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变态阴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3192字

    听着那话,我多少还是替那女厉鬼感觉到庆幸。看样子阴差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刚才都是吓唬她呢!她一逃,阴差也不容易找到她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世界上孤魂野鬼那么多,阴差根本都不会管的,管也管不过来。

    可这个花#心邪恶的阴差,居然宁放过美女厉鬼也不放过老子,这也太狠了点。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嘴里应道:“算了吧大哥,我一个大活人,还是不去地府了。那地方阴气太重了,我这肉#体凡胎的受不了,一点也不好玩。我看你还是找那个女厉鬼去吧,找到她,一定能丰富你的业余生活,比我就好玩多了不是?”

    阴差冷嘿嘿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特别是看了看我的脸,又看了看我的腹肌。这鬼丫的居然也不眨眼睛,满月血红的眼珠子邪光闪闪,怪吓人的,看得老子头皮发麻。

    之后,阴差便说:“小盆友,你不随本差去地府怎么行?本差刚刚失去了一房三姨太,总得捞点损失回来。幸好,本差是男女不论的,有你这小鲜肉作补偿,还有这么漂亮性#感的腹肌,感觉也不错的哈!嘿嘿……要不,我先摸摸,试试手感?”

    “我擦!你……这个死变#态!”老子吓得菊紧,连忙一捂肚子,脚下忍不住往后退了。他鬼大爷的,老子怎么遇上这么个男女通#用的角色啊?

    “小鲜肉,别怕呀!跟着你家乔木公子,保你吃香喝辣,某方面更是爽歪歪。”阴差一副调#戏弄本驸马的表情,居然随着我后退的脚步,邪乎乎地跟了过来,但他也总算是报上名号了。

    “吃香喝辣个毛,你别骗小盆友了!阎王爷真是瞎了眼,让你这种邪恶之徒当上了阴差!”

    “哈哈,你敢骂阎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既然你跟着本公子,本公子自能保护你的周全。你看,就你这天、地、人三魂弱弱的样子,身负九阴之气,拿你的魂来驯血煞猛鬼,那是极好的材料;你这七魄倒强,那更好,可以把你的肉#身驯成个尸王、尸帝什么的,这真是一举两得,既服侍得了本公子,又能替我打江山,岂不爽哉?本公子上次回去也好好查过了,你这小鲜肉居然在地府十本生死总薄上都没名没姓,生辰也见不着,查无此人,这真是被逆天改命改得太好了。到时候,你成了我的鬼奴尸仆,也没人能知道你来历什么的,嘿嘿……”

    这叫做乔木的阴差实在太可恶了,居然连老子的魂与身体都不放过,又想作乐糟蹋我,还想我替他做事,实在是想得太美了点。不过他的话也让我很吃惊,暗觉爷爷实在是厉害啊,居然能逆天改命到这种程度。

    一般来说,逆天改命也就只能把生死薄上的寿数给改一改,但命还在薄子上存在的,到时候该死还得死。可爷爷这一招也太生猛了,给我改得查无此人,按《阴阳秘卷》上的说法,这种命是寿与天地齐的节奏。爷爷可真是个猛角色,最强阴阳师么?我为他而自豪!

    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个乔木也好特么厉害,居然能翻看十本生死总薄!地府十殿阎王,无一不是超越鬼帝般的角色,生死总薄更是禁忌之物,怎么能轻易让他鬼看去?我特么点子怎这么背,成然让这样的阴差给盯上了?可我纳闷儿,就乔木这样的鬼将初期水准,怎么可能看到生死总薄?他又如何感觉到我身负九阴之气?这丫的又到底是什么来头?莫不是不小?

    唉,想不了那么多了,保命要紧。当场我便是厉声吼道:“你乔家大爷的,仗着自己是阴差,就可以随意虐#待青少年么?既然生死总薄上找不到老子,老子就寿与天齐,吉人自有天相的。你还是别找我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陪你玩了,后会无期!”

    说完,老子握着打神鞭转身撒开脚丫子就跑。我又不是二百五,又不能用符镖灭了这个来头似乎很大的阴差,这种时候不跑还能在这里等死啊?

    巷子里虽是白雾茫茫,阴气森寒,但我这求生欲望还是很强,身体一爆发,速度真是duang~duang的快。

    其实在爷爷的艰苦训练下,咱这奔跑速度本来就是一流的,可偏偏在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爷爷从来不让我拿第一,最多让我拿第二。我那时还郁闷不解,爷爷只是告诉我做人得低调一点。但此刻,我确实低调不起来,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背后,阴差居然骂了一声“这个小鲜肉,跑得还真快呀!”,然后,我就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老子心底生喜啊,更是跑得那叫个哇哇的快,只要回头冲出这片拆迁区域,沿河边大道奔跑过去,到了人多的地方,也就安全了。按《阴阳秘卷》上说的,阴差拘魂不挑阳气重的地方,因为拘魂的时候他自己会显行,会伤及无辜未眠之人。

