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冷艳老师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2732字

    “什么什么什么?媳妇大人,你……这……”

    我听得愣傻当场,七公主的声音确实很好听,让人迷醉,但她所说的内容信息量太大了,我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了。

    我爷爷叫张三丰吗?这也太搞了吧?他不是叫张雨升吗?小河村和安义村那一带的人都知道他叫张雨升啊,怎么突然变成太极宗师了?

    媳妇大人说我爷爷替我逆天改了命,那是不是……爷爷这个高人隐姓埋名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为了我吗?他就算不是亲生爷爷,但有养育救命之恩啊!

    我的父母……父亲的车翻到悬崖底下,他们不是当场死了么?怎么现在又还活着,却又不知道下落?家里堂屋墙壁上,昨天晚上和七公主成亲时拜的父母遗像又是谁?看起来那就是我的父母啊,爹帅娘漂亮的。难道我要……踏上一条寻亲之路?

    怎么我就不能回安义村了?回去还谁也救不了我?爷爷不是回去了吗?我难道要在这里等着阴差来拿魂,然后养成血煞猛鬼不成?想想刚才那个“见面是缘”的阴差,我头皮就发炸啊!

    可是……媳妇大人是霸道刁蛮的七公主,她在我身边多年,她这是第一次跟我说话啊,用得着骗我吗?然,她的话确实让我太震撼了……

    愣了好半天,我深呼吸几口气,才勉强消化了七公主的话,扭头望着窗外,轻声道:“媳妇大人,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吗?为什么我……”

    不等我说完,七公主已打断了我的话:“小呆瓜,刚才的话说出来,我已经很累很累,不能再……再说了……恢复几天才……能和你说话。但……有些事,你还不可以……知晓,只当天机吧!现在……你只能……”

    又称我“小呆瓜”?我不是二百五好吧?

    确实,七公主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在我脑海里消失了。

    我郁闷地站在卧室里,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媳妇大人真的很虚弱,连跟我说话都这么累。很明显,她还不想告诉我真相。

    我仿佛突然就跌入一个谜团之中,这只能我自己去解开。可我要怎么解?看来,我的命运从我16岁这年开始,就将产生极大的变化啊!

    我还只能冒着被阴差拘魂的危险,继续留在县城了?可爷爷呢,他回到安义村会不会有危险啊?我的心里充满了担忧,便又道:“媳妇大人,爷爷会不会有危险?我想回村里看看他,看看就走。”

    话音落,我右耳朵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痛得惊叫了一声。

    媳妇大人没力气说话,倒是有力气揪我啊!我只能认了,心里担心着爷爷,然后出门往云山二中走去。

    心里想着事情,虽然从家到学校的路很好记,但我居然走错了两次,还是七公主揪我耳朵将我揪了回来。我这媳妇大人虽然累了,但在我身体里还是能跟我一同感受世界的,记忆力很不错。怀着她,倒也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呵呵!

    到了学校之后,我拿录取通知书报了名。人家老师还是很热情地接待了我,给我指了食堂、宿舍和教室的位置。宿舍我本来是用不着的,哪怕是双人的,还有学校免费配的被褥之类的,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到宿舍住,免得那阴差熟门熟路来找我。我有点后懂,怎么没想到来学校的时候连包一起背来呢?唉……

    离开了报名处,我先去了教室,见了班主任老师。教室里那里正有一个男同学在他父亲的陪同下见过了班主任,和他爸出来了。

    这男同学生得虎头虎脑,微胖,个头跟我差不多高,朝我笑了笑,还露出两颗虎牙来,显得憨憨的。不过,人不可貌相,他可是我们火箭班的同学,成绩自然不差。而且,看他和他父亲的穿着打扮,家里好像还挺有钱的。所以我还是回以微笑,然后一个人走进了教室。

    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叫卢雪琪,二十六七的样子,白晰皮肤,很漂亮,披肩大波浪黑发,穿着黑色的长裙,绷得线条起伏迷人,就是一张冷脸。她看着我来了,坐在讲台那里,上下打量了我一回,看得我有些不自在。

    我能感觉出来,班主任看着我穿得这么普通,眼神有些不那么热情。像我这种学生,一看就是农村招来的尖子生,给学校挣名誉的,老师们在我们身上是捞不到什么好处的。我还是笑着呼道:“卢老师,您好!”

