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阵法失效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0:38本章字数:3036字

    晚上九点钟,我和李奇将晚上需要的东西收拾进了一个挎包里,然后背上挎包便出门去了。由于现在我们已经跟宿管混熟了,所以晚上晚回来他们也不怎么管了。

    十点左右我们便来到了那陈萍的小区,由于李奇这小子白天来这里踩了点,所以我便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夜幕下的小区已经陷入了沉睡,我们潜入小区之中,来到了陈萍母子的楼下。她家是二楼,我四处寻找着方便我活动的地方。好在小区的环境不错,她家楼下有一个类似花园的广场,广场中中满了树木,因为现在树木茂盛,路灯不算很亮,黑灯瞎火的我藏到树后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于是我们到了一棵树下,大晚上的,根本不会有人来。要知道,我的行动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否则轻则会被当成神经病,重则会被送到警察局一日游。

    李奇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始在这里将他那包里布阵的东西拿了出来。只见他先拿出了那盒三寸钉,数出了七七四十九颗钉子,参照梅花的形状,钉尖朝上均匀的在地上埋了一圈儿。

    接着又用那铁丝和纸符在周围弄出了一个艮山构枣之阵。忙活了半天之后,阵法才完成,他告诉我这次必须得双保险,为了保证那孩子的安全,一定让那煞胎有来无回。

    李奇步好了阵法之后,又拿出了一张符咒,只见他嘴里念叨着:“三清在上,今日弟子李奇因斩妖乏力,特有请上方六丁阴神臧文公下界助弟子开启冥途。”说罢把符帖在额头之上。只听‘啪!’的一声,那张贴在他的额头上的符面已经变的黝黑一片。

    李奇对我说道:“这符可以帮助我开启冥途,降低活人气息。比那牛眼泪的时效要长的多,对了你最好也隐藏好活人气息,让那鬼孩子放松警惕。”

    我见这老小子今天晚上和平时不一样,特别的小心谨慎,于是便照他的话做了。眼看就快十一点了,李奇也连忙找了一棵树,然后躲了起来。

    我两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二楼的窗口,只见那窗户之中闪烁着点点的火光,看来那陈萍此时正在烧那包辰砂。

    于是给李奇使了一个眼色,让他盯着那楼上的动静,而我则拿出了求叔的psp蹲在那阵法的中心,一个人开始玩了起来。现在已是深夜,这四周静的骇人,只能听见那游戏机里拳皇97的打斗声。

    已经十分钟过去了,怎么还没动静啊?于是我便下意识的朝着那二楼窗户望去,这一望不要紧,顿时吓的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只见那二楼的窗户里有一个小脑袋渐渐的探出了头。它正满脸好奇的盯着我这边。就在这时只见他纵身一跃,便穿透了窗户跳了下来。我这时才清楚的看见了它的外貌,说实在的,我虽然以前也见过恐怖的鬼魂。

    但是却都没有眼前这位长的吓人。只见它的外貌和三四岁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浑身惨白,而且好像还布满了血丝。光着脑袋,没有眉毛,整个一扒好皮的臭鸡蛋,最诡异的事他的眼睛里还透着绿色幽光,看上去格外的渗人。我见他已经上钩了,便继续玩着游戏。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便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温开始变冷了,于是我微微转头,然后用余光瞟了一下身旁,顿时我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我发现那个煞胎已经跑到了我的侧后方,离我的距离不到半米。

    我心中十分纳闷,心想李奇这小子在干什么啊!怎么还不动手啊?

    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那个煞胎对我哇哇大叫,满脸凶相的瞪着我,一张嘴张大巨大,露出他那一口漆黑的牙齿。我顿时便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妈的!这小子莫非狂性大发,要对我动手,就在此时只见那小子冲我一伸手,一把抢过了我手上的psp,然后独自玩了起来。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敢情这小子是想玩我手上的游戏机啊,我连忙朝着李奇那边望去,顿时不由的大吃一惊,只见李奇那小子还在那里盯着我这边,脸上却露出了惊愕之色。

    我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动手,而这老小子完全不理会我,只是一个劲的盯着那煞胎。

    我十分纳闷,于是便转身向那煞胎看去,我这才看清了,原来这孩子的身上居然还穿着一件黄色的小肚兜,上面居然还画着符咒。

    我顿时就傻眼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就在我愣神的功夫,一旁的李奇似乎回过神来,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片刻功夫那艮山构枣之阵便发动了。

