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鬼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7本章字数:3013字

    正所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依消得人憔悴。我望着面前这位略显憔悴的学姐,心中不由感慨,看来这位学姐也是性情中人,至少她是真心对那骆关的,不然也不会为了那骆关的声誉而跑来给我说这些话。

    于是我便只好答应了她的请求,本来哥们就不是什么爱八卦的人。

    那许惠见我这么说便对我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其实我上来就是为了给你说这些话,对了,前面的那位妹妹是你的女朋友吗?看她的样子好像有些误会,你快上去追她吧!”

    听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王若冰刚才一路都没给我好脸看,敢情是因为她啊,我真是白痴啊!连许惠的都看出来了,我却还不知道。王若冰的身影从我脑子里面冒了出来。

    我看了看许惠对她说道:“那个你一个人下去没事吧!林姗姗她们怎么还在下面磨蹭啊?”

    就在这时,陡坡下面传来了林姗姗和那个肌肉男的声音:“曾道煤,你们在上面没?”

    见他们叫我,于是我便回答:“在呢,你们怎么这么磨蹭呢?”

    这时林姗姗的声音传来:“还说呢,刚才我把脚崴了,咱们下山吧,累死了。”

    我回头看了看许惠,只见她微笑着对我说:“我也太累了,看来真爬不动了,你要是有力气,就去找那位小妹妹吧!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机会陪女孩子走到山顶的……快去吧!”

    说完后,她笑着转身,慢慢的下了陡坡,朝着林姗姗和肌肉男声音的方向去了,我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当时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虽然说不出来,但却好像松了口气,嗯,现在还是找王若冰要紧。

    于是,我转身收好了相机之后,继续上山,缓坡没有长,山路又开始变的陡峭起来,幸好这难不倒我,我弯着腰,手脚并用,向上爬去,一边爬,一边叫嚷着:“王若冰,王若冰你能听见么?听见了回一声儿!”

    看来王若冰这丫头的脚力当真不错,她一直没回话,我只能继续向上爬,如此又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后,眼前豁然开朗,离我不远处,出现了悬崖,我终于快要到山顶了,但是体力不支,顿时气喘,于是只好找块儿石头坐在了那里,一边休息,一边想着这小妞儿到底跑哪儿去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水喝,手碰触到了相机,于是我随手取出,打开了以后,看起了照片儿,上面都是我们这一路上来拍的合影。还有我和王若冰的合照,这丫头挺上照的,她双手正搭在我的肩上比着剪刀手,笑的十分开心。

    我继续往下翻着,再翻,很快就翻到了最后一张,就是刚才我替许惠拍的那张,只见许惠怯生生的站着,背景是茂密的树林,她的笑容有些憔悴,她的肩膀后面升起了白烟。

    等等,白烟?不对啊!

    我顿时愣了一下,然后用大拇指搓了搓那相机的屏幕,发现那并不是污垢,照片上许惠的左肩后面,竟然有一团好像白烟似的东西!

    这是什么,曝光过度了么?由于相机屏幕很小,所以有些看不清楚,我愣了一下,然后按键将那块地方局部放大,在放大了那块儿东西之后,我心中猛地一惊,浑身汗毛直立,一哆嗦,手中的相机差一点掉在了地上。

    只见那照片上,她身后的那团好像‘白烟’似的东西,怎么看怎么像一张面无表情的女人脸。

    我的脑子里顿时就嗡的一声,顿时感觉四周凉风飕飕,整个人都跟掉入了冰窖一般,这,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啊!

    我蹬着眼睛瞧着那照片儿,那玩意儿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张人脸的虚影,面无表情,诡异异常。

    我仔细的看了大概三四秒,心中顿时涌现出了一阵莫名的恐惧,同时脑子里面冒出了一个词儿‘灵异照片’。

    没错,灵异照片,灵异照片是指照片上的某种奇怪现象,记得以前在网上见到过,那好像是香港的一个灵异节目,摄像组去著名的高街鬼屋拍摄的,那视频中就出现过类似的人影在女主播的身后,跟现在的情况很像。

    据说灵异照片是世界上有鬼魂存在的一种证明,在某种特定场合下照相,如果鬼魂经过的话,那它的一部分就会留在照片之上,灵异照片上显现的‘鬼魂’多数只是一个虚影,或者白光,但是好像也有狠的,能够映出很清晰的图案,貌似全世界范围内都出现过很多例子。

