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亿万身家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2575字

    其实我现在很想找到云山县城的鬼市,卖掉一支黄符镖,就够我活好久了。偏偏我刚才还装正义,摆大方,居然送了肖爷爷一支。至于那些蓝、红、白、黑的符镖,更是一个比一个价值超过你的想象,我要是想卖,识货的人恐怕是哭着抢着都想要。

    说实话,这符镖不是一般人能制作和拥有的。干阴阳这一行的,一般都用符纸或者价值高一点的玉符,但威力都不及用火离木制作出来的符镖厉害。以黄符镖为例,这一镖秒杀天下厉鬼级别的脏东西,无论它是初化、中阶还是高阶实力的;而有些人的黄符纸,花个十来张恐怕才行,玉符也要两三个才行。

    至于黑符镖这玩意儿,连鬼帝见了都得绕着走,《阴阳秘卷》中,爷爷亲笔用简化字作过批注,一支黑符镖出价不上五千万,谈都别谈。紫蟒腰带里还有三只这样的黑符镖,光是这一样,你说我现在这身家是多少?

    失魂落魄地看了看提款机屏幕,我退掉了银行卡,都有把卡扔掉的冲动了。可我还是将卡揣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紫蟒腰带上的黄符镖位置,低声问道七公主:“媳妇大人,咱能卖掉一支黄人符镖么?总不能饿着肚子学习吧?我要饿挂了,你也就没了啊我亲爱的公主夫人。”

    七公主的回应还是那么粗暴,直接揪痛了我的左耳,还斥我:“败家子。读了这么几天书了,自己要想办法挣钱!”

    七公主说得也对,我不能这么败家不是?我很快安定了心神,怎么说也是从《阴阳秘卷》受教了不少,身上还有紫蟒腰带,想替人消灾去祸挣点钱,料想也不是难事。

    当即,我后脑神魄意念一生,开启了阴阳眼,一边在街上走,一边观察着夜色下的一切。

    他大爷的,这一开阴阳眼,真是感觉身上凉嗖嗖的。就这大街一段上就有十只鬼,全都是低级别的阴鬼。

    吊死女鬼就在我旁边的街边小叶榕上挂着,飘来飘去,白惨惨的脸,青黑色的舌头伸得老长,一对白多黑少的死鱼眼就看着我。

    白发苍苍的乞婆老鬼,生前就饿得发绿黄的脸,头发蓬乱,面无表情,坐在垃圾桶边,两眼无神地看了看我,又看垃圾桶去了。

    一只应该是掉街边排污水道里淹死的早夭小鬼,约七八岁,穿着红色运动服,趴在没有井盖的排污井口上,好像在看下面,都忘记了自己先前怎么死的了。

    一只红衣鬼,惨白的脸上浓妆艳抹,还有几分妖#娆,靠在电线杆子上,无力地朝路人挥着手。貌似生前的职业是……

    ……

    这些阴鬼虽然对我没有伤害,对很多路人也没有伤害,但总归是看到了,还是让人头皮有点发麻。它们不仅是夜里存在着,白天也同样存在着,所以白日撞鬼这并不稀奇。一旦遇到阳气弱的路人,它们便会毫不客气地附身,因为人体里的阴气才是它们最喜欢的营养快线,阴气纯度百分百啊!

    我一路走着,转悠着,寻找那些被阴鬼附身的普通人。因为被附身的人,我的阴阳眼能看得见,也就能挣得着钱了。

    可这么一路走下去,大街上遇到了起码五六十只鬼,全是没有进化的阴鬼,也没有发现有人被阴鬼附身了。而且这一带相对偏僻一点,夜也深了,行人并不是很多。有的行人阳气重,有的是几人结伴,阳气的抱团力量很强大,想附身的阴鬼也没办法,张牙舞爪之后就悻悻而退,然后继续在大街上游荡。

