怨了起来,也是因为年轻吧,大家大多都没啥烦恼,于是在这深山老林之间,趁着休息的空挡大家便聊起了天。

    我见那个骆关的小蜜一路上闷闷不乐的,于是便悄悄地问王若冰那女的怎么回事?

    王若冰见我打听那个女生的事情,便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干嘛?是不是看人漂亮有想法啊?人家可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就是和你一屋的那个人,你不知道吗?”

    “不是,我就随便问问?你这么冲干嘛?”我莫名其妙的说道。

    王若冰好像有些不高兴,于是便走到一边就不理我了。我又向一旁的林姗姗询问。这小妞比较八卦应该能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事。

    林姗姗果然比较八卦,她告诉我,那个女的叫许惠,是她们一个系的学姐。跟她们也是一层楼,她还知道那个许惠找的那个男人是学校的代课老师,也就是骆关。而且这次来的时候那个骆关其实是很不情愿来的,似乎是许惠逼着他来的,所以他们两个都没有一起行动。

    卧槽!我之前还以为骆关是顾忌我在场才故意和那个女生保持距离呢?想不到搞了半天是他们破裂了啊!这也太快了吧。

    我不禁觉得很奇怪,于是便问林姗姗:“对了,你怎么知道是那个许惠逼他的啊!”

    林姗姗偷偷一笑,对我说道:“我来的时候就坐在许惠的旁边,我装睡偷看到了她和那个男的发的短信。对了你打听她干什么?是不是想趁虚而入啊?你可不能这么干啊!”

    我顿时无语,看来这林姗姗真的是很八卦啊。我连忙对她说道:“不是,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打扰一下,请问可不可以帮我拍张照吗?”后面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我连忙回头看去,顿时吓了我一跳啊。

    那人正是许惠,该死!刚才我们还在谈论她呢?她不会听到了吧?我顿时十分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姗姗显然也意识到了,她对着那个许惠笑了笑,然后说道:“可以,相机我借给他了,你让他帮你拍吧!”说罢便将手里的数码相机塞给了我,然后对我吐了吐舌头就跑到了一旁。

    好一个顺水推舟!等到我反应过来时,那林姗姗已经跑到一旁和那边的肌肉男有说有笑了,我则愣在了原地,对那个许惠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木讷的点了点头。

    她礼貌的跟我说了句谢谢。然后便走到了树林的旁边,她告诉我就在那里照。只有跟了过去,然后退后了几步,取景框里许惠的小脸略显憔悴,但是她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要说这姑娘长的还挺有几分姿色,也很会打扮,一头大波浪,化了淡妆,皮肤十分的白皙。我按了下快门儿,她的笑容定格在了照片儿里。

    我告诉她这相机是林姗姗的,要相片的话就找她。就在这时,那边的王若冰忽然一回头,然后对我说道:“我先走了。”说完后,没等我回话,便一个人继续往山上走去。

    我心想这丫头什么毛病啊!这时大伙都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起身,装好了垃圾之后,继续上山,又过了大概四十分钟,我们终于到达了半山腰,随着脚下的山路越来越陡,我能感觉到,山顶真的不远了,确实,现在脚底下的山路差不多都得有四五十度脚了,弯着腰往上走,都的地方还得手脚并用,回头的时候发现来时的路也很陡很陡了。

    孙小琴是最先受不了的一个,她本来体型就偏胖,于是便嚷着要回去了,同行的几个女生也不想走了,嚷着想回去,其实这也正合我意,我也累坏了。

    可是,人多就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一件不统一,林姗姗是一群人中个子最小巧的一个,却偏偏跟我们这群人中最健硕的肌肉男对上了眼。郎情妾意,实在是想继续在这大自然中沟通下感情,再到那山之巅峰处来声情侣喊,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那该多浪漫?所以,两人主张继续走。

    王若冰和那个许惠也想上山顶看看,于是问题来了。究竟该听谁的?在一番沟通之后,决定了,以孙小琴为首的走不动的一拨困难户便留下,而林姗姗和那个肌肉男,王若冰,许惠继续往上。

    我见王若冰好像在闹脾气,因为自从刚才休息到现在她便一直没搭理过我,于是我便只好也跟了上去。

    谁知道这人一分散,居然就出事了!

    因为人分成了两拨,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都走在一起,但是越往上爬,就慢慢的分散了,那位肌肉男和林姗姗似乎盘算好了,要来个二人世界,所以他俩走的很慢。王若冰则一个人冲在最前面。也不知道这小妞哪来这么好的脚力,我实在是跟不上她的节奏,于是便只好跟许惠走在了一起。

    这下我就彻底尴尬了,先不说我和林姗姗刚才的谈话她有没有听到,就是上次在宾馆这女的就见过我,我现在心里是忐忑万分啊。

    就在这时那个许惠忽然对我说道:“那个你叫曾道煤是吗?我和骆关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当时就被她这么一句给整蒙了,看来这娘们真的知道我在背后议论她了,完了,完了,我该怎么办啊?

    于是我连忙紧张她说道:“那个,我只是好奇而已,不是我只是碰巧而已,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会到处乱说的!”要说我当时也是太紧张了,那几句话分明是前后矛盾吗。

    她见我这样,便笑了笑说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其实我并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我是真心的喜欢他的,只是他很介意别人的看法而已。他是你的老师,希望你别把这件事告诉你们学校的同学,好吗?”

    我见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于是便只好对她道:“对不起,你放心吧!我不会到处去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