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突然袭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3159字

    “小穷鬼,我肯定说话算话,你到我车那里来拿钱,啊……”卢雪琪一转身来,语声还那么冷厉,可说着脸上生红,一下子捂住了自己心口,转过身去,抬腿便朝着外面走去。

    我看得那真是乐啊,因为女厉鬼折磨人的办法也太销#魂了点。卢雪琪的裙子本来就低领口,领口部分的布片还被撕去了一大片,里面的凶罩也被女厉鬼撕烂得不像样子,使得此时的冷#艳老师果断双手也快掩不住一些风情,指缝间都露白了。

    也不管卢雪琪还称我“小穷鬼”了,她就是这么个女人。我当即便跟在她身后,眼睛地不时就落在她后背上,那里可也是一大片的雪白啊!

    七公主似乎很快感觉到了什么,狠狠地揪了揪我的耳朵,两只胳膊也被掐了一把。我痛得不敢叫,免得卢雪琪回头又是事儿。

    这也搞得我只能仰头前行,一副“我纯洁我自豪”的派头。七公主也算是心里满足了,在我脑子里冷哼一声,低声道:“死呆瓜,小坏蛋……”

    死呆瓜就死呆瓜吧,只要不揪我掐我就行。可咱这内心也郁闷,怀着这么个爱吃醋的媳妇大人,我啥时候能纳个妾呀?

    走在前面的卢雪琪没一会儿也感觉到身后也走光了,居然左手捂前面,右手捂后面,遮住了关键地带,行走起了好狼狈,估计心里郁闷死了。可她似乎害羞,也没心思管我在后面看没看见,只顾快步走。

    到了车那边的时候,卢雪琪迅速钻到后座里,车窗摇下一小半,只对我露了半张脸,冷道:“你给我就在外面站着!”

    我也不多说,老老实实在站在车外边等着。反正宝马车窗贴了膜,卢雪琪在里面就是用黄瓜咱也看不见。

    等了约有五分钟的样子,卢雪琪从后座里钻了出来。嘿,这个卢冷艳,居然换了一条黑#丝露肩吊#带长裙,裙子长得恨不能将脚后跟都包住似的。她头发也梳理了,脸上泪迹擦掉了,又是那么漂亮冷艳的感觉了。

    卢雪琪拿着个蓝色的漂亮长皮夹子来到我面前,一身香气扑鼻,却冷脸对我。她从皮夹子里掏出两千块的现金给我,说:“小穷鬼,拿着吧,省着点儿花。”

    我却笑着摇了摇头,回道:“卢老师,我其实不是来跟你借钱的。我是想……”

    “你想什么想?不借钱你刚才还问我?看你这一身垃圾地摊货,也不拿钱去换身好点的?拿着,不算借,不用你还的,是我表示谢意的。再说,两千块对你这种小穷鬼来说,还起来也挺难的。”卢雪琪这暴脾气啊,不等我说完,啪啪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听得有些无语。这卢冷艳真是知恩图报,出手算大方,但嘴上真刻薄啊!说实话,咱也没打算问她借钱,刚才那个龙二娃不是给了我五百块么,能顶一阵子的生活了。我只是觉得那女厉鬼可能躲在暗处不会放过她,想把赵越正借我的纯阳玉借给她挡一下而已。我这种以德报怨的好少年,上哪里找去啊?

    卢冷艳见我不接钱,冷眼瞪我,又将钱往我面前递了递,冷道:“看什么看?发什么愣?拿着呗!拿了这钱,有些话你给我憋在肚子里。要是我在别处听到了什么,要你好看!”

    我我我……考!敢情卢冷艳这两千块不是真表谢意,而是封口费呀!没看见吗,她说着脸都红了,目光瞟向一边,不好意思面对我了,搞得她二十六岁了还跟初春少女似的。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懒得客气个啥了,封口就封口呗!我接过了钱,笑着说:“那就谢谢卢老师了。不过,我确实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摸着啊,我向你保证!”

    卢雪琪气得脸上发白,右腿抬了抬,都想踢我一脚了,但还是收住了。她骂了我一句“死流氓!”,便转身去驾驶室了。

    “哎!卢老师,等一等!你把这个戴上吧,虽然有点我的汗水,但管用。”我急忙一边叫,一边从脖子上摘下了纯阳玉。

    卢雪琪闻声站住,回头看着我递过去的纯阳玉,然后盯着我看,就是不接过去。

    还真别说,被这冷脸单身美女这么一看,我心头还有点小扑腾。不会吧,卢冷艳能看上我?她想干什么?我可是有媳妇的人了!

    可卢雪琪的目光像冷刀子,看得我还是有点不自在,讪讪一笑,说:“卢老师,你看我干吗呀?张野花脸上……真有花?”

