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七煞凶灵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8本章字数:6153字

    就在第二天我们坐上了返程的汽车,这个国庆假期也快要接近尾声了,在离开的时候许惠找到了我,她告诉我她已经和骆关分手了,她已经想通了,骆关根本不值得她爱。

    她也十分感谢我救了她一命,我回到了学校宿舍,郭浩和涛子还问我们这两天玩儿的怎么样,是不是贼销魂,我心中一阵苦笑,是挺销魂的,差点没给鬼当了点心。

    但是心里想的嘴上不能说出来啊,于是我就跟他俩讲:“怎么能说是贼销魂呢?那是相当的销魂啊。你们没看见,那湖边全是大长腿的年轻少女,我成天就趴湖边一看,旅馆好吃好喝的供着,真的和度假一样!爽死了。”

    其实那大山里哪来的大长腿少女啊,被山魈鬼附身的少妇和找替身的吊死鬼到是有,但是他们两个却信了,还后悔没有和我一起。

    我放好了行李便给李奇那小子打了个电话,这小子明显是乐不思蜀啊,他告诉我那鬼屋的事求叔已经搞定了,钱已经给我打到卡上了,那两个女鬼现在正住在他新买的笔记本里。他现在正和刘婷婷看电影呢!

    我查了查账户,果然多了三千块人民币,看来求叔这次没少赚,要说这次密山之行收获不小,我除了一只boss级别的害人恶鬼,还收服了一个好帮手机灵鬼。

    那双生魂便住到了李奇的笔记本电脑里,若凡还是很喜欢在网上冲浪,而若曦则时不时的出来透透气,我们寝室的阳气很旺,经过这大半年的修炼她已经示意了阳间的生活,甚至已经可以凝出实体了。

    当然大多数时候她还是以灵体的形式飘荡在我们寝室,本来她也是可以住在笔记本里的,可是李奇的电脑里放着许多的毛片,林若曦一住进去便被那些日本娘们吵的心烦意乱,后来我见她有苦难言,于是便让她住到了我的U盘里。

    要说这林若曦的确不错,一到了周末趁着寝室里涛子和浩子不在的时候便显出身形帮我洗衣服,而且还经常帮我一起捉鬼。

    至于那个机灵鬼则是在城市里四处游荡,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当我们的侦查兵。

    要说时间真是很不抗混,一转眼大一便快要结束,我的抓鬼任务依旧进展缓慢,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只抓了100个逃散的小鬼,任务的进度也涨到了百分之二十,boss鬼到是一个没出现。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十点多了,由于我们宿舍楼晚上不查寝,于是我便和李奇继续在外面捉鬼,这小子自从有了刘婷婷这个女朋友之后,就很少用灵魂出窍的招数了,他告诉我那招经常用的话,很耗费精神,平时没事他就得用睡觉来补充精力,他现在想多用点时间来陪刘婷婷,所以抓鬼还是和我一起出动。

    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和李奇准备回寝室,由于这四处奔波抓鬼也是体力活,现在已是深夜,我的肚子便开始抗议了起来,于是我们便找了一个24小时营业的烧烤店想吃点东西。

    那烧烤店店面不大,很干净,里面还有两桌客人。两个二十多岁的服务员见来生意了,便拿着菜单走了上来,问二人吃什么。

    二人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李奇倒也大方,他接过菜单递给了我用广东话说道:“莫客气,想食乜嘢随便点,奇哥买单,洒洒水啦!”

    我见这小子如此爽快,便没跟他客气,一口气点了二十串牛肉,二十串羊肉,二十串肉筋,一组涮毛肚,以及鸡翅实蛋之类的东西,末了又要了五串炸馒头片。俨然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因为我的确是饿坏了,这一晚上来回跑了十多公里,就抓了几个小鬼。那小服务员有点愣了,她可能再想我俩这么瘦,却点那么多东西,能吃光么?但是做生意的都是这样,管你能不能吃光,只要能挣钱就行,于是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开了。

    我看了看这家小店里,出了我和李奇,还有两桌,现在这个时间出来吃饭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通宵打麻将的,打累了,就出来吃点儿,还有一种是半夜出来嗨的,蹦累了就来吃点儿。

    那两桌显然就分别是这两种人群的代表,一桌是四个人的中年人,貌似正在讨论刚才的牌局,而另外一桌的那伙人则看上去还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他们一共是五个人,两男三女。

