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中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8本章字数:3016字

    要知道我当时什么状况儿?深山老林,暴风骤雨,空气阴冷,杂草还丛生,在荒无人烟的树林深处,一位长得还不错的学姐,此时正中邪一般往自己的脖子上挂着上吊绳,我顿时大惊,一把拽着王若冰就往那许惠的方向跑了过去。

    老天保佑,刚才那个土招挺管用的,这次我们并没有回到原地。很快我们便穿过了杂草丛生的树林,离许惠只有几米的距离。

    可就在这时,只见那边许惠的状况很是骇人,那绳子缠在她的脖子上,将她的脖子吊着,她双脚弯曲,就好像下跪的姿势似的,两只手垂在身体两边,脸上已经由于充血而慢慢的发紫,最诡异的事她却还在笑,好像很幸福的样子似的,一个上吊了的人还在笑,这场景实在触目惊心。

    于此同时,最要命的是那根上吊绳却缓缓的往上收缩,眼看着许惠已经要被吊起来了,我和王若冰连忙冲了过去,王若冰慌忙的抱住她的身子。

    我也不含糊,直接伸出手去扯她脖子上的绳子,说来也奇怪,那绳子上的活结却怎么都扯不开,而且那绳子还不断的往上收缩,就像有人故意往上拉一样,幸好我手上有王若冰的水果刀,我立即掏出了水果刀,十分吃力的将吊着许惠的绳子割断。

    我们都瘫倒在了地上,同时我的心也算暂时落了地,绳子割断之后,许惠总算得救了,王若冰扶着许惠,她只是昏了过去,还有气息。

    还有气息就行。我此时长舒了一口气,瘫坐在了脏兮兮的土地之上,这时才发现自己弄的好像个泥猴子似的,手臂火辣辣的疼,我转头望着王若冰,她和我一样,身上也满是泥泞,已经被这草丛中的树枝划出了好几道伤口,不过她似乎毫不在意,还是在给许惠掐着人中。

    雨越下越大,我看了下手机,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这树林之中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我对王若冰说道:“咱们还是先下山再说吧!这地方不太干净!”

    我话音刚落,只见前方二十米处的一棵树后,竟然刷的一下飘出了一个影子!

    没错,是影子,好像是个人,我的手一抖,只见那个影子模模糊糊的,从一棵树飘到了另外一棵树后,而且,就在这时,四周的树后好像都鬼影重重,我下意识四下打量,顿时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们四周的那些树后面,竟然都藏了‘人’,那应该是人吧,我好像能看清楚他们的样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躲在各自的树后,它们多数都是白衣,就好像影子似的半透明,探出半张脸望着我们,就好像捉迷藏一样,有个‘小女孩’见我望见了它,还对我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顿时一个激灵,妈呀!!他们是怎么冒出来的,这些东西都是鬼么?

    虽然我刚才已经在脑海里面不止一次去想象着这聚邪之地中到底有多灵异,但是打死我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我和王若冰仿佛被他们彻底包围住了一般。

    它们不说话,只是躲在树后望着我们,试想一下,在这封闭的树林之中,树林之外下着暴雨,忽然四周出现了无数有人形没人气儿,极度灵异的东西,会给人一种什么感觉?!

    要知道现在那阴阳双环依旧无法发动,但是那些家伙居然仅凭肉眼就能看见,想来并非善类。我连忙转过身去对王若冰说道:“我来背她,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可就在这时蹲在地上的王若冰却笑了,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竟然又发出了冰冷且令我恐惧的笑声,只见她一边抬起了头,一边对我阴阳怪气儿的说道:“小伙子,你要上哪儿呀?”

    “啊!!!!!!!!!!!!”一瞬间,我感觉到世界都崩塌了,因为,就在王若冰抬头的时候,‘她’的脸,竟然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尖嘴猴腮,双眼细长上翻,没有瞳孔,只有白眼仁儿,眼角两行鲜血留下,一张脸也变得尖细尖细,白的骇人。

    通红的嘴巴向上弯着对我阴森森的笑着,而且她的声音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沙哑尖细,就好像女鬼要来索命一般。

    我的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难道她被鬼附身了?就在我迟疑的片刻我发现面前的‘王若冰’突然猛的起身便向我扑了上来。

    靠!我暗骂一声,随即便双臂一挡,死死的卡住了她的双肩,我不知道当时我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快?

