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美女同盟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704字

    向小冰冷着个脸,直盯着我走过来。她早上吐得那么厉害,都晕了,居然这会儿还面色红润,制#服下#身姿傲然很有气势。

    向小冰的身边跟着一个另一个刑警,二十六七岁,好像早上的时候刘少坤叫他小徐。

    这什么情况,暴力女警居然到学校来找我了?我感觉到不太妙,左脸上莫名就有些生疼。

    不过说来也怪,早上向小冰打我那么厉害,脸都血肿了,就过了不久的功夫,我在学校门卫室的窗户上都看到了——左脸上的血手印消失了,完好如初。当时我还特别奇怪,不知这是什么原因,貌似我身体素质强悍到这么好的恢复力了么?

    看着向小冰和小徐走过来,我有点发呆,站在卢雪琪办公室门口,迈不动步子。对面的教学楼里,又有陌生的同班同学在窗户里探出头来,鬼瑟瑟地朝这边望,像在等着看热闹,为首的家伙又是那个大白脸的小眼睛家伙,嘲笑我考土木工程系的那个。

    我特么这就明白了,一定是向小冰和小徐到班里问过了,要不然那些同学不会乖乖地回教室的。别看这些家伙瞧不起我,但到底才十五六岁或者十七岁的人,还是有点怕警察的。

    卢雪琪见我站在门口不动,刚刚拿起茶杯还没喝,就冷声说:“怎么了?站在那里干什么?中风了?”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无奈道:“警察找我来了。”

    “警察?你……”卢雪琪一惊,然后恨铁不成钢似的瞪了我一眼,“你啊你啊,我怎么说你好呢?这才到县城几天,连警察都到学校来找你了。你说,咱们学校的声誉还要不要了?”

    这样的话,我就当没听到,因为那边向小冰二人已经到了跟前。还有两米的样子,向小冰已是冷瑟瑟地说:“哟,小流氓,脸上的伤好这么快?难道我打得太轻了?”

    反正,向小冰因为早上的事情,已真跟我是冤家仇人了。她骂我小流氓,我也只能忍着,强作笑意道:“小冰姐,小徐哥,您们来啦?”

    办公室里,卢雪琪一听女警的声音,顿时脸上黑了下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嘀咕似的骂我:“小混蛋,又成流氓了!你看你,一天到晚都惹事!”

    说着,卢雪琪还是板着脸走了过来。

    门外,小徐还算是客气的,对我轻轻点头笑了笑。他刚想说什么时,向小冰已开口冷道:“别叫我姐,我跟你没半点关系,少套近乎。有些情况你没老实交代,我们怎么不来?今天早上的案子,你脱不了干系。”

    “这……小冰姐,到底怎么了?”我听得脑子里一团浆糊,早上不是刘少坤都说没我的事了么?怎么现在又扯上我了?

    而卢雪琪已走到门口了,看到了两个警察来,忍不住右手狠狠地在我脑侧门戳了一下,轻斥道:“张野花啊张野花啊,我要说你什么好啊?你又犯什么案子了?”

    哎呦,我特么那叫一个郁闷啊!听卢雪琪的口气,好像我经常犯案子似的,就是个少年惯犯了。

    面前是冷面警花冤家,侧边是傲气美女班主任,这特么怎么县城里的漂亮女子都跟老子不对付啊?想想,就连跟卢雪琪有仇的漂亮女厉鬼也特么跟我死磕,现在倒不知道她又躲在哪个角落里了。不过,我倒突然想到了什么——会不会那枚纯阳玉被女厉鬼给偷走了?

    教学楼那边呢,同学们都又涌出来了,齐刷刷往这边看呢,还在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老子成了全场的焦点,做公众人物的滋味有点不爽。

    卢雪琪说完看了向小冰、小徐对了一眼,脸上表情很僵硬,开口想说什么呢,向小冰就冷淡淡地对她说:“卢雪琪,你回避一下。我们借用一下你的办公室,问他一些问题。”

    卢雪琪本来脾气就冷暴暴的,随时对我都是语言暴力,这一遇到向小冰比她还冷,脸上的笑意变得很难看。她似乎觉得自己还是比向小冰漂亮一分,胸也大一点,当场一仰首挺胸,也是冷语顶过去:“向小冰,话不能这么说吧?张野花不到十六岁,没有民事和刑事承担能力,又是乡下来的穷小子,身在学校里,我应该充当他的监护人角色吧?万一你们刑讯逼供呢?”

    我听得懵了,扭头傻傻地望着卢雪琪,心头都顿时有点暖意了。这实在是破天荒啊,卢冷艳居然护了老子一回。好像……她和向小冰本来就认识,而且也是相互不对付的关系。她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说:回头再跟你算帐!

    向小冰当场被卢雪琪的激怒了,不知道是因为美#色还是身线的原因,反正她也是仰了头,挺了胸,制#服下巨耸了一回,冷道:“卢雪琪,护犊子呢是吧?法律面前,公事公办!你说谁要刑讯逼供呢?少血口喷人。”

    “母老虎,你刚才不是说打张野花打得轻了么?难道你没对他施过暴?你现在说谁护犊子呢?谁是犊子,谁是母牛?”卢雪琪气不打一处来,双手一叉腰,对着向小冰就顶了回去,“刑讯逼供的事情,还少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贱人,你才对张野花施暴呢!你才是母老虎!你知道刑讯逼供啊?你倒是说说看啊?”