    那几个小年轻里面还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就是我之前在网吧里见过的刺猬头,因为他的打扮还是那么的非主流,我一眼就认出他了,他同桌的还有一个蓝毛,很显然跟他是一路货色,还有三个小姑娘,现在还没到夏天,那几个小姑娘就已经耐不住寂寞套上了丝袜短裙了,那裙子都快短到屁股了,你还别说,三个小妞的丝袜分别是红黄蓝,整个一套三原色。

    反正烤串还没上来,我便和李奇仔细的打量着这群祖国未来的花朵,他大爷的,打扮的是够花的,女的一个个脑袋上都带花儿,男的一个个心里都带花。

    很快吃的上来了,我和李奇便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就在此时,小店的门突然开了,一阵凉气传来,只见从门外进来两个人,前面一个身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面黄肌瘦,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舌头从嘴里耷拉出老长,头戴一顶大高帽,上书着四个大字‘一见发财’,前面一个身穿一身黑袍,满脸横肉,面无表情,不怒自威。头戴一顶高帽,上书四个大字:‘天下太平’。

    是他!我顿时大惊,头上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我的嘴里正塞满了肉串,见到了这两位要命的主顿时噗的一下,一股脑都吐了出来。

    他大爷的!白无常谢必安!他来干什么啊?一旁的那位应该就是他弟范无救了吧!天啊!这三年之期不是还没到吗!他来干什么啊!

    别桌的人听见了我们这桌发出了一样的响动就都转过头来望着我,显然他们根本看不见这黑白无常的到来。此时李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尴尬的笑了笑。那些人也就不再看了,继续各自吃喝。他见到了这无常就要比我镇定多了。

    眨眼间二人已经飘到桌前,那阴冷的气息压迫的我说不出话来,只得看着一旁的李奇,李奇到是驾轻就熟,连忙起身让出位置,满脸一副奴才相的说道:“二位老爷,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我也连忙站起了身陪着笑脸,李奇也不理会一旁正用怪异眼神看着自己服务员,接着又要了几十串肉串和一瓶白酒捎上两个杯子。然后分别给二人倒上。

    “二位老爷,慢用!”

    等到它俩坐下之后,我和李奇才敢坐下,可这刚一坐下,那谢必安便开口了,用它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小辈,就让你爷爷这么喝酒吗?”

    李奇先是一楞,但随即反应过来,他忙对我道:“小曾,你快出去找两根柳条来。”

    我心里一阵诧异,这李奇要柳条干什么?难不成这小子恶向胆边生,想跟这两位祖宗来个柳条打鬼。想罢便望了望眼前的两个祖宗,这纯粹是厕所打灯笼——找死啊。

    我这一愣神,一旁的范无救便不干,只见他怒目而视,随即冷哼了一声。

    “还楞着做乜嘢啊?快点啊!”李奇被他这一声也吓的着急的催促道。

    我也不管他这么干的原因,立马跑了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啊,这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吃饭了,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还好这街道两旁种的都是柳树。说罢我便从树上掰下两根柳条,大概每根一尺来长。

    少顷,我便推门进了烧烤店,李奇见我回来了,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接过了柳条,折了两小根下来,每根大概就一寸来长,直接就泡到了那黑白无常的酒杯里。

    “两位老爷,请慢用。”

    只见谢必安把舌头放进了酒杯里舔了舔,而一旁的范无救则是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我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李奇让我找这柳条是要给这两位泡酒里的。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酒是五谷所酿造,阳性极重,而柳树属五鬼,阴性极重。二者调和过的酒,阴魂才能饮用。

    这时一旁的范无救放下了酒杯,大喝一声:“好酒。”然后随手抓起肉串便是一阵狂闻。

    一旁的李奇见怪不怪,我被他这德行吓的又是一哆嗦,但随即也啧啧称奇,我这回可算是开了眼界了,望着眼前丝毫未少的酒肉,我也算是明白了,原来这鬼吃喝东西真的就是吃的一口精气啊。

    等这二人吃饱喝足之后,李奇才缓缓的问道:“二位老爷,此次来阳间找寻我二人有何贵干啊?”

