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就这样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8本章字数:3114字

    那天晚上那个梦告诉我,这里的事情都是那个山魈鬼搞出来的,她本来就是此地的邪神,已经好几百年了,几年前才被一个道士抓到了地府,这次我们一起逃脱之后,这家伙又回到了自己的老窝,在这里干起了害人都勾搭。

    而魇则是和慑青鬼勾搭在一起,自从上次我和李奇给他们搅局之后,他们便顶上了我们。其实一直以来魇都如影随行,一到时机纯属便对我下手,刚才他就是趁着机会进来骗夺我的小黑碗。

    “可是,你为什么要和你的搭档作对,当着他的面救我,就不怕和他反目?”我疑惑的说道。

    “呵,谈不上反目,梦魇之所以称之为梦魇。梦在先,而后才有魇。如果我出了状况,他也一样完蛋,他怎么敢和我反目?只是我不愿和害人的家伙勾结而已。”梦对我说道。

    我听到这里,对之前的状况才搞清一些,但我还是不理解,这个梦为什么要帮我呢?

    他见我疑惑便像是回忆起了往事一样悠悠的讲述着。

    “我是梦的精灵,是人们意念所化生的精灵,象征了一切美好的愿望,我能给人们带去他们在现实中所无法实现的梦想,让他们开心快乐,对未来充满信心。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堕落了,他们的意念里开始出现邪恶的念头,贪念、嗔念、执念、恶念、妄念,这些种种负面消极的意念,就形成了魇,大家都叫他魇魔。”

    我听到这里似乎有些明白了,的确就像我们这一代人一样,小时候心中都有着纯粹的梦想,可是随着渐渐长大,渐渐的看清了世界,被这世界的物欲横流迷惑了双眼。渐渐的梦想就成了欲望,而且渐渐的被欲望所驱使,在现实之中渐渐的迷失。

    梦继续对我说道:“我们俩同出一体,是连体的兄弟,谁也离不开谁,因为他现在在人们的意念中,占据的份额越来越多,甚至夺取了我很多的力量……后来,梦魇成了可怕的恶魔,人们只知有梦魇,却忘记了梦最初的样子,于是,我们被神明捉住,丢进了地狱,或者说,这是我甘心情愿的,因为我不想看着世人继续被魇折磨,变得越来越坏,却又不想看着他被灭杀,因为,他也是我的一部分。”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逃出来呢?”我对他问道。

    他看了我一眼有些悲伤的说道:“其实我也想看一下自己当初的觉得是否正确,可是我发现,梦魇虽然已经在地狱度过了数千年,可是人们却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人们的世界里,依然有善有恶,我才明白,原来梦魇离开了,人们还是一样会堕落,所以,我觉得这数千年来,很是对不起魇,他是我的兄弟,却为了我的缘故,失去自由那么久,我应该还给他自由,但又怕他作恶,于是,就只好和他一起,却互相制约。”

    我这才彻底的明白了,我对他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去找魇了,有你制约着他,他才不会继续害人啊!”

    梦对我笑了笑说道:“你不是有任务要抓我们吗?”

    我对他说道:“没错,可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而且我抓你一个也没用啊!况且刚才你还帮过我,对了我外面的两个朋友她们应该没事吧!”

    梦笑了笑说道:“你倒也有趣,刘星现在还在这个人的屋里,你就带着他吧!他很机灵说不定以后能帮到你,你的两位朋友只是睡着了而已。我要走了!”

    说罢便往外面走去,看来是回到那张浩的房间去了。我看着盒子里的猪还有地上赤身裸体的老板娘,看来这里的事情还要等着我善后呢!

    于是我找了个海碗,然后到了院子里,看见两个女生还靠着窗子下面打着呼噜,于是我便走到了她们身边,将她们叫醒。

    王若冰十分诧异的揉着眼睛对我问道:“刚才我们怎么就睡着了。对了那恶鬼被你抓住了吗?”