    老子没命地跑啊跑啊,白雾像冰粒子一样扑面而来,全身表皮都冻成了一层冰皮子,耳朵也冻麻木了。似乎头发都冻硬了,在风里发出尖锐的“咝咝”声。

    可没想到,我狂奔出了近二百米,一转弯往河边大道拐时,迎面一头撞在一堵阴柔的冰墙上似的。这一下撞得老子头昏眼花,四肢要散架,剧痛之下,三魂七魄都要炸了一般。

    不好!撞上比那女厉鬼还猛多了的角色了。我被回弹出近十米远才站定双脚,心中暗叫不爽。定晴一看,我去他鬼大爷的,乔木那鬼丫的就站在前方白雾之中,一脸戏谑的表情,邪恶道:“嘿嘿……小鲜肉,速度真快啊,果然有尸帝的潜质啊!我喜欢!来来来,又跑跑,本公子看看你又能跑出多远?”

    老子郁闷死了。乔木这鬼丫的速度太快了,怎么跑都逃不出去,爷爷的艰苦训练是白练的了。怎么办啊?就这丫的速度,老子本来想用黄符镖暗算他,恐怕也是伤不着他了。本来紫蟒腰带上的蓝符镖能秒杀他这种鬼将级别的玩意儿的,但杀他就惹了大阴祸,用黄符镖伤伤他的鬼气,伤而不灭,顶多结个鬼仇,倒也是行的。现在看来,没有绝对的出镖速度,对付不了这种鬼将玩意儿。

    我心头有点绝望,说:“死变#态,有本事你别追老子!你这么强的等级,追一个肉#体凡胎的人,不显得掉价吗?”

    “嘿嘿,你将成为本差的鬼奴尸仆,我是你的主人,追你又何妨呢?为成大业,掉价也值得!”

    “玛德,遇上你这种无赖之人,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你真是不知廉耻了是吧?你好好做你的阴差,我做我的好学生,两不相犯不好吗?非要逼个你死我活才心甘?”老子心一横,腰杆挺直起来,冷声骂道。

    乔木点了点头,果断一副不知廉耻的样子,说:“廉耻是什么?能吃么?多少钱一斤?公子我看上你了,你就乖乖就范好了,挣扎只能让我性#趣更浓。”

    “你鬼娘的,小爷我给你好话说尽,你恁是不听,也忒特么作死了!你执意要拿小爷下地府去,收鬼奴,养尸仆,那别怪小爷今天晚上不讲阴阳准则,对你不客气了。”

    我说着将打神鞭收了起来,这玩意儿对女厉鬼的威力都不是很大,更不用说对付乔木这种阴差了,还是给这丫的一个猛的比较爽事。逼到这个份儿上,老子也不管什么阴阳准则了。反正老子拿着打神鞭这么圣器般的东西,他都鬼眼瞎了认不出来,显然是个没眼力见的东西。

    乔木倒是鬼体一怔,脖子都硬了一下,血眼瞪着我,诧异道:“哟嗬,还知道阴阳准则?是个有前途的小鲜肉啊!看这小脸啊,白里怒红透,果断有滋有味儿啊,来来来,本公子就喜欢这个调调!来来来,让我见识见识你有什么不客气的。对了,千万别客气,客气就显得生份了哈!”

    他鬼奶奶个熊,老子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角色,不治他还真是怒火难消。逼到这个份儿上,生死关头,老子什么也不想管了!

    “变#态杂种,今晚你把老子惹毛了,那小爷我就给你往死里弄吧!”我心头狠意荡起,冷吼着打开紫蟒腰带一只大袋子,右手掏了一只小葫芦出来。

    这小葫芦通体紫黑,上面刻满了赤红色的火焰图,你看久了就像是火焰要燃烧起来的感觉,心跳也会异常加速。《阴阳秘卷》上有载,此为焚鬼葫芦,凡人只要对鬼一开盖口,鬼王也得被吸入,被烧得鬼渣都不剩下;若是有道行的阴阳师使用起来,鬼帝也得挂。只不过,如此使用,极伤凡人三魂七魄,大病一场甚至命危,也极损阴阳师的道行,甚至也会命灭。

    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哪怕老子只是个半吊子阴阳师,但身体强悍还能扛一扛。我也就不用另一只神奇的“吞鬼葫芦”了,直接给乔木上最猛的,弄不死他才怪。

    正那时,连七公主也狠狠地揪了我耳朵一把,在我脑海里斥道:“死呆瓜!你疯了?”

    “我就是疯了!这狗比的不想让老子活,老子就要弄死他!就是死,老子也拉他垫背,否则我不特么是个男人!”我耳朵冷麻木了,感觉不到痛,怒吼着回应媳妇大人,然后冷冷地望向乔木。

    只见乔木这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