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白日见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2606字

    我的妈呀,白日见鬼了!

    跑!

    我想都没有多想,趁着双腿没被吓软,转身沿着长长的楼道往家里狂奔,头也不敢回。

    还好我两腿爆发力惊人,很快冲到家门口。抖抖瑟瑟地掏出钥匙来,一边开门一边回头朝那边“回”字角的楼梯处望去,更是骇得魂飞魄散。那黑袍男鬼竟特么对直直地朝我飘来,血红的鼓突的双眼还特么直盯着我。

    我吓得猛地回头一扭钥匙,门开了钻进去,“砰”地一声关了门,背靠在门板上,感觉两条腿都紧张得要抽筋,后背全湿,T恤都贴背了。

    门外面的阴风还从门缝里透来,越来越冷,让人全身如同掉在冰窖子里一样。我大气都不敢喘,根本不敢开口问七公主那是怎么回事。

    心底恐惧而郁闷,怎么一到城里我就白日见鬼了?鬼这个玩意儿,不是只有晚上才出来的吗?难道这年头,鬼也疯狂起来,黑白颠倒?可……我跟爷爷一样,也是有阴阳眼的吗?以前怎么没发现?多少次路过我出生的那片阴谷乱葬岗上,怎么没看见下面有鬼?那地方可是什么吊死鬼、夭折婴儿之类埋葬的地方啊,人们都说那里鬼多死了呢!

    很快,我感觉到背后的木门板变得像寒铁一样冰冷,寒气透体而来,冷得人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

    不好,那接近我家了,这特么是要特意来害老子么?我赶紧离开门口,一头扎进主卧室里,再次将门关上,反锁。

    我这才隐隐有点安全感了,靠着门板大口喘着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忍不住说:“媳妇大人,这怎么回事?爷爷不是说你本事很大吗?怎么我白天撞鬼了,你也不搞个才艺展示啊?驸马爷快吓成死马了啊!”

    七公主没理我。豪华的大卧室里显得好安静,安静得太诡异了,似乎整个七层的巨大筒子楼也安静死了。卧室里本有侧射来的阳光,但却让人感觉阴冷冷的,仿佛是楼道里的阴气在疯狂弥漫向这里的每一个房间似的。

    安静之中,一个低沉阴邪的声音传入我耳朵里:“嘿嘿,见面是缘,见面是缘啊!活死人,你小子跑得倒挺快,有点意思,嘿嘿……”

    这声音太特么阴邪了,听得我头皮当场发麻,抱头就缩到墙角里,四处扫了扫,好像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我耳朵里的。我明白一定是那男鬼在跟我说话,吓得两腿哆嗦不停,根本不敢说话,大气都不敢喘。山里有传说:鬼跟你说话,千万别回话,它们会记住你的声音而跟着你,更何况哥这声音多脆亮磁性啊?

    那男鬼的声音又接着响起:“被人逆天改命了吧?嘿嘿,有点儿意思,改命的人很大胆嘛!本差今天不找你,拘了魂回去交差后,好好查你一查,要是属实,定来拘你魂不可。到时候驯成血煞猛鬼,本差也能在阴间横着走,鬼见鬼愁,当上城隍爷也不是梦,嘿嘿……嘿嘿……”

    我都快被这男鬼给吓死了啊,他鬼娘养的还笑得一阵阵渗人头皮。联想起初中那些爱讲鬼故事的同学说的内容,我特么就是二百五呢也能明白,敢情老子遇上的是白日来拘人魂的阴差了吧?他鬼娘养的居然要把老子驯成血煞猛鬼?他还想在阴间当官?

    天啊天啊,爷爷啊,县城里一点也不好玩啊!我才来这里第一天,就让阴差盯上了啊,爷爷你不是高人吗?快来打死他呀!我内心一片惊恐在漫延,全身颤抖,都想钻地板下面躲起来了,真想我那貌似高人的爷爷来救小孙一命啊!

