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倔强老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2539字

    长期开着阴阳眼,神魄的消耗也是相当大的,人会感觉到意识的模糊和虚弱,所以还是经常关闭的比较好。魄这个东西,是随身体素质的强弱而强弱的,是人体非常强大的能量团。可以说,三魂之天、地、人魂这三大天生的能量团,主宰着你的福禄寿运,而七魄这后天的能量团,则是你生命活力的体现。

    我虽然天生三魂七魄很弱,但因为爷爷的强化爬山训练,七魄倒是变得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所以身体违背九阴命格——健康、活泼,甚至痞里油气。

    但我现在还不解的是,为什么我在乡下的时候,我这阴阳眼连一只鬼也不曾见到过?可此时不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阴阳眼没有在肖状林老人的猫眼里看到什么,只感觉房间里黑乎乎一片。可刚才他房子里还亮着灯呢,这不得不让人心里替他紧了紧。

    心头的焦急让我都忍不住想踹门了,因为只能踹,不能报警,相关部门同志他们不信这个啊!正当我抬腿之时,一个沙哑得有些恐怖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了起来:“小子,你想干啥?咳咳……咳咳……”

    我心头一惊,汗毛竖起,扭头寻声一望,愕然呆立。只见那边楼梯口的地方,瘦小的肖状林老人咳着嗽,穿着白色大衬衣站在那里,衣摆随着夜风飘动,满面皱纹的脸上有些气怒的样子,造型让人头皮有点发麻。

    还好,肖爷爷竟然不在家里,他还有双脚,还穿着鞋子,是人不是鬼。我当即回神就朝他奔过去,一边跑一边着急道:“肖爷爷,您别回家,您家里有只女怨鬼!”

    肖状林神色微微一惊,看了看自己家门一眼,然后猛烈地咳了起来。他这咳得太生猛,让人感觉那肺叶子要碎成一块一块,然后被喷出口腔。

    我很明显地感觉到这老人家的身体又不如前两天的时候了,暗想着这绝对是被阴鬼的阴气所染吧?而他却吐了一口浓黄的痰,然后冷冷地说:“小屁孩,胡说八道什么?我家里哪来的鬼?”

    “哎!肖爷爷,我说的是真的啊!要是不信的话,把门打开,我给您……”

    不等我说完,肖状林老人竟然打断了我:“少废话了小屁孩。就算是我家里有鬼,也是我家的事情,你管不着。”

    “肖爷爷啊,我可是为您着想啊!这鬼很可能快化为厉鬼了,会害死您的。您就别……”

    我话又没说完,这肖老爷子倔强地哼了一声,一甩袖子,双手背后,朝着他家走去了。

    我本善良,努力想维护阳间安宁啊,马上跟在肖爷爷的身后。哪知道他回头冲着我吼:“滚!别跟着我!管好你家的事!你神神叨叨的,好像本事大得很,有种把你那不干净的家弄干净了再说!”

    老头子这么愤怒的样子,搞得我一懵,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我家不干净?凭什么说我家不干净?咱家是破败了点,但我还是收拾得很干净嘛!再说,我也没在家里发现什么别的脏东西。

    我还是认真地说:“肖爷爷,我……我家怎么就不干净了?”

    肖状林老人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我的家门,然后对着我冷冷一哼,什么也不说,朝他家走去了。

    我心头疑惑得不行,但到底还是一片好心,先不管家里的事,又跟着往前走。可肖爷爷又回头吼我:“别跟着我!再跟着我,我从这跳下去!”

    呃……这老头好倔强啊!他真的是双手扒上楼道的扶栏,做出要翻出去直坠七楼下的举动。

    “好好好!我不跟,我不跟!”我吓得赶紧停步,摆起了手。这可不行啊,不要捉鬼不成,反而逼出一条老命来,人家儿女做鬼也不会放过咱的,划不来呀划不来。

    肖状林老人这才双手离开扶栏,让我心安了一下。不过,我还是想了想,便从紫蟒腰带上拔出一支黄符镖来,递向他,说:“肖爷爷,不管您信不信我的话,我也是真心实意的。这镖你拿上,要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您要是能看见,直接用镖扎过去;要是不能看见,但感觉到身体突然发冷,用镖扎在自己的手掌心,出点血就可以了。”

    想想,我也真是纯洁正气又大方。这一支黄符镖,火离木镖体,鲜血为浆,以破鬼黄石粉调制为符料,专灭厉鬼,碎魂荡魄,价值至少一万五千块往上说。遗憾的是,我现在还不能制作这样的符镖,虽有火离木原镖和我的血,但没有黄石粉,而且我的血还不具备阴阳心诀的法力。不过,为了老人家的安危,我也且就送之吧!

    老人家看我说得很有诚意,倒是没有说什么,接过黄符镖,看都没看,转身朝家门走去。

    我见状有些失落,这正义之举是做不成了,装逼都没机会,便转身下楼。本来我还打算挤一点我右手中指的精血点点老人家的两只眼角,暂时开启他的阴阳眼,让他真的看清自己家里的情况,但想想还是算了吧,他肯定不愿意的。

    再说了,右手中指最连心,这精血是人体不可多得的至纯之血,流出一点都会让人力乏的。因为心魄便在心脏之中,精血越多,心魄力量越强,人体的力量也越强。有句俗语说“力由心生”,这还是有道理的,但说得全面一点:力由心魄而生。保护好心脏,绝壁没有坏处。

    来到楼下,我还抬头看了看肖爷爷家,见窗户里亮着灯,他竟站在阳台上默默地看着下面的巷子,好像还在看我。

    我见肖爷爷没什么事,朝他潇洒地挥了挥手,转身朝巷子外面走去了。那一刻,我还是感觉到自己特别高大上,伟光正!

    走了十来分钟,来到相对繁华的大街上,我很快找到了提款机。可我没用过这玩意儿,所以捏着卡在旁边若无其事地等了一会儿,观察了三个人取款的过程,还搞得人家以为我是想抢劫的,取款时还防备着我,取了就匆匆离去。唉,就我这清秀纯洁的形像,虽然是比较阳刚气韵,但至于是抢劫的么?

    学会了用提款机,我大摇大摆地来到机子面前,插卡,输密码,小心脏都有点激动。爷爷说了嘛,随便刷!就要做土豪的感觉不错,我打算明天上午就买部手机先。

    看着提款机画面,我果断选择了先查帐户余额,还看了看身后有没有人呢!其实,我才担心被劫呢!这年头,为了钱,什么亡命徒都有。

    看到查询的结果,我整个人都惊呆了。爷爷啊爷爷啊,你……太……太那啥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爱你了!

    五毛!

    没看错,我的帐户里只有五毛!

    我真是惊得欲哭无泪了。爷爷对我那么好,怎么就只给我卡里准备五毛啊?还让我随便刷,这要叫人怎么刷?幸好我是先来查钱,要不然明天去刷卡买手机,得丢死人了。

    五毛钱,现在就是掉大街上,你捡的心思都没有多少吧?可这就是我一半的财产啊!

    看着提款机屏幕上的内容,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了。郁闷得狂躁,爷爷要我独立自主,也不至于狠到这个份儿上吧?但这就是事实,总共财产一块钱,我得去面对。

    此时的我,就像是一个装备精良的阴阳师,空有一条价值不菲的紫蟒腰带,但口袋里穷得只有两张五毛在飞,一个五毛还在提款机里取不出来,去银行柜台人家都不稀得给你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