    这样的情况给我们一个提示:夜深了,特别又是阴天或者雨天,身体不太好的人,还是少走夜路,要走也结伴而行;白天呢,毕竟有阳光,阴鬼活动能力稍差,还相对好一点。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云沙河边上。这个季节虽然九月中旬,小县城还是比较热,到河边纳凉、夜营的人还是不少的,保不齐溺亡鬼类就要作祟。

    正逢周末,靠云沙河那边,到处都是夜营的欢歌笑语;靠城区这一边,烧烤夜市香气、油烟气和酒味儿冲天,生意好到爆。在这样的地方,阴鬼不少,甚至有个车祸死了的厉鬼,头都烂了半边,血糊糊的,在一个红灯路口边徘徊,伺机下手,但始终没有得手,最后还坐在街边沿上生闷气。

    这只厉鬼看到了我,但只是多看了两眼,对我张着大嘴,摇晃着头,脑子里血迹脑浆流荡的样子,威胁了我两下,然后就不理我了。并不是我身上没钱啊,所以连鬼对我都没兴趣,而是这种鬼类有鬼念了,能看到我的胸前的纯阳玉,心有忌惮。

    我过了那路口,进入幽暗的河边公园里。这里面也是阴鬼横行,阴气颇重,但碰不到什么厉害的角色。

    我直接沿着一条空阔的大道朝河边走去,心里有点小激动,兴许要搞钱了呢!因为我先前在河边大道的石栏上看到了,河边临水的地方,一处偏僻的沙滩草地上还有一群年轻人在烤烧烤、喝夜啤酒,还有几个男子脱了衣服,吼着要夜游云沙河,而那河中心正有三只溺亡厉鬼在翘首等着呢!这种年轻人,纯属是找死。

    我正快步走着,身后雪亮的汽车灯光射来。我没在意,只是主动靠了左边,让人家车子先行。可没想到,那车子飙过我身边,马上“吱”的一声刹住,然后迅速倒退回我身边。

    我刚刚看清楚那辆车的车牌和标识,顿时迎接我的就是一阵暴雨般的斥骂:“好你个张野花啊!大半夜的在这里鬼转什么?开学都多少天了?军训多少天了?你死到哪里去了?明天再不到校,你将被学校除名!农村来的学生,怎么就这么不珍惜机会呢?你看你,穿成什么样了?还不好好学习,靠知识来改变人生,就想一辈子这穷酸样子吗?”

    我汗,居然是班主任卢雪琪,在这里也能碰到她,真让人有冤家路窄的感觉了。她穿着粉红色的紧身裙,低胸的那种,上身好爆满迷人,在驾驶室里瞪着我,完全不顾我的自尊,一阵阵斥骂,骂得那上身汹涌动荡不已。

    这美女班主任的胸口上,赵永刚送她的纯阳玉不见了,换上了一枚光灿灿的蓝色钻石,配着她雪白的皮肤,更显得是高贵冷艳。而我更是大惊,直瞪着她的副驾驶座上——肖状林爷爷家的那只女鬼竟然坐在那里,已经化为凶悍的厉鬼了,本有极强怨念,现已鬼念生出了,属于鬼类中的灵长类了。

    《阴阳秘卷》上说过,厉鬼这东西,从眼睛就能辨别出来。肖爷爷的那只女怨鬼,一对眼珠各有一道新月血红,左右对称,配上那张不再血糊糊的苍白如纸的脸,造型真是恐怖非常。她的样子看起来死的时候也不过二十三四吧,而且很漂亮,瓜子脸,古典型的美人,居然胸口曲线不输于卢雪琪。而她,赫然已是厉鬼的初化阶段了。

    此时,那女厉鬼却是见卢雪琪骂我,坐在副驾驶上朝我笑了,笑得很诡异,让人情不自禁就背后发凉。我惊望着她,卢雪琪还以为我被骂怕了,又跟着骂道:“小穷鬼,还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学校去?明天军训早操我要是看不到你出操,你就滚蛋吧!我真是服了你这种农村来的小穷鬼了,又穷又不上进。你以为中考全县第二,就不用来学校军训了吗?晚自习不来上,你以为成绩就不拖后腿吗?其他同学都在认真自学,你呢?滚,看着你就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