    或许是因为恐惧的关系,我直接用双手将她按了下去,她这一击并没有得逞。只是面目狰狞的瞪着我,那双白色的眼仁尤为可怕,她死命的想往上起身,双手也掐在我的脖子上,嘴里还不住的桀桀怪笑。

    我再也忍不住了,这巨大的惊吓,同时我感觉我的脑袋一阵眩晕,好像马上就要昏过去一样。

    我感觉到她身上的力量在不住的变大,于是我不敢大意,现在我居高临下,于是便借着我优势,顺势憋足了劲儿,整个人往她身上,双手反过来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

    心里狠狠的想着,你他妈掐我,老子看谁掐死谁!当时我的心中仿佛有着无尽的怒火想要发泄一般,就在我胜券在握之时,我的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冰冷的疼痛,我顿时整个人的力气都变小了。

    只觉得后脑勺像是被谁狠狠的敲了一下一样,顿时眼前一阵清凉。我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曾道煤,你快放手啊!你疯了吗!”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许惠!只见此时正满脸惊恐的望着我,双手还死命的拽着我的胳膊。

    我连忙往身下看去,顿时大吃一惊,只见我身下王若冰分明还是原样,她此时被我掐着脖子,双手死命的挣扎,直翻白眼。我惊呆了,连忙松开了掐在她脖子上的双手。

    王若冰这才挣扎着爬了起来,一边揉着自己的脖子,一边不住的咳嗽,也是满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紧张的对她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时王若冰才勉强的起身,然后惊魂未定的看着我说道:“刚才我刚把她弄醒便看见你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边的树,脸色还十分难看,就像中邪了一样,我叫你,你也不理我,然后突然就跟发了疯一样,想我扑过来,差点把我给掐死!”

    我转身看了看一旁的许惠,她连连点头。我连忙四处看了看,哪里来的鬼影?我不由的感到一阵后怕,没想到我在这山上不到一下午的时间我便中了两次邪,或许是我火气弱的原因吧!但是这鬼地方的确邪门。

    于此同时我也十分纳闷,我刚才好像感觉胸口一阵灼烧的疼痛,于是我连忙伸手想怀里摸去,我的衣服内兜里好像的确有什么东西,我连忙摸出一看,顿时大惊,那正是之前李奇给我的那张十六口醒神化力符,此时那道纸符已经烧焦,已经变得漆黑。

    我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看来刚才是这道符救了我的命,我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我忙扶起了王若冰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她说道:“你还好吧?对不起,刚才我……”

    王若冰也发现了这里的古怪,我话还没说完,只见她对我摆了摆说道:“有什么话还是回去再说吧!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许姐,你还好吧!我们离开这里把!”我转身向许惠问道,她此时眼神中有些迷茫和惊恐,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啊!喔!”她有些心神恍惚,此时才反应过来。于是连忙站起身来,谁知道她刚站起身,脚下一软,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到,我连忙将她扶住。

    看来她还没有缓过来,王若冰也看出来了,她连忙对我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背她啊!”

    “喔!”我答应了一声,便只好背起了许惠,然后我们便一起往树林外走去。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背着许惠,一边跟着王若冰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外走着。那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已经彻底的停了下来。

    这时我感觉背后的许惠好像在小声的啜泣,王若冰最先发觉,她对许惠问道:“许姐,你怎么了,怎么自己走这么远,大家都在找你啊,发生什么事了?”

    我明白王若冰的意思,她是想试探许惠,看她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知道多少,可是许惠被她这么一问竟然哭的更伤心了,连脖子上被绳子勒出的伤痕都没有管,她哭喊着说道:“我看见骆关了,他说要娶我!”

    原来许惠当时和我分开之后,下了缓坡,却没有找到林姗姗和王成,在她正纳闷儿的时候,忽然浑身一冷,然后听见有人叫她,她转头望去,只见本该在旅馆里没有出来的骆关正在树林里面对着她招手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