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深夜旅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8本章字数:3086字

    我一身冷汗的从梦中乍醒,妈的!太可怕了,整个一恶梦连续剧啊!我坐起身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伸手摸了摸床头的手机,摁亮一看,才三点钟,他大爷的!这大半夜的愣是被恶梦给吓醒了。

    我正想倒头再睡,却发现一旁的床铺好像没人!我连忙开了灯,咦!这大半夜的,骆关这老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我顿时感到十分诧异,我们这每间房都是配有厕所的,按道理说这老小子是不会出去上厕所的,那他大晚上的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失踪了呢?

    于是我的睡意顿时全消,起身悄悄地推开了房门,此时我们住的这层楼漆黑寂静,放眼望去每间房都关门闭户。这四周一片死寂,却就在此时我的心中却升起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就在此时那久违的提示音冷不丁的从我的脑海中响起,100米内发现恶鬼,情况紧急,请立即抓捕。

    我顿时一个激灵,眼睛不断的注视着四周紧闭的房门,却一点异常也没发现。难道这旅店里居然还藏着恶鬼,于是我又开启了搜索功能,想查看一下,这恶鬼的数量,可这次过了良久,提示音却说周围恶鬼数量不明。

    这是个什么情况?我顿时疑惑了,此时我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却发现后院的东屋的厨房出现了一丝的亮光。

    于是我连忙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边,要说现在才三点多钟,就算是做早饭也没必要这么早啊?

    难道是骆关这老小子晚上没吃饱,现在又下去偷东西吃。于是我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悄地摸下了楼。

    一分钟后,我总算摸到了后院,只见院中漆黑寂静一片,唯独那东边的厨房窗户还亮着,于是我便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

    等来到了那窗前,我顺着窗缝往里一看,顿时楞了住了,眼前的一幕实在太震撼了,只见那灶台之上,昏暗的灯光之下,一男一女正在赤身裸体的激战正酣。

    那个男的不用说,一看就是骆关那老小子,他此时正将那女的按在灶台之上,身体前后抽搐,而那个女的则是一丝不挂的靠着灶台上,吐气如兰,配合着他的节奏前后蠕动,两只白皙的大腿正缠在他的腰前,整个人都贴在了骆关的身上,脸却是对着靠墙的一边。

    由于我在窗边,从我的角度根本无法看到那女的到底是谁,我猜估计是许惠吧!我不由的觉得好笑,你说为毛骆关每次办事都被我给撞见?

    要说这老小子也真是会挑地方啊,从之前的学校小旅馆到现在的厨房!不过想来或许还是这老小子这次出来实在憋不住了吧,毕竟是男女分来住,他没办法才只得大半夜的跑到这厨房来。

    要说这男人的心理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真是至理名言啊。

    于是我便怀着批判的心态用我的双眼记录着这和谐友爱的一幕。大概一分钟不到,里面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那骆关好像有些托不住了,因为那女的毕竟还有灶台可以靠,他就只能站着,而且那女的还手脚并用的吊着他,于是他被迫调转身一屁股坐在灶台上。

    我去!换姿势了,女上男下啊!这老不要脸的家伙,我心中不禁暗骂道。由于这两个狗男女换了方向,我接着里面的微光,这才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顿时我又楞了一下。

    因为我惊奇的发现,里面和骆关激战正酣的女人竟不是许惠,而是这旅店的风骚女经理!

    我顿时大惊,没想到这老小子居然如此牛逼,怪不得今晚那老板娘看他的眼神不对,敢情这两个已经勾搭上啊!我去,神速啊!此时我彻底的惊呆了,这骆关平时就一本正经,对我们更是十分严厉,想不到居然有着如此本事。

    我在佩服骆关宝刀不老的同时不禁啧啧称奇啊,这老小子要不要这么骚啊,那头的大学生小情人才摆平,这头便和这风姿卓越的女经理贴身肉搏。

    我实在感到奇怪,难道这世界上的女人都是大叔控?此时里面明显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只见骆关整个人已经躺在了灶头上,而那个女经理正坐在他的身上,双眼紧闭,表情十分销魂,嘴里还发出十分欢愉的嘶吼。

    说来也怪,他们此时的动静也不小,可是这周围却依旧一片死寂,难道这些人就真的睡得那么死吗?我不禁心生疑惑。

    里面的两位是激战正酣,外面的我是火急火燎啊,心中连连叫苦:“我敬爱的骆老师你不能这么折磨你的学生啊!”