    还好,我心里唯一的安慰是这阴差今天不是来找我我,可他妹的保不齐下次就来了啊!不行不行,老子这学不能上了,还是赶紧滚回老家,回到爷爷身边比较靠谱吧?

    我在墙角里颤抖着,阳光撒在身上,还是全身发冷。放眼能看到对面的镜子里的我——脸上煞白,额上冷汗豆子大,一身抖得好狼狈,真是丢人。可我那鬼七公主媳妇大人呢?她一点表示也没有!爷爷不是说她很有本事吗,能保护我吗,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啊?

    过了一会儿,那个阴差的声音又传入我耳朵里了:“活死人小朋友,见面是缘啊,再见!嘿嘿……一定会再见,嘿嘿……”

    我再见你个大头鬼啊?你鬼娘养的赶紧给老子滚吧滚吧!你一滚,老子就回安义村去了,还见你妹的面啊?你敢来,我爷爷保证会打死你丫的!我虽然害怕极了,但心里也是一阵狂骂,感觉好受一些。

    没一会儿,房间里的阴气消散得无影无踪了。阳光侧射进来,暖意十足。料想那阴差已经走远了吧,我便从墙角里站了起来,感觉浑身没劲儿,一身的冷汗,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媳妇大人,爷爷说你好厉害的,可关键时刻怎么不站出来保护我啊?像这么吓几回,我真会成死马的。那阴差说的话,你应该听见了吧?他个鬼日的一定还会再来啊,到时候你的驸马爷要变成血煞鬼马了啊!你有应对的招没有啊?”

    卧室里静静的,七公主什么声音也没有。我就有些急了,说:“怎么搞的啊媳妇大人?那阴差是鬼吧,他能跟我说话,你也是鬼吧,咋就不吱声儿啊?你倒是说话啊,我们是夫妻呀,夫妻得交流吧,得共患难吧?你这总是沉默着,真的可以吗?”

    七公主还是没有回答我的意思,我只能点了点头,说:“好好好,你不说话是吧?那就这样,反正你也不能在这城里保护我,我也不想上学了,马上回安义村,还是呆在爷爷身边比较踏实。他不会看着相依为命的亲孙子被阴差拿走,再养成血煞猛鬼吧?我是没这个住好房子的命了,也不能银行卡随便刷着做土豪了,还是村子里呆着比较爽。”

    说完,我抬腿便朝卧室外面走。刚刚一迈步,脊梁突然一凉,两只耳朵又被揪得疼了。

    我当场明白七公主是不让我回安义村了,心里也急了,狂躁地大叫道:“死婆娘,你揪什么揪?老公被吓成球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现在逞什么能?除了会揪耳朵,你还会搞毛?我不回去,还在这里等死啊?你不知道爷爷是高人吗?你保护不了我,也不让别人保护?七公主,有个公主的样儿好不好?动不动就揪揪揪,耳朵揪烂了好看一些吗?我是你男人,夫为妻纲你不懂啊?我才是家里的老大!你这样算高贵吗?跟野蛮泼妇有什么区别?赶紧给老子撒手!再不撒手老子……老子……休了你!”

    这么一吼,还真有效果,七公主的双手真松开了。嘿嘿,我总算是找到了做男人的感觉了,连腰都直挺了,吼完一甩头,各种有自尊。敢情管他公主不公主的,服吼啊!或者,她也怕被休的么?

    正当我得意之时,脊梁柱又是一惊,两只耳朵被揪得疼锥心啊!我这刚刚建立起来的男人自尊立刻荡然无存,赶紧是连连投降求饶,差点眼泪都出来:“媳妇大人啊,我错了,我错了啊!你才是老大啊!你想想啊,我生来孤苦啊,父母双亡,又是可怜的九阴命格……”

    没等我苦情大戏上演,七公主居然又松手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在我脑子里响起,接着,一个甜腻悠然得让人骨头都酥了的声音对我说:“小呆瓜,张三风并非你亲生爷爷,但确实是他为你逆天改了命,才让你活到现在。你的亲生父母都还活着,但不知在哪里。你绝不能回安义村,否则才真的是谁也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