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危机重重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1本章字数:3520字

    刹那间,向小冰身躯一颤,“呜嘤”一声,而我的初吻就报废了。

    一股温润的感觉,一抹清香的味道,撩#动少年的情怀,让人热血刹那翻滚,神经传导速度太快,却又让人不及回味。不仅是两团高山将我弹顶起来,更是向小冰大力将我掀开。

    接着,向小冰“啪”的一耳光抽在我的左脸上,结结实实,打得我眼冒金星。她如受了奇耻大辱似的,被行尸吓软的身体爆发力无穷,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竟然一脚朝我踢来:“小流氓,我特么抽死你!”

    没办法,向小冰没被行尸扑倒,反而被我占了便宜,她能不怒意冲天吗?要不是枪还在外面的楼道上,她崩了我的心都有了。

    我赶紧就地一滚,躲开了向小冰那一脚,爬起来正要解释,外面“砰砰”的密集枪响传来,甚至有子弹打在我家的防盗门板上,发出“铮噔噔”的响声。

    老旧的钢铁门板被打出一个个向内突起的弹包,向小冰惊了一跳,情不自禁向客厅撤去,反应速度绝对不慢。我也生怕门被打穿了,赶紧躲一边去,但离向小冰更远。

    一阵爆豆枪响后,门被行尸扒拉的声音也消失了,外面传来刘少坤冷沉有力的声音:“大家都不要看了,各回各家。小徐,你们几个,把尸体拉回去,交给包法医验尸。”

    显然,前后的情况还是引起了七楼上居民们的注意,他们出来看热闹了。我也听到了下属回应刘少坤的声音,然后是脚步声越传越近。

    门外,依然有恶心臭飘进来,实在是有些刺鼻。但事情已经了结了,刘少坤他们的子弹还是起到了作用,至少是狠狠地重创了两具行尸的后背,肯定打爆了它们的心脏,破坏了残存而邪力的心魄,从而加快了它们的灭亡。古人说的“攻心为上”,用在对付行尸上来,都是贴切的。

    那时向小冰才松了一口气,居然看着我,说:“结束了?”

    我点了点头,说:“能不结束吗?想想两具行尸的烂肉、蛆虫,我真想吐……”

    “呃哇~~~~”向小冰真听不得我的话,呕声大作,猛地爬起来,捂着嘴往我家的卫生间里冲去了。

    我汗……

    这个暴力女警,又吐了!真不知道她胃里还有什么没在刚才吐干净的?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她又对我大发脾气。

    我舔了舔嘴唇,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其实还挺不错的。只可惜,左脸火辣辣地疼。

    我偏头在墙角的玻璃空鱼缸上看了看,大爷的,向小冰也真够狠的,那一巴掌把我脸都打血肿了,赫然四根修长的血指印。这叫我……怎么去学校见卢雪琪啊?那冷脸班主任还不得嘲笑我一通才怪?

    那时,刘少坤在外面敲门,叫道:“小冰,野花,你们没事吧?有没有被伤着?”

    我马上看了一眼卫生间,听着向小冰的呕声,还笑了笑,便到门口处去,隔回道:“刘大哥,我们没事没事。只是……小冰姐又吐了。”

    “哦……那就好。等一会儿,门口清理完了就好了。”刘少坤回应了我,然后就没声了。

    我想了想,赶紧在家里将剩下的八颗布阵鬼玉收起来,又收拾了一下衣物,拿着大背包到客厅里等着。

    向小冰吐得比怀孕还厉害,一直在卫生间里“哇哇”地吐着,加上门外的臭味传进来,搞得我喉咙痒痒的,胃里也翻腾不已。

    不过,向小冰在卫生间里没声音了。我想了想,便过去看了看。呵呵,原来她竟然……吐得昏厥了过去,这也太夸张了点。

    我没叫醒向小冰,而是将她抱回了客厅,放在沙发上。就刚才发生的事情来说,她还是昏迷着比较妥当。别看她个子比我高一点,线条还很迷人,但还真不重,不超过一百斤,我抱起来也轻轻松松的。

    说实话,看着沙发上昏迷的向小冰,那吐得脸儿红润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天然红润的优美#唇#瓣,配上制#服下迷人的身线,我还真的有点芳心异动。

    但我不敢表示什么,而刘少坤已敲着门说:“小冰,野花,我们收拾好了,开门。”

    我只能摸摸自己的左脸,无奈地舔了舔嘴角,过去打开了房门。门外已经清理得干净了,只是刘少坤身后有两名干警脸色很难看,估计也是让行尸的情况给刺激的。

    刘少坤见我左脸肿了,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说:“你脸怎么了?小冰打的?”

    我回头看了看昏迷的向小冰,大度地笑了笑,说:“没什么。刚才进门时有点慌,撞到小冰姐了,所以就……呵呵……她的脾气我是理解的。刚才她又吐了,都晕过去了。”

    刘少坤看了看昏迷的向小冰,轻轻地叹了口气,才轻拍着我的肩膀,有些歉意地说:“野花,你这么大度,真是难得。小冰脾气有些躁,我替她向你道歉,也谢谢你开门救了她一次。”

    “刘大哥说哪里话呢?不要这么客气啊!这也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连忙也客气了起来。

    刘少坤没再说什么,走进屋里,抱起了向小冰正准备往外走,看到我的包,便问我:“怎么了?要离开这里吗?”