    我望着手中的相机,心里面顿时惊恐了起来,他大爷的,我说刚才进了这山上之后心里面怎么七上八下的呢?看来这座山果真不干净。

    要是放在以前我或许还不会太害怕,但是现在哥们也是见过鬼的人了,能不怕吗!那西北军区的那些日本兵狰狞的面孔,我至今历历在目。

    我的手又颤抖了起来,当时的我早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肉眼看不见的鬼魂存在的,而且现在是白天,那阴阳双环应该无法启用,阴阳眼自然也不能开,想到了这里,我的心中竟更加的恐惧,怎么好端端的,就照出了这么诡异的东西呢?

    这到底代表了什么?

    就在我心中恐慌,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忽然只听我右手边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声音:“小伙子,哎,小伙子?”

    我当时差点儿没叫出来,于是我顿时下意识的转头望去,只见那悬崖方向的一棵树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着一个女人。

    没错,是女人,这女的看上去三十多岁,胖乎乎的,一头卷发,身穿白色连衣裙,脸色煞白,对着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她伸出手,站在树下对我笑着说:“你过来,小伙子你过来,我让你看个好东西。”

    我随即便楞住了, 我浑身一抖,相机掉在了地上,然后我条件反射的靠在了树上,娘了个腿的,这人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人到底是不是人?

    照理说我此时根本没有开启阴阳眼功能,我应该是不可能看见鬼魂的!可是这大深山的,怎么会忽然冒出个人呢?除了是鬼以外,我根本无法解释这一切。

    我当时要哭的心都有了,吓的张大了嘴,说不出一句话来,浑身冰冷,但是汗却刷刷的往出冒,我望着那个身穿白裙子的女人,她的背后则是万丈悬崖。

    那大姐见我这副德性,却还是在笑,那笑容在我的眼中,却无比阴毒,只见她一边笑,一边却抬起了一只手,就跟那些香港鬼片里的那些女鬼一样,竟然从我一个劲的招手。嘴里还幽幽地说:“小伙子,哎,小伙子你过来呀,我让你看个好东西!!”

    我当时心中顿时一怒,心中想到,看你妈啊!你当我傻啊!你现在就是跟老子看活春宫都没用啊,老子要是过来了那还有命吗?

    可悲剧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就好像催眠一样,我的身体竟然不听使唤,随着她的招手,一边颤抖一边向它蹭去!

    我顿时整个人就像掉进冰窖一般,妈的,老子可真是够衰的!偏偏现在阴玉环也不能用,不然老子一个掌心雷,肯定能劈死她。

    我见我的身子离那女鬼越来越近,而它的身后,则是万丈悬崖。天啊,小哥儿难道就这么摔死了么,不要啊,早知道老子就不来爬山了。

    眼看着,我就要走到那女鬼的近前,她的那一只手好像招魂似的,都要把我的魂魄勾走了,可是就在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曾道煤,你在这里干什么啊!不要命了。”

    没错那声音正是王若冰发出来的,那声音听在我的耳朵里,如醍醐灌顶,随即便感觉身后有人拍我的肩膀,我的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我顿时浑身一震。感觉整个人都一阵轻松,而且身体也听使唤了。

    我连忙抬起头像那悬崖便望去,顿时吓的冷汗直冒,只见此时那悬崖边上只有一只破旧的运动鞋,那里来的什么女人!

    短短几分钟之内,我就又在阴曹地府边儿上旅游了一圈儿,此时心中不免一阵后怕,直到好一会儿,这才换过了神来,喘息之余,我还是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那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我大白天也能看见她?

    王若冰见我回过神来以后,她的脸上便又露出了一丝不悦的神情,她对我说道:“你在发什么呆啊!鬼抓的多,中邪了吗!”说罢便将小脸转向了一边。

    我见她还在生气,便对她说道:“那啥,你刚才看见那悬崖边的女人没有?”

    “别跟我说话,烦你。”王若冰没好气儿的对我说道。

    “你为啥要烦我啊?”我哭笑不得的说道。

    “为……你管我,就是烦你,相机还给我,这是我们寝室的,你拿着干嘛!”说罢她便气冲冲的捡起了地上的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