    那谢必安此时已经吃好了,只见他看了看我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小辈,你的捉鬼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于是我连忙告诉他我的战绩,连那双生魂的事都说了,李奇告诉谢必安,那双生魂愿意留下来帮助我们抓鬼,看能不能减轻她们的逃跑之罪。

    谢必安笑了笑说道:“既然她们自首了,就让她们留下来协助你们吧!那些恶鬼只靠你们两个的确很困难。”

    我原以为这件事会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这老吊死鬼居然这么好说话,我也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要说我在这段时间能抓到这么多的鬼也多亏了,林若曦的帮忙,好几次都是她出手救了我,我对她是十分的感激,也不愿见到她再下地狱受苦。现在无常说了这话,她们的逃狱之罪应该就不会再被追究了。

    那一旁的范无救到时不苟言笑,只见他吃完之后,居然顺手从后面掏出一个平板开始玩了起来,我靠!这黑无常敢情还是个低头族啊。

    就在这时那谢必安对我们嘿嘿一笑说道:“小辈,你家老爷今天来主要有两档子事儿要办。”说罢他敲了敲桌子,示意那黑无常范无救别玩了。

    那范无救听后便站起了身,手在那台ipad上划了划,随即起身向远处那桌还在形骸放浪的年轻男女们走去,当然了,他们是无法看见老范的。

    只见范无救走到了那个粉刺猬的男生身旁,然后猛然对着他喊了一句:“必须死!!!”

    它的嗓门儿很大,竟然震的我和李奇的耳朵都嗡嗡作响。只见它喊完后,那个粉刺猬应声倒地,然后灵魂飘了出来,被老范一把抓住。

    我和李奇惊呆了,而这时,谢必安才对我和李奇说出了它俩来此的原因,原来只是单纯的勾魂而已,碰到我俩只不过是碰巧。

    那个粉刺猬倒地以后,桌子旁的两男两女顿时慌了阵脚,忙上前扶他,才发现他已经断了气了,要说他们也许本来就不熟,大概是在夜场认识的吧。而且都是小孩儿,于是吓得他们大叫一声,然后跑出了烧烤店,烧烤店的服务员见不对了,就马上打了一二零。

    就在这时只见那范无救已经从衣服里掏出了黑纸寿衣,将那个小妞的魂魄给套住了。我看到这一幕腿差点没给吓软。李奇在一旁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害怕。

    虽然我已经见过不少鬼魂了,但是这勾魂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大活人刚才还好好的,这半分钟的时间便死在了我的面前,这勾魂的场面实在给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这时那范无救已经将那个粉刺猬的鬼魂收到了一个锦囊里,然后晃晃悠悠的飘了过来,我见到那不怒自威的范无救立马就打了个哆嗦。

    这时一旁的谢必安对我嘿嘿的笑道:“小辈,不用害怕,来吧把那阴阳双环给我吧!”说罢他也摸出了一个ipad。

    我见到这老吊死鬼居然向我要阴阳双环,顿时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难道是这老鬼嫌我捉鬼进度太慢,要将那阴阳双环收回去。

    我连忙看了看一旁的李奇,他冲我点了点头,我只好将那阴阳双环摘下给了他,他接过之后便将那阴阳双环放到了他的平板下面。

    过了半晌才又还给了我,我带好之后,脑子里一个声音再次传来:系统已升级为全新的ios系统。

    我顿时一愣,什么情况,就在此时一排文字显示在我的脑海里。

    初级拘魂使:曾道煤。

    灵力值:30/30。

    当前任务:搜捕地狱逃散的鬼魂。

    当前任务进度:20%。

    隐藏任务:特殊鬼魂搜捕。

    隐藏任务进度:2/10。

    隐藏任务开启:双生怨灵(完成),梦魇,慑青鬼,山魈王(完成),七煞凶灵???

    我顿时大喜,于是便对谢必安问道:“谢老爷,怎么还换系统了啊?”

    谢必安嘿嘿一笑道:“小子不错啊,看来你并没有偷懒,这不是前不久那个叫乔不死的外国人死过来了吗?现在我们地府的高级公务员人手一台。”

    我和李奇顿时满头黑线啊,我对他问道:“这个乔不死不是外国人吗?他也归你们地府管吗?”

    那谢必安嘿嘿一笑说道:“那家伙生前赚的最多的就是中国人的钱,当然归我们管了,还有你这阴阳双玉环的功能得到了加强,现在白天也可以正常使用了,这也算是地府的福利吗!你可得好好干啊!”

    我顿时无语,这样不是让我起早贪黑的见鬼吗!算个毛的福利啊!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在隐藏任务里面居然又多了一个七煞凶灵,我连忙向李奇问道:“奇哥,七煞凶灵是个什么鬼怪啊?”

    李奇也十分疑惑的摇了摇头然后望向了谢必安,谢必安这冷哼一声道:“我们这次就是为了这七煞凶灵上来的!”