    只见那周围的黄符发出淡淡的黄光,我见时机成熟,连忙跳出两米远,与此同时,双掌一抬,两道掌心雷打出。

    我心中顿时一阵狂喜,俗话说的好,强奸易躲,意淫难防。说得就是偷袭的好处,虽然我和李奇这次的配合不算太默契,但是由于那煞胎此时一门心思都集中在了游戏机上,所以我的攻击它并没有做出反应。

    只见雷声炸响,白光闪动,那两记掌心雷是结结实实的劈在了那死孩子的身上。我此时大喜,朝一旁的李奇大喊道:“奇哥,成功了!”

    然而就在我大喜过望时,我看见那边的李奇却露出了一脸的惊愕之色,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个魂不附体,只见那煞胎受了我的两记掌心雷之后,居然屁事没有。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他此时正拿着那个被雷劈坏的psp正一脸怒容的瞪着我,只见他的眼睛里还泛着幽光,黑暗中看上去格外的渗人。妈的!李奇的阵法不是已经发动了吗!怎么这小子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呢?

    我下意识的便向后退去,只见这小畜生突然发出一声怪叫,那声音特别的尖锐,就跟娃娃鱼的声音差不多。只见他纵身一跃便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朝着我射来。

    “小心!”身后传来了李奇的声音。

    我根本没有时间去管他,因为此时那小畜生已经到了我的眼前,我眼见扑街在前,不敢托大,张口便喊出一声:“破!”

    我当时是真的有些慌神了,因为李奇的阵法早就已经发动,记得上次那慑青鬼是何等的牛逼,这阵法在短时间内就将慑青鬼的煞气耗了个七七八八。而这次的煞胎在这阵法之中,居然出奇的生猛。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到那阵法的影响一样!

    难道这小子比那慑青鬼还要牛逼?这明显不可能啊!要知道这小子应该还没有成型呢!

    随着破凡诀的发出,只见一道白练劈出,那煞胎顿时弹出老远,直接被那破凡诀的威力震飞到了墙角,我此时才算松了一口气,我连忙转身对李奇说道:“阿奇,你小子的阵法怎么不管用啊?”

    我话音未落,只见那煞胎居然又爬了起来,我顿时就愣住了,要知道这破凡诀的威力可是非同小可,这死孩子被迎面劈中之后居然还能站起来,这他大爷的不科学啊。

    就在我迟疑之际,那个鬼孩子又射到了我的面前,只见他张大了嘴巴,冲着我的脖子便咬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个侧身,可是却慢了一步,那死孩子已经杀到了眼前,一下子就被它给扑倒在地,只见这小东西的嘴竟然张开,竟然大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两边差不多已经裂到了耳根,嘴里的乳齿都是尖齿状,而且竟然还是黑色的,真是让人感觉到恶心,与其说那是一张嘴,倒不如说那简直像是昆虫的口器一般。

    我拼命的挣扎也没能挣扎掉,只见它死死的搂着石决明的脖子,由于嘴巴大张着,所以它发不出别的声音,只是从嗓子眼儿里发出类似于笑声的“嘎哈哈”。就好像是嗓子里有痰的老头咳不出来还咽不下去的感觉。

    就在此时我的肩膀上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我一眼望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小畜生的嘴里居然吐出了一根鲜红的舌头,那舌头就像一根针管一样,已经扎进了我的左肩。

    我顿时感觉到全身一麻,好像被电到一样,然是一瞬间,这种感觉就被一种难以形容的疼痛感代替,疼的我大声的喊了出来:“啊!!!!!”

    那疼痛使我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于是忍着疼痛将手死死的抵住他的脑袋,然后又发出一道掌心雷,只听轰隆一声闷响,这小畜生又被弹飞老远。

    就在这几秒的时间里,我感觉到我的左肩的疼痛感居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刺骨的冰凉,我暗道不好,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左臂已经抬不起来了。

    妈的!没想到被这煞胎的舌头都如此厉害,居然还他大爷的自带麻痹效果,老子这次可是栽了。

    而最令我头疼的是这次那煞胎被震飞之后,却依旧没有受到多大损害,一会儿功夫便又爬了起来,像个蛤蟆一样弹起,嘴里吐出锋利的舌头又向我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