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胆子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2502字

    不过,也就在撞女鬼身上的同时,我胸口的纯阳玉瞬间散发出一团绿荧荧的光芒,斗状大,胸上暖烘烘的。光芒击中了女鬼看似还汹涌的胸口,我倒飞之际,她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竟然也飞出厕所门外。

    我一落地,抬头看到女鬼挂在厕所外十五米远的地方——一棵茂盛的刺桐树上,发缠枝叶,硬枝透体,整张血脸扭曲,白衣胸口赫然一团焦黑,正冒着股股黑气。厕所里气息已不再那么阴冷,只是有点臭。

    顿时,老子心头惊喜非常。正哥诚,不欺我也,纯阳玉果然是好东东!虽然那女鬼造型恐怖,但我胆子瞬间就肥了,爬起来冲着她吼:“你鬼娘养的,小爷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特么不跟卢雪琪,跟老子干什么?想玩厕所偷窥么?来来来,小爷陪你玩!你特么又来啊,来啊,来啊!”

    天知道,鬼知道我那时有多嚣张,这种感觉竟然很美好。我一边吼,还一边对着女鬼勾着手,狂妄不可一世,哈哈,太好玩了!

    那女鬼暴怒,从树上飘下来,看不到脚,直冲我来,堵在厕所门口,对着我猛摇着脑袋,长发飞炸炸的,张开血盆大口,发声狠厉的吼声:“啊!!!啊啊……”

    虽然这女鬼还是那么造型恐怖,让人一看头皮发麻,而厕所里空气又阴冷了下来,但我还是心里不虚,特意将那枚纯阳玉从T恤下面掏出来,昂首挺胸朝着她走去:“怎么?不敢来了吧?你特么又来呀?小爷我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你特么别没事儿找事儿,赶紧投你的胎去吧!大白天出来吓人,实在不是鬼应该干的事儿!”

    女鬼依然狂怒,但对我是无可奈何。她恐惧地看了看纯阳玉一眼,然后还是对我张牙舞爪,竟然还敢威胁我:“我是孤魂野鬼,投不了胎了,都是卢雪琪那个贱人害的!我要找她算帐,让她受尽折磨。你少管闲事,要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哦?这女鬼生前和卢雪琪有仇么?卢雪琪害了她?我心疑惑,但还是朝她走去,冷声道:“你和她之间有什么恩怨,小爷我不管,我也管不了那种闲事,只要你不来缠着我就好。人有人路,鬼有鬼道,你还是别想找人算帐了,人家身上也有纯阳玉的。看,就是这个……”

    我拿手指了指胸口上的纯阳玉,又接着说:“虽然没我这个好,但你也是不能完全近她身的。”

    “什么?”女鬼血红的双眼瞪得快鼓爆起来,发黑的眸子里竟有丝丝血红光芒,一张血脸扭曲得吓人,突然鬼体颤抖着后退起来,发狂一样地凄吼道:“这个贱人怎么能有这种东西?怎么能有啊?老天啊,为什么?为什么……”

    这女鬼声音凄然刺耳,听得人头皮麻了又麻,似有极大的冤屈。可她吼着吼着竟然迅速退离了厕所门口,飘越过围墙,消失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拍拍胸口,摸摸纯阳玉,感觉好险呐!要不是赵越正这哥们儿,我今天还不知道会怎么的呢?反观我身体里的媳妇大人,她倒是挺淡定的样子,鬼来了,她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真是白怀了她一场哦,唉!不过,貌似我接受赵越正的纯阳玉时,她没有表示反对,兴许她一定知道此物的厉害了吧?

    这时候,我才感觉到裤子里稍稍有些湿,顿时郁闷起来。长这么大,老子连床都没尿过哎,这女鬼竟给了我第一次!还好,裤子是黑色的,看不出来。

    我马上出了厕所,远远地看了看那边的男生宿舍楼,还能看见411的窗口,心里感谢了赵越正一回,便快步朝着学校门口走去。

    路上,我还是不禁想了想卢雪琪这个冷脸美女班主任。她到底怎么害了那女鬼呢?女鬼要找她算帐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她呢?万一她真被女鬼给害了,我这算不算知情不报,良心上会受谴责的啊!没办法,这个女老师那么漂亮那么美,要是出了事,还真让人有点于心不忍呢!她瞧不起咱,咱和谐社会好学生不能那么小心眼儿不是?

    可想想卢雪琪对我的那态度,我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免得她又狠骂我一通。反正,她戴着纯阳玉,应该问题也不大吧?而且,那女鬼也只是要先好好折磨一下她而已,她一时半会儿应该没有危险。这种瞧不起人的女老师,再美都不美,吃吃苦头也应该的。

    原路返回,来到了柳条巷子我家楼下。那里依然人来人往,污水臭气横逸。我看了看那七层老楼房,想想纯阳玉,心头还是有保障多了。走进幽暗的楼梯时,我还低声对七公主说:“媳妇大人,我可是听你话呀,又回家来了。”

    “嗯……真乖……”七公主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虚弱到极致,若有若无。

    我汗!她还说我乖?语气虽然,竟还有一种要用手慈爱地抚#摸我头的感觉。不过想想也对,她既是公主,那还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呢,年龄肯定比我奶奶还大了。

    唉,娶了个这样的女鬼为妻吧,虽然她高贵无比、美丽万分,但我还是有种说不出的重口感。可又能如何呢,我都怀了她了。

    我想了想,又低声道:“媳妇大人,赵越正这纯阳玉,能对付那阴差不?”

    “嗯……”

    听到这回应,我顿时感觉到阳光撒身,爽死了,又道:“那阴差要是拿不了我的魂,会不会像赵越正说的不会来二次了?”

    “嗯……”

    哈哈,我特么更兴奋了,摸摸胸口纯阳玉,右手一挑额头刘海,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马上冲冲地往楼上走去。

    来到家门口,刚刚掏出钥匙想开门,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小伙子,你就住那里?”

    这声音沙哑得让我头皮发麻,回头一看,一个六十来岁的老人站在我斜对面的一家门口,衣着朴素,身形矮小瘦弱,满面皱纹,双眼昏暗无神,样子看起来稍有恐怖,但也是风烛残年的味道。他手里还提着个旧旧的红色购物袋,像是要出门买东西。

    我能确定这老人不是鬼,因为先前见的阴差和女鬼都看不见脚呢!我脑子里转了转,笑道:“老爷爷您好啊!我是住这里,这里是我家呢!”

    “你家?”老人双眼一鼓,面色惊讶,满脸皱纹都动荡了似的,然后点了点头,“哦,没事了,你进门去吧!我要下楼买菜去了。”

    说完,老人转身朝楼梯那边走去,步子还挺快,仿佛是怕了什么一样。

    我感觉老人有些怪异,马上说:“老爷爷,您等一等啊!咱们这也是邻居了,我怎么称呼您啊?”

    “哦,我姓肖。”老人回头看了我一眼,又急匆匆地走了。

    “哎,肖爷爷,您……”我叫了叫,但人家已经走到楼梯口那里了,速度还真快,真不像风烛残年的老人。

    肖爷爷这样的表现,实在让我不解。本来,我看他是个老人家,也许在这里住得比较久吧,所以想问问他有关我父母原来的情况的,可他却走了。我摇了摇头,过去看了看他家的门上——那里有一张天然气使用表格,上面有他的名字——肖状林。

    随后,我便打开自家房门,一股子霉味儿扑面而来。我一脚踏进家门,目光所及之处,顿时整个人就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