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坟冢边的夜总会

    更新时间:2018-08-07 18:15:43本章字数:2544字

    我叫九九,因为长得太有特色,所以高考N次学校都不收我。

    我家老头一气之下,扬言要给我找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工作,于是在他的万般权衡下,我在一家快餐店当起了送餐员。

    可怜我这十八岁的花季少女风里来雨里去的……不提了。

    今朝是六月最后一天,天气特别阴霾,一场沥沥淅淅的小雨下到傍晚才停,正好赶上我送餐,谢天谢地。

    我以为今天饭店的生意应该不行,谁知道接连送了三个小时,都还有人陆续打电话来,把我累得够呛。

    我瞥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早已经过了我下班的时间了。我准备跟老板说我要走了,转头却瞧见他手里又拿着一张单据,正讪讪地看我。

    “张叔,是不是还要送?”

    “这个……对啊,就在你们东区,就是地方有些偏。”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距我下班时间都一个小时了。

    “是吗?那我正好顺便。”

    “嘿嘿……那好吧。”他点点头,忙不迭地递了灌王老吉给我,“九儿啊,这是犒劳你的,今天你辛苦了。”

    “谢谢张叔,你把盒饭装好,我马上送过去。”

    我喜滋滋地收起了饮料,准备留着回家孝敬我家老头。虽然他一直耿耿于怀说因为在垃圾桶边捡到了其丑无比的我,导致玉树临风的他光棍到现在,但他真的很疼我。

    老板把一份“红烧肉”和一份“鱼香肉丝”放进了我的车篮,我拿了单据就屁颠颠地骑车走远了。

    我家就在西平区边头,是一栋破旧的四合院,这是老头唯一的家产,但也不值钱。

    快餐店离我家有三公里距离,也不算很远。我瞅了瞅盒饭上的地址,有点莫名其妙:西平路22号。

    西平路是靠边郊的一条机耕路,左右都是山林。那边的建筑还没拆迁,比较冷清,还保留着一股古朴的味道。

    我从来没去过那边,只知道个大概方向,所以要一路走一路张望寻过去。

    眼下午夜已过,山间开始下雾,我们这县城算是古城,所以山峦特别多,空气也很潮湿,雨后就容易起雾。

    好比现在,一层层浓黑的雾气铺天盖地从林间涌出,被那夜风吹得一浪一浪的跟异世界似得。

    路边上只有几盏路灯,间隔特别远,如苟延残喘似得散发着极其昏暗的光芒,把这雾气映衬得跟泼了一层鲜血似得。

    有几颗稀稀落落的白桦树立在路边,风一吹就窸窸窣窣的摇曳不停,映着那血红的雾气,顿有种群魔乱舞的即视感。

    马路两边,古朴的瓦房四周早已经杂草丛生,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这地方虽然一直没拆迁,但也没人住,长年累月的空置也就无人打理了。

    但奇怪的是,我仿佛听到路边的瓦房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讲话的声音,就像在我耳边飘似得,时有时无。

    老实说,我平日里也挺胆肥的,但这会有点害怕了。

    深更半夜,在这空无一人的荒地上送盒饭,怎么想怎么诡异。于是,我瞧见四下里无人,扯开嗓子哼起了最近才学到的一首洗脑神曲。

    “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我哼哼唧唧地骑过去,心情的确平静了不少。

    “呵,人长得丑,唱歌还挺不错的。”

    蓦然,一个揶揄的声音从我耳边飘过,仿佛有一股阴风瞬间绕着我的脖子转了一圈,凉凉的。

    我慌忙一刹车,狐疑地回头瞄了一眼。四下里黑漆漆的,没人!

    幻听?

    不可能!

    我长年累月和老头一起打坐冥思,虽然没什么修仙的可能性,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感官比别人敏锐不少。

    所以幻听这种东西,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我冷冷地张望着四周,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看到不断涌动的雾气,两尺外就已经不太看清楚了。

    “谁?谁在装神弄鬼啊?”

    四下里,除了我自己的回声,连那隐隐约约的讲话声也没了。我狐疑地蹙了蹙眉,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错了,于是又骑着车朝前走。

    此时前方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我甚至想要打退堂鼓了。

    而就在此时,正前方忽然间出现了一团血红色的雾团,那雾团中仿佛有一只手在冲我摇摆。

    耳边,忽然有个低沉的,阴冷的声音在飘来荡去,“过来,过来啊丫头。”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愣了一下才连忙加快了车速冲了过去。冲过浓雾,我看到前方一栋闪烁着血红色霓虹灯的夜总会,好像还在营业,心顿时就放了下来。

    我没空去想这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个夜总会,狐疑地溜了过去瞅门牌号。

    西平路22号,那就是这里了,我立马松了一口气。

    这夜总会名字很喜感的:红楼!这两个字红得很诡异,仔细看去,仿佛有鲜血在那字上面滚动,荡漾。

    这大楼估计有几千平方,并不像县里头那些高档的夜总会,倒是有点像民国时期的那种大舞厅。

    整栋大楼比地面高了大约十个台阶,台阶两边有一排路灯,造型都是圆圆的大红灯笼的模样,泛着暗红的光芒。

    台阶上是一个平台,后面才是金色旋转大门。门口还站着两个保安,只是他们毫无表情,直勾勾地平望着远方。

    这地方有点冷清,我估计生意也很惨淡的,要不然怎么会大半夜的订盒饭呢?

    我把自行车停在台阶下锁上,拎着盒饭一步步走了上去,那门口的保安瞧见我来仿佛愣了一下,竟都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请问,这是你们谁订的盒饭?”

    我狐疑地瞅了眼他们,上前了一步,谁知道他们又后退了一步,敢情,是被我的样子丑到了。

    于是我侧过身,露了另一半白皙如玉的脸颊给他们,“麻烦问一下谁的盒饭?一共七十五块。”

    “你先别过来,我进去问问。”

    那保安似乎很怕我,怯懦地看了我一眼才快步走了进去,另一个则继续警惕地瞅着我,好像我要打劫似得。

    切,他们肯定是看我太丑了!

    我摸了一下脸颊,忍不住轻叹了一声。我左边的脸有三分之二的面积是红色的,而右脸则美艳得很。

    老头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让我用这漂亮的一半脸对着他,他多看几眼心情就好了。反之,他如果惹我生气,我就用不好看的一半对着他。

    其实,这该死的阴阳脸让我受够了人们异样的眼光,大学都没法上。

    好在老头不断地开导我说:既然咱们无法靠脸吃饭,那就要靠才华。所以在他无情的鞭策下,我虽算不得才高八斗,却也不是胸无点墨。

    然!并!卵!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送盒饭也不例外!

    我在门口等了大约一分钟,那保安出来了,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并且指了指里面,“老板叫你进去!”

    “……能麻烦你帮我把钱拿出来吗?我就不进去了嘛。”

    我总觉得这夜总会有点阴森,怎么会建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地方会有客人光顾么?

    我特别怀疑。

    “他说让你自己进去!”保安很坚持,还刻意离我远了点,那嫌恶的样子让我恨不能一耳光给他挥上去。

    “过分!”

    我蹙了蹙眉,一脸不悦地走了进去。而就在我迈进夜总会的一刹那,我清楚的感受到一阵阴风迅速从我背后掠过,顺带一起一串“咯咯咯咯”的阴笑声。这声音极其刺耳,宛如车轮碾压砂砾的声音。

    冥冥中,我仿佛听到了个苟延残喘的声音在说:“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