    “滚!”卢雪琪一脸带霜,一把抓过纯阳玉,转身又朝驾驶室走去。

    看着卢雪琪高傲的背影,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但还是大声说:“卢老师,明天你还是把你那枚纯阳玉戴上吧,这枚得还给我,我得还给别人。要是你觉得那厉鬼实在太……”

    不等我说完呢,卢雪琪站在驾驶室车门边,冷声斥道:“着急什么你?我是那种占小便宜的人吗?不就是一块玉吗?明天上午你到我办公室来拿!”

    说完,卢雪琪钻进车里,发动,朝着别墅区那边驶去,开得跟箭一样快,百米之外转弯不见,车技还不错哇!貌似……她住那别墅区么?

    我有点郁闷,摇了摇头,往回走去。这个卢冷艳,她不占小便宜是对的,占的都是大便宜,人家赵永刚送的钱和玉,她照收不误呢!

    不管怎么说吧,今天晚上出来感觉还不错,至少五百块的生活费有了,还把卢雪琪看了个遍。嘿嘿,想想班主任的一切,俺这少年小心脏都扑腾腾地跳呢,值啊!

    我看了看方位,便不打算从公园那边回去,从这边一条小溪沟顺着芦苇荡子上去,回家近多了。

    夜风吹得芦苇发出沙沙的响声,小溪水低音哗哗地流着,走起来还真有点脚静。不过,紫蟒腰带在身,咱这腰杆硬得很。我也懒得开阴阳眼,有点耗神魄,现在都感觉脑子有点微微的昏沉了。

    一路无险,我走进了一片待拆城区,再前行一里多路,就能到家了。这片城区已无人居住,简直脏乱差,臭气熏天,还死一样的沉寂,惨白的月光下,到处墙壁上都是红圈“拆”字。偶尔,还能在墙角看到一两个流浪汉、疯子在沉睡;夜鼠一群群,到处肆无忌惮地跑动。

    走到差不多是拆迁区中心区域的位置,身在小巷子里,突然空气一冷,一股强烈的阴风扑面扫来,我心底一惊,冷汗“嗖”地一下就冒了出来。

    恰那时,七公主将我右耳朝边上猛地一扯。我简直就不用想了,这必定是媳妇大人见我遇上了危险,方向性示警。我当场两腿一弹,旋身侧转,移到了巷子边上,背部贴墙,阴阳眼猛地打开一扫。

    大爷的,折磨了卢雪琪的那只女厉鬼阴魂不散呐!她就飘飘忽忽地站在我右边不到十米远的地方,血红的新月双眸死死地瞪着我,咧着鲜艳的血唇,两排幽光闪闪的森然白牙呲了出来,两手如爪,指甲荡着青幽冷光,锐利无比。

    看女厉鬼这样子,她刚才真是给了我一个迎面扑击,却不曾想我媳妇大人看见了她,小爷我反应更是神速,一转就避过了。看样子,她这是跟小爷我要死磕的节奏。

    我只是瞬间一惊,便背离墙壁,站在巷子中央,搓了搓被媳妇大人扯痛的右耳,冷笑道:“好歹也是老熟鬼了,见面打个招呼都这么友好么?大姐你好手段啊,把我的班主任折磨成那个样子,简直是春#光无限好啊!现在我回味起来,那也是意犹……”

    耳朵又被七公主狠揪了一下,痛得我话都没说完。而那女厉鬼已是慢慢朝我飘移而来,声音尖锐刺耳:“小杂碎!本来我是想让那贱人在那里被绑吊一夜,然后再打电话帮她报警,没想到被坏了好事!你这小流氓,居然还给了她纯阳玉,难道也看上了那恶毒的老处#女?”

    嗯?老处#女?我心惊然,看样子这女厉鬼生前跟卢冷艳很熟嘛,连这种秘密也知道?不过,我马上冷笑道:“卢老师要脸蛋有脸蛋,有身材有身材,看上她的人多了。小爷我看上她,那也是……”

    考!我特么也太油了,又付出了代价。七公主狠揪了我左耳一把,让我将剩下的话憋回去,换了方式:“那也是怎么可能的事?那可是小爷的班主任,还大我十岁,而且又不待见我这样的小穷鬼。你这女鬼大姐也真是太八卦了。想必你们之间也认识,但因果丛生,所以也才至于今天。岂不把前因细细说来,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们调停调停。免得这冤冤相报何时了,也不符合和谐社会的要求嘛!”

    耶!此话出来,七公主果然心头安慰不少,我的左耳被看不见的她的手轻抚了一回,有种淡淡暖暖的玉#滑感觉,倍儿爽!

    可女厉鬼却是冷哈哈一笑,长发乱晃,十指颤颤,白牙呲露,造型实在恐怖。她说:“小杂碎,你调停个屁呀?你以为你是谁啊?是超级阴阳师吗?收了那贱人两千块,就想帮她说话了吗?告诉你,不可能调停!我要折磨得她生不如死,然后再弄死她!而你,今天晚上就死去吧!为你的心上贱人先陪葬吧!”

    女厉鬼当场就怒意狂发,双臂一张,朝我猛地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