    我笑了笑,说:“是啊是啊,有些事情不好说,我在这里也住不下去了,去学校住。”

    “哦……那你照顾好自己吧,有什么事的话……给我电话。”刘少坤点头表示理解,似乎又另有深意地说。

    “好的。谢谢刘大哥。”

    刘少坤淡淡地笑了笑,抱着向小冰出门去,和两个干警先行离开。

    我背起包,也跟在刘少坤他们身后出门去。回头看了看这个已经有点熟悉的家,想想经历的事情,暗自摇头叹息,关了门,朝楼下走去。我特么总有一种让人逼得要鸡飞狗跳的感觉,命背啊!

    一路上,七楼的住户们个个在房门里探出头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我的对门,还有警察在忙碌,警戒线已经拉了起来。看来,那对行尸男女的死还是涉及命案了,但那已不是我该管的事情,我能把小命管好了就不错了。

    下了楼,天空飘起了雨。这天气,让鬼类更充满活力,甚至有的东西活力爆表。

    刘少坤将向小冰放进警车后座里,对我挥了挥手,便上车离开了。

    派出所和云山二中是相反方向,我也没法搭个便车,只能背上包,像个进城务工的少年农民工,造型实在寒酸到家了,一路快速向学校走去。

    我的右手随时放在腰上,拽着白符镖的绸布叶穗,心里确实提防着万一那什么鬼皇的玩意儿来了呢!

    下雨了,一路的街边都是流动的雨伞和各色的雨衣,可我光着脑袋一路急行。包里虽然有二千五,但已不想路边买伞了,尽快赶到学校要紧。

    正走着,七公主突然轻轻地扯了一把我脑后的头发。我顿生警觉,知道背后肯定有东西,马上右手抖了抖,差点拔镖了,回头望去,阴阳眼猛地打开一扫。

    可是,除了街边来往的人们,还有几只在游荡的阴鬼,我什么也没看见,便低声说:“媳妇大人,你是不是看错了?”

    七公主没有回应我。可我莫名有些紧张,干脆拔了一支白符镖出来,握在手里,手放进裤包里,转身开着阴阳眼,继续向学校里急行。

    又走了约是有二百米的样子,前面应该进小巷子里,但我还是选择了走大街,绕远一点,这样相对也安全一些。可那时七公主又轻轻地揪了我后脑头发,我装着没反应,偏头看了旁边的公厕就钻了进去。

    进公厕后,我马上在男厕门口的脏布帘后站住,反身顺着布帘缝隙朝外面一望。当场,我便看到一个形迹可疑的男子,年近五十,秃顶,马脸,面容苍白憔悴,穿着灰色的长袖衬衣,灰色的长裤子,瘦高高的像根风能吹倒的竹竿。

    这男子没有打雨伞,沿秃顶的长头发湿成了缕子,双眼无神,显得很阴沉。他的双手腕上各戴着一串球形串的紫色手镯,乍一看还以为那些球形构件是什么木头做的,实际上看得我心头惊了一跳。

    赶尸匠!而且是个相当厉害的赶尸匠,因为他双手戴的不是手镯,而是驭尸紫金铃。《阴阳秘卷》上有记载的,这样的紫金铃连尸王这样的角色都能驱使的。

    我确定没有看错,那赶尸匠戴的就是紫金铃,和《阴阳秘卷》上的记载一模一样。甚到,阴阳眼能看见那铜铃里面散发出阵阵淡淡的紫金光芒,隐有阵阵邪气动荡其间,只是普通人肉眼根本看不见。有这种装备的赶尸匠,也算是赶尸匠中的战斗匠了。

    此时,那赶尸匠就站在街边树下,死气沉沉的双眼就看着厕所这边,毫无疑问他在看我。

    我回头扫了扫公厕,很脏,没人,便低声问道:“媳妇大人,你刚才说的就是那秃驴吗?”

    “嗯……”七公主低低地应了一声。

    “这秃驴赶尸匠跟着我想干什么?”

    “他眼有杀机,必有所图,你小心一点。记得乔木的话吧?”七公主现在倒还是很关心我,语气柔柔的,听来让人好销#魂。

    “哦……”我心头生暖,点了点头。乔木说过的,我的肉#身能炼成尸帝,这可比尸王还高级多了。估计那秃驴赶尸匠也有这方面的打算么?

    我能明白七公主对危险的预感比我强烈得多,很可能她在我体内能看到的东西比我多得多。

    我突然想起阵眼鬼玉来,便轻声道:“那块主阵鬼玉丢了,你看到是谁干的么?”

    “没看到……”

    “哦……”

    我没再说什么,装着什么上完厕所的样子,关了阴阳眼,掀开布帘子走了出去。装着没看见那秃驴,但显然他看到了我,马上目光回撤,也装着没看见我。

    回到大街上,我继续朝着学校急行,七公主也没再提醒我什么。也许是街上人多,赶尸匠也不好下手吧?

    可我心里还是有些慌乱,《阴阳秘卷》我也没看全,遇上鬼类我还有符镖可以拼一下,但遇上这种赶尸匠,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这得马上赶到学校,先恶补一下再说。

    麻痹的,乔木刚刚打发走,鬼皇要来了,连赶尸匠也来凑热闹了,危机重重啊,小爷我的日子是好不了喽!难怪早上起床这左眼皮就小跳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