    卢雪琪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起身来,比我高出一头了,显得高挑又性#感。她身上香气扑鼻,让人闻之心跳有点加速。她声音冷脆脆的,说:“等一下,我去趟洗手间。”

    “哦……”

    我应了声,便站在讲台边等着。

    卢雪琪拿过讲台边的银色挎包,朝门外走去。这班主任背影也真好看,高跟鞋傲然击地“笃笃”有声,那小腰扭扭,屁#股晃晃得闪眼,气场很强大呀!

    我只不过是很自然地看了看美女班主任的背影而已,可左耳朵就被七公主狠狠地揪了一下。我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没想到这媳妇大人是这么一醋坛子啊!

    卢雪琪闻声吓了一跳,回头眸子里两道冷光瞪着我:“大白天你鬼叫什么叫?脑子有毛病吧?”

    我那叫一个尴尬啊,脸上热热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低头下去,苦水往肚子咽啊!农村出来的孩子,就这么没人#权么?

    卢雪琪倒也没再多说什么,高傲地出门右拐,上洗手间去了。

    我领教到了七公主的醋意,郁闷地回过头来,隐隐脑海里还听到她轻“哼”了一声,仿佛是调教驸马爷了,很得意。

    我扫了扫讲台上的学生花名册,只见已经有不少同学来找班主任报到了,我确实来得有点晚。按先后顺序来看,刚才那个男同学叫赵越正。

    没过多久,“笃笃”的高跟鞋声传来,我朝教室门口望了望,心里有种莫名的紧张感,是冷#艳班主任回来了。这样的冷脸老师,一定不好相与啊!

    很快,卢雪琪那迷人的身影出现在我视线里。可她刚刚转过门角进来,我顿时大惊,指着她身后叫道:“卢老师,你……你……背后……”

    真特么邪门,大白天的,我又见鬼了!

    卢雪琪的身后,飘飘悠悠地跟着一个白衣女鬼,凌乱长头发,一张脸血肉糊糊的,五官都快看不清楚了。这女鬼见我指她,竟然在卢雪琪身后扬起了血淋淋的双手,张开血盆大嘴,滴血的双眼露凶光,似乎在威胁我,吓得我顿时一身冷汗飙流,都不敢说话了。

    卢雪琪只是下意识地回了回头,那白衣女鬼就在空中看着她,她却什么也没看见,回头就冲我怒了,冷声斥道:“你疯了吗你?大呼小叫干什么?见了老师称‘您’,懂吗?你你你的,像高一的优秀生吗?”

    我被这么劈头一顿教训,心里自是不舒服,但谁叫我是个善良的少年呢,还是红着脸说:“卢老师,我刚才看见你……哦,您,您身后有一只女鬼跟着,她恐怕……”

    一听这个,卢雪琪真是怒了,气冲冲地朝我走来,嘴里斥道:“你是不是疯了?大白天的什么什么鬼?灵异小说看多了?唯物主义都白学了?毛病多!我看你才像个鬼,小穷鬼!说,你叫什么名字?”

    话音落时,卢雪琪已经包一甩,在讲台上坐下来了。那女鬼倒没有再跟着她,在门外狠瞪了我一眼就飘走了,吓得我暗暗感觉到不妙啊!

    窝内个去,这老师也太不给学生尊严了,也活该上个厕所都被鬼跟上了!我是小穷鬼吗?我包里可是有一张爷爷让我随便刷的卡!你既然不相信有鬼跟着,那我就好心当成驴肝肺吧,等你吃亏了就知道教训了。当即,我不争辩什么,便说:“我叫张野花。”

    “啊?张野花?你就是张野花?咱们班上入学成绩第二名的张野花?”卢雪琪脸上有惊讶之色,仿佛还很高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