    “你骂谁贱人?你骂谁?”卢雪琪气得伸手指着向小冰鼻子吼了。

    “我就骂你了,怎么的?就骂你了,贱人!”

    窝内个去!这两个美女怎么情绪这么差啊?比美比性#感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走道上掐起嘴炮来了!没看见吗?那边楼上的同学们看得起劲儿呢!

    我一头黑线,无语地在她们两人身上看来看去。她们骂架那个辣劲儿,真让我一愣一愣的。她们居然一起瞪着我,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

    我擦!矛头顿时对准我了,美女同盟?

    小徐见状,马上就打起了圆场来:“哎哎哎,小冰,卢老师,咱能不吵么?你们看,孩子们都看着呢?要不,有什么话,进办公室说去?”

    “谁要跟她说呀?办公室门开着,爱用不用!我没时间在这儿瞎耽误,还要上课。”卢雪琪冷瞟了向小冰一眼,一挺胸,骄傲地与她擦身而过。

    向小冰脸气白了,正想说什么时,卢雪琪走出了三米多的样子,一转身,冲着教学楼那边的同学们尖声吼道:“瞅什么瞅?滚犊子!”

    擦~~~卢老师真叫一个霸气啊,吓得那边一伙学生缩头滚回了教室。她马上朝楼梯那边走去了,高跟鞋踩得特别响,超级有节奏,小腰丰#臀更是扭得那叫一个杨柳荡春风,看得人别提多眼热了。好吧,她这也是弃我不顾的节奏了,合着刚才“护犊子”也只是装的?只是跟向小冰素来不对付,撒撒气而已?

    向小冰回头瞅了卢雪琪一眼,回头不屑道:“胸大无脑的贱人,一副臭脸臭脾气,得瑟个什么劲儿?”

    好吧,这下我和小徐竟然有共鸣般互望了一眼,这向小冰真是忌妒卢雪琪的美#色了吧?可这向小冰的脾气也……不那么香吧?

    小徐笑了笑,还想对我说什么时,向小冰又对我道:“你,滚进来!”

    说完,向小冰高傲地钻进了卢雪琪的办公室。小徐对我微微一笑,拍了拍我肩膀,还对我递了递眼色,示意我进去。

    小徐给人的感觉很不错,我无奈地笑了笑,跟着他走进去了。刚刚在办公室的舒适沙发上坐下,卢雪琪又笃笃笃地走回来了。

    向小冰抬头冷声道:“贱人,你不是要上课吗?又想回来护犊子啊?”

    卢雪琪正眼都不看向小冰,在沙发那边拿起自己的包,回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说:“母老虎,有话就赶紧问。一会儿张野花还要帮我拖地呢!”

    我真是日了狗了,郁闷地看了看那干净的地板,上面果断是我、向小冰和小徐的鞋印子,我的印子果断很脏。

    向小冰倒没再鸟卢雪琪,而是瞪了我一眼,眼神表情很精彩,似乎在说:小苦逼,跟了这个班主任,你可倒血霉了。

    那时,小徐倒是从他随手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白布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朝我一亮,严肃地说:“野花,这东西你认识吧?”

    “这支镖……怎么会在你这里?”我一见那是黄符镖,惊了一跳,那不是我送给肖状林爷爷的吗?只是那黄符镖上,血迹重重,精美的符文都隐隐透着血光了。对于符文的纹路线条,我是再熟悉不过了,绝对也不会看走眼的。

    向小冰马上冷声道:“怎么会?怎么又不会?张野花,肖状林老人到那边派出所帮你送了信之后,出了派出所大门,心脏上插的就是这个东西。他现在死了。据路人交待,死之前,他将这东西拔了出来,对着路人说出了你的名字。现在,你涉嫌谋杀了,小盆友。”

    最后一句话,向小冰冷眼放光,虐意顿生。而我听得脑子里炸毛了,当场吼了起来:“不!我没有谋杀!早上你们走了之后,我对直就来学校了!肖爷爷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我们是邻居,我送他这金贵的物件让他防身用的。我怎么会杀他?我不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的!你们看他的包里,一定另有一支的。”

    说实话,能做出这等符镖的人,普天之下确实不止一人。但我必须为我辩解,却心头很难过,因为肖爷爷无辜因我而死了。

    小徐又包好了黄符镖,收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冷静一下,认真地说:“野花,我们清理老人身上遗物的时候,除了一张发黄的相片之外,确实没有看到这样的东西。”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有人偷了他的镖,然后杀了他,想来嫁祸给我!一定是这样的!”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依然吼叫起来,急得都快哭了。

    那边卢雪琪听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美脸惊愕,直望着我。

    向小冰没理我,倒扭头看了卢雪琪一眼,冷笑道:“贱人?怎么了?我们现在决定带张野花回局里配合调查,你要跟着走一趟护护犊子么?”

    “我护你妹!”卢雪琪冷骂一句,神情突然有些颓然,坐了下去,轻轻地挥了挥手,说:“母老虎,把他带走吧!这个学生太让人头疼了,我实在没法管了……”

    我心都凉了大半截,老子这回是说不清了啊!怎么说老子对这两个美女都有相救之恩吧,可到头来,一个要抓老子进去,一个把老子放弃了。

    正那时,门口来了一快递小哥,冒冒失失的样子,还抱着个木箱子,看了看我们,说:“哎哎哎,那谁?张野花,你的快递,签收一下吧!”

    说完,快递小哥还很真诚地对着我举起了木箱子,其实脸上带着傻拉叭叽的笑意。

    快递?木箱子?老子一惊一望,整个人都感觉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