    许惠也觉得很奇怪,她对我说道:“只记得刚才她听到里面的动静很不好意思,但是后来慢慢的就像被催眠了一样,都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

    看来这两个小妞还不知道梦魇的事,于是我便对她们说道:“现在已经没事了,恶鬼已经被我收到碗里了,你们快起来吧!帮我救人。”

    许惠率先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十分焦急的问我骆关的情况,我只有把大致情况告诉了她,最后我让她们先进去帮那位老板娘把衣服穿好,我则来到了那口井边打水。

    一会儿的功夫我便打来了水,那许惠见到骆关变成了猪也是十分惊讶,不过由于之前我给她打了防御针,所以她并没有吓的大叫。

    我们将那水喂给了骆关吃,只见片刻的功夫,那头巴掌大的小猪便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然后就变成了一个赤条条的男人。正是我们的系主任骆关,他现在一丝不挂,并且已经昏迷了过去。

    我连忙遮住了王若冰的眼睛,这小丫头也是满脸通红,于是我脱下了外套将骆关暂时遮住,然后准备将他背回房间。还好他才失踪一天的时间,没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许惠知道这骆关和老板娘的事,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将骆关弄回了寝室,然后给他穿上了衣服,看着这老孙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看他此时此刻的这德行,我打死也不明白这么会有女的看上他。

    一夜无话,第二天,这老孙子一大早就醒了,他十分奇怪自己怎么会睡在屋里,我只得敷衍他说,他发高烧都睡了一天,嘴里还说胡话,什么老板娘啊,包子什么的!

    这老小子听我这么一说也是一头雾水,看他的表情,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对我说了声谢谢之后便没有再问。

    估计这老小子还记得那老板娘的风姿,现在正纳闷呢?我本来就不太待见这老小子,你说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非要他大爷的招风引蝶,找小三也就算了,还找小四。这种家伙变成畜生都不可惜啊。

    我忙活了一夜,本来准备睡个回笼觉,谁知道就在这时门又响了,我开门一看竟是许惠,我见她的眼睛有些红,很明显是哭过。她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弱弱的问道:“曾同学,我找——”

    “骆老师,有人找!”我没等她把话说完便对着里面喊道。

    没一会儿骆关便和许惠一起出去了,也不知道那许惠经过这件事后,是不是还那么执着,她现在也应该明白骆关这老小子就是一个花心老萝卜,不然也不会被变成畜生。我不由的感叹,姑娘啊!我要是你就直接把这老小子给蹬了。

    我想虽然这么想,但是却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本来嘛!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怪不得别人。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那块聚邪之地,机灵鬼告诉我,那块地的冤魂已经在那里扎根了,成了那风水的一部分,根本就没法捉。

    之前我也见识到了它们的厉害,这里的情况之前也听李奇说过,说白了就是那地已经吃缠了,火气不强的人去了就是一个死。

    我也问了那小子又没有什么办法破了那个聚邪之地,这小子却问我在当地的林业局和有关部门有熟人没。我当时就楞了,于是对他说没有啊,怎么了。

    这小子听我这么说便说没办法了,他告诉我要破那块聚邪地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把那块地的树木全给砍了,要不放把火把那山烧了也行。

    我当时听的直翻白眼啊,这小子明显是在拿我开涮啊,还放火烧山,这要让人给逮了,够枪毙好几回的,看来那块地的事不是我能管的。

    那天我一觉睡到了中午十二点,一觉醒来心情大好,要说这几天我可是过的提心吊胆的,吃饭的时候,我又见了张浩,这小子看上去没什么精神。估计是昨晚连续被两个鬼上身留下的后遗症。却没有见到那个女经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她生病了,看来她这些天被那山魈附身,做了勾引男人的工具,她应该病的不轻。

    张浩还是一如既往的缠着王若冰,王若冰依旧没搭理他,饭后旅行团的大叔对我们说明天就要回去了,让我们今天到这里的景区好好玩玩,也算没白来一回。

    一呼百应,我们都双手赞成,特别是我,终于能放松下来了,一定要玩儿个够本才行。这里最出名的就是吊水楼瀑布,它酷似闻名世界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就是型号要小许多,落差仅为为12米。在瀑布旁边一座小巧的八角亭榭依岩而立,人称“观瀑亭”,一条经人工凿成的石头阶梯蜿蜒盘伸。每逢晴天丽日,光照瀑布,则有色彩斑斓的彩虹出现,凡到此游览者,无不惊叹其壮美的景色。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很奇怪许惠也跟我们一起,骆关却没和她一起来,我连忙问了一旁的林姗姗,她告诉我许惠和骆关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分手了,我心中想到,看来这许惠总算是想通了。看她现在的样子和王若冰她们玩的挺开心的,我心想想通就好啊,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