    谢必安告诉我们,这七煞凶灵也是上次逃跑掉的恶鬼,凶煞之气丝毫不亚于双生怨灵,他们本是七个煞胎小鬼,死法各有不同,上次七煞日是他们合体之日,本来以为接着他们的阴煞之气可以将那片聚阴地的亡魂吸出来,可惜后来功亏一篑,还让它们逃散开来。

    我疑惑的问道:“谢老爷,这个煞胎是什么东西?它们七个也会想双生灵一样合体吗?”

    “必须死!”这时那一旁的范无救忽然对我大喝道。

    妈呀!老子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浑身一哆嗦,这玩意突然这么一嗓子,是要吓死人啊!

    “听见没有?你这小辈,我兄弟叫你别插嘴!”谢必安对我说道。

    我这个无语啊,妈的!敢情这老小子只会这么一句啊,可吓死老子了,记得刚才那个粉刺猬死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嗓子吧。

    我连忙惊恐的点了点头,这时谢必安白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一代不比一代,不光是你们吃阴间饭的,就连普通人都是这样,就像刚才那个小伙,才多大的年纪,竟然抽了五年的大烟!你们说他该不该死?”

    我终于明白了那个粉刺猬的死因了,敢情都是自己自作自受,自毁阳寿,唉,可是老谢你跟我说这事儿干啥呢?我可是连烟都不抽的好青年啊,而且我也不是专门吃阴间饭的啊!

    那谢必安叹了一口气,好似对这世道无比的惋惜,他继续说道:“算了,其实你不知道,也不能怪你,谁让这个世界已经成了这副模样呢!”

    说罢他便对我说道:“小辈你听说过婴灵吗?”

    我点了点头,婴灵又叫鬼婴,或者‘水圣子’。非人非鬼非神非魔,是停留在阴阳界的一种物体,直到其本身阳寿尽后,才能正式列入鬼魂。自古以来杀胎都是大罪,那些未及投胎便中途夭折的婴儿都是鬼婴。可是这煞胎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白无常告诉我,鬼婴即是胎死腹中的亡魂,一般来说此类亡魂由于才投胎到阳世便被母亲所杀死所以怨念极大,但是因为自身还未成形,所以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由于鬼婴都是投胎的灵魂化成,而亡魂也分为许多种,寻常百姓的亡魂不属五煞,所以即使是变成了鬼婴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大不了过些年再次轮回罢了。

    极恶的亡魂所化的鬼婴,所谓极恶之魂便是那种不修业只造业的人,往往死后都会下十八层地狱,再经过受无尽的苦难后,好不容易有机会投胎,却又没有被生下来,这种鬼婴,才是最恐怖的。此时的鬼婴,被称为‘煞胎’,或者是‘胎童’,怨气极大。

    谢必安告诉我们这次他也是迫不得已才将那七个地狱里的煞胎带上来的。本来是想在七煞日借助他们的凶煞之气,打开阴阳路,完成那个引魂阵,谁知被那个神秘人给放跑了,那些家伙本身心智未开,如果一旦被歹人利用的话,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歹人!”我忽然想起了上次的神秘人,他到底谁呢!难道真的如李奇所说是他的师伯。

    我下意识的看了李奇一眼,李奇没有理我,只是对谢必安问道:“谢老爷,您这次是不是察觉到了阳间有异常的动静,难道是有人在打七煞凶灵的主意?”

    谢必安看了李奇一眼然后竟然话锋一转,直勾勾的瞪着我阴阳怪气的对我说道:“你这小辈,好大的胆子啊!”

    我当时差点没给他吓尿,我怎么了?怎么就胆子大了呢?它这话弄的我一愣一愣的,虽然我明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道理。但是当时实在没有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我正在想着到底什么事开怒了这无常大爷时,这谢必安却又开口说话了,它说道:“你还当没事儿呢?你这小辈,你家老爷我上次要你烧的两个洋妞,明明说好是一个日本的和一个菲律宾的,你倒好,整了两个日本的来糊弄你家老爷!”

    卧槽!敢情是因为这事儿啊!吓死我了,那能怪我吗!这都是求叔那里买的,都是黄皮肤我那知道她们什么国籍的啊!

    于是我哭笑不得的对那谢必安说:“谢老爷明鉴啊!!这事儿真不怪我——”

    “不怪你怪谁?你这小辈休想糊弄我,老爷怎么会看不出来那两个纸人都是日本的?他娘的伺候老爷我的时候除了‘吖灭跌’外什么都不会喊,你说这不是都是日本还是什么??”那谢必安恶狠狠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