    就在这时我却发现了里面的异常,准确的说是那个女经理的异常,只见她此时表情十分销魂,可随着她的起伏,她的脸部居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只见她的娇好的面孔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渐渐的变型。

    我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只见那女经理的脸上居然开始掉皮,而且眼睛也在慢慢的便小,鼻子也缓缓的拱了起来,脖子也长长了,最恐怖的是嘴也变的越来越大,往两边裂开!

    我当时就吓了个魂不附体啊!我猛然想起这造型貌似十分眼熟,人身、蛇颈、猴脸、鼠眼、猪鼻,还有那张大嘴!那不正是那树林里的诡异邪像吗!

    就在那一瞬间我彻底的愣住了,我差点吓的大叫出来,于是我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因为我看见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只见此时那睡在灶头上的骆关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他刚想张嘴叫却在眨眼间就不见了!

    我这时才彻底的愣住了,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啊?大变活人吗!难道我还在做梦?

    这时那女经理的脸上才恢复了原样,只见她的脸上此时有露出了邪邪的笑容。只见她走近灶台边,一伸手便抓住了什么?

    我此时后背已经湿透了,我连忙启动阴玉环隐藏了活人的气息,然后走到近前,将里面的一切看了真切。

    太震撼!只见那女经理手里的东西居然是一只猪!没错一只猪!但是那只猪却只有掌心大小,此时还活蹦乱跳的。

    我顿时脑子里嗡的一声传来,吓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那只猪就是骆关!此时那老板娘手心拖着那只小猪,脸上露出邪邪的媚笑。

    然后老板娘走到了灶台前正在灶坑之中掏着什么,没一会,她从那灶坑之中掏挖出了一个箱子,打开箱子后,竟从那箱子中取出了一匹马和一匹驴子。

    那小马小驴居然也只有掌心大小,活蹦乱跳的,而那老板娘将小马放到一个碗边让它们喝水,与此同时又从那箱子里取出了一套精致的嚼子和小石磨,那老板娘在灶台上在小马身上栓好嚼子后,又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把种子。

    她将那种子种在灶坑里面,用嘴含了水后喷了三次,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自打那灶坑之中竟然飞速的长出了麦子苗,那苗越长越大,没半柱香的光景便已经被麦穗压弯了腰。

    老板娘麻利的收割着麦穗,然后熟练的为其脱粒。之后她将打好的麦穗倒入那个石磨之中,小马跑的飞快,但磨了一会后竟然一头栽倒,累死了。这匹小马死后,那老板娘又拽过小驴,套上石磨后,那驴也慢吞吞的开始拉磨。一会的功夫便磨好了两小盆面。

    而拉完磨后,那驴子也被累死,老板娘把那两头小牲畜随手丢到了地上,那一马一驴竟在地上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了一男一女光溜溜两条死尸!

    只见此时那老板娘看着地上的尸体冷笑了一下,依旧像没事儿人一样合起了面,合好了面后,她便从死尸身上挖出了心肝剁碎,把其中一盆面包成了包子。而包子上锅的时候她也没闲着,一边哼唱着曲子一边把麦梗烧成灰,用那灰合了另外一盆面。

    而那面居然被她做成了包子和肉饼,看见这一幕,我顿时大惊,难道我们吃的那些面食真的是人肉馅的?想到这里我顿时就忍不住了,胃里顿时一片翻腾。当时我虽然双手捂着嘴,但是也吐了不少的黄水。

    眼前的一幕实在触目惊心,这是什么妖术啊?于是我连忙开启了阴阳眼的识别功能,让我吃惊的事,只见在那成像仪之下,那女经理的身上居然透着绿光,显示的却是情况不明。

    我差点没奔溃,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么连阴阳眼识别功能的看不出来,难道这东西不是鬼!

    一会儿功夫不到,她便将那饺子也都放进了蒸笼里,肉饼则放到了灶台上去烤。半响功夫,肉饼便出锅了,只见她张开通红的樱桃小嘴一口一个吃的这般香甜。

    我此时彻底呆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这家伙的身份连地府的宝贝都甄别不出来。我现在要是冒然进去,肯定得变成包子馅啊。但是如果不进去,这娘们一定会继续害人的,于是我便壮起了胆子就准备破门而入。

    就在此时,我突然感到身后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转身一看,顿时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