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生死拼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527字

    卧槽!驭尸道人!这老秃驴什么时候跟着我的?我怎么没有发现?媳妇大人怎么了,居然也不提前预警一个?

    驭尸道人就站在离店门不到三米的地方,随时都能走进店里来。他依然淋着雨,秃顶皮肤在雨水下发着淡青的光亮,周边缕缕青幽黑发垂到脖子处,苍白憔悴的脸上带着邪异的笑容,不眨眼地看着我。

    瘦竹竿的身形在秋风里仿佛要倒掉似的,可这驭尸道人绝对是入道初化阶段的高手。若他的青幽黑发在没有雨水的情况下也自然拧成缕子一条条,那又是入道中阶的水准,若是再进一步,那将是披肩的缕子黑发,是为入道高阶,要向悟道进发了。

    可现在,就这么一个入道期的驭尸道人,我真是拿他没办法。就连那麻木冷心肠的掌柜,见我神色有异,扭头一望见他,顿时白脸都吓绿了,结结巴巴道:“骆……骆骆前辈,您……您来了?”

    说着,掌柜还情不自禁朝着那边的棺材林看了一眼。

    驭尸道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无视了掌柜,直盯着我,朝店里走来。店门本来就有点窄,搞得我有些心惧,根本是不敢硬往外走,吓得连连向店子后堂倒退,右手已往腰上摸了,实在不行,这特么得拼命啊!

    掌柜吓得身子颤抖着,双手撑在柜台面子上,仿佛都快站不住了。

    驭尸道人很快跳进店门来,枯枝般的右手向上一伸,“哐嚓”一声拉下了那道窄窄的卷帘门。那门关上的声音也太响了,吓得我身子抖了抖,而掌柜当场就瘫到柜台后面。

    这动静也实在太大了点。那边刚刚搬完第一具棺材的四个伙计正打算抬第二具,一听动静就奔过来了。他们个个膀大腰圆,显然也不认识驭尸道人,为首一人冲着驭尸道人破口就骂:“哪里来的秃驴杂毛?滚出去!”

    掌柜的吓得在柜台后面叫了声“小黄”,两手伸出台面来,连连摆动着,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似乎也是不敢说,只能打手势。

    可那小黄也是个愣头青,见驭尸道人跟个病秧子似的,一边冲一边吼:“表叔,你是说不要闹事吗?咱怕过谁?”

    说完之时,小黄已带着三个伙计近身驭尸道人了,他已是领头羊,挥拳之势摆出。

    我特么退得离着驭尸道人还有五米的样子,见状就知道小黄这家伙作死了。但到底我心善啊,吼道:“快退开,别找死!”

    可我的话说了等于白说,驭尸道人已经行动了。他发出一声阴惨的怪笑,猛抬右手,寒光一闪,一巴掌切向小黄的脖子。他的速度太快了,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小黄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头颅竟被切掉,滚地,“骨骨骨”地竟特么滚到老子面前,两颗瞪大的眼珠子冲着我,嘴里竟然还骂了句:“他#妈#的……”

    然后,小黄的嘴动不了,瞳孔扩散。我吓得连连倒退,身上汗毛倒竖。眼前,小黄无头的尸体血箭朝天爆喷三米多高,怔怔地保持着前冲挥拳的姿势。

    小黄尸体面前不到一米处,驭尸道人就站在那里没动,鲜血喷空又朝他当头而下,落在他的身上,那秃驴形像更是恐怖如地狱修罗。不知什么时候,驭尸道人的右手上多了一把五寸长的短刀,灯光下刀身雪亮,只是鲜血滴滴砸上,顺锋而落。

    掌柜的竟然刚才还是撑出头来看了一眼,但那一刻已是面如死灰,双眼瞪大,身子僵硬,然后彻底瘫倒在地。

    三个伙计冲在小黄后面,当场吓傻了,其中两人瘫倒在地,尿了裤子。第三人倒是机灵点,拔腿往后跑,朝我冲来,结果一脚踩在小黄的头颅上,当场摔过去,头磕在棺材上,晕了过去。

    那边,小黄尸体血喷很快结束,轰然向前倒地,驭尸道人冷笑着避开了。尸体条件性地抽#搐着,平整的脖腔切口处,依然血涌,空气里血腥浓烈刺鼻。这场面实在骇人惊魂,店内的气氛让人无比压抑,喘不气来。

    驭尸道人左手一抹脸上的血,更抹得脸上全是血,样子森然恐怖。他却变#态地伸出发青的长舌头一舔嘴边的血,冲着我怪嘎嘎地笑着走来。

    这秃驴驭尸道人道行深就不说了,连自身凡体的武力值也这么惊人,竟如此变#态凶残!我吓得心脏都要炸了,转身朝着后堂狂奔而去。后堂那里有门的,应该是伙计们的宿舍,必然是有后门的。

    天啊天啊,爷爷自我六岁起,天天早上让我疯狂爬安义村后面的黑马山,每天都三个来回,累得像狗。他真不像亲孙子一样给我魔鬼训练,练就了我强悍的腿部爆发力和绝对速度,可这竟然是用来逃命的吗?事到如今,张野花成苦逼的张跑跑了。

    “活死人,想走吗?”驭尸道人声音像寒冷的刀子,沙哑又刺耳,充满了嘲虐的味道。

    话音之间,夹杂着一阵刺耳的铃声。不好,驭尸紫金铃的声音,这是在干扰我本就极弱的天、地、人三魂,连神魄也在脑子里震颤起来,心魄更是像要爆炸似的,真特么三魂七魄都难安了。

    我脑子里像是炸开了锅,似乎脑海就是一团浆糊,昏昏沉沉的,只在潜意识的求生欲望在爆发,心魄在爆裂的边缘作着最后的殊死爆发,支撑着我夺路而逃。

    然、并、卵,陈氏家大业大,我身边左右棺材如林,店堂太大了。我大约狂奔二十米之后,离后堂门还他妈有十多米远。情况真让人绝望,身后传来驭尸道人古怪无比的发音,像极了“雅蠛蝶依酷纳依”之类的驭尸咒语啊,我的背后就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

    瞬间失去重心,我被撞了个狗吃屎,爬起来情不自禁一回头。我的妈呀,小黄的头颅竟然活了一样,嘴巴大张,连嘴角都撕裂开来,露出28颗牙,嘴部血淋淋的,朝我的脖子咬来。他为惨死,三魂来不及离体,竟被驭尸道人的咒语驱动,以我为攻击目标。

    这还他娘的不算,小黄那无头的身体还在冒血啊,竟然爬起来了,像长了眼睛一样朝我扑过来。他身体强壮,七魄强悍,更不会轻易离体散去,这特么更是诈成了强悍的行尸,在驭尸道人的驱使下经比他先前还愉快的速度朝我而来,这特么简直是他极限式的爆发。

    驭尸道人一脸的恐怖之状,嗓子里的强大音魄不断爆发着“雅蠛蝶依酷纳依、叽里哇哭多依马索斯得勒”,左手血糊糊地不断地晃动,打手势奴驭着小黄的头颅和尸体,死沉的双眼竟然透着兴奋的神光,仿佛我是他绝对的猎物。

    我去他妹的“雅蠛蝶”啊,这特么也能作为驭尸咒语?我心惊狂恐惧,绝望地吼着“老子跟你拼了!”,当场着挥拳迎着小黄的头颅猛抽而去。

    “啪”的一声,小黄的头部真被我抽开了,砸到了棺材上。

    绝望的求生拳头与极速扑来的头颅对撞,两者皆高速,能量何其强,老子拳头指骨都要裂了一样,疼得钻心,但已然顾不上了,小黄的尸体已经挥拳扑到。这尸体在驭尸道人的控制下,灵活多了,气势生猛无比。这情景,吓得另两个尿裤子的伙计都当场晕厥。

    我就地一滚,翻身暴起,尸体竟然搂扑而来,速度极快。老子拼死斗志燃烧爆发,再次闪开,腾身就是爆踹,竟将尸体踹飞出两米之外,砸垮了一排棺材,轰啪啪的声音直刺耳膜。

    此刻,来不及感谢爷爷教我的格斗技巧,曾让我在初中班上打架都是一挡十的角色,因为尸体根本不给我感恩和转身逃走的机会,在驭尸道人的控制下冲了出来。其力惊人,竟搞得五只棺材朝我飞砸而至。

    我迫不得已狂跳闪躲,也算是无伤避开了。可特么的命背啊,两口巨棺堵死的后堂门,剩下三口砸中另一边的棺材林,哗啦倒了一片。

    后门堵死,前有驭尸匠,我真是进退无路。小黄的尸体又扑抱了过来,我不得不展开身法,与之搏斗起来,次次猛拳重击,铁腿狂抽死踹。

    小黄尸体无感觉,老子倒是拳头皮肉开裂,血流如注,脚上也剧痛无比。但没有办法,只能往死里拼了!

    好在驭尸道人没有用那紫金铃来干扰我的魂魄,要不然我早支撑不住了。他就是个变#态,一个玩#弄我于股掌之间的变#态,不时还奴驭小黄的头颅来骚扰我,甚至怪叫道:“爆发吧我的活死人,爆发吧我的活死人!凶性越狠越好,要淋漓尽致,你这么好的身体底子,死了一定能成为黄金尸帝!”

    不!老子不能死,不能成为他的尸奴,我要活下去!

    内心在疯狂呐喊,我疯狂地朝着小黄尸体与头颅攻击,闪转腾挪,拳腿如雨。抛下所有的恐惧,燃起所有的斗志,不顾一切,为生存而战!

    如果我能活下去,我将永远铭记这一天——我是一个未满16岁的少年,但我将成为男人成为斗士!

    一阵搏命狂斗之后,棺材林被砸垮了一大片,三个无辜的晕厥伙计被砸死了。小黄的头颅已被我打得脑浆迸出,皮肉翻炸,血满发乱,再也没有战斗力,人魂出窃,成为灵体,像个傻逼一样在空中飘来飘去,面无表情。

    小黄尸体的极限爆发也到了边缘,乏力得厉害,我用爷爷教的“断骨秘技”,在他势弱的时候,“啪啪”地搞折了他的四肢,散了他的脊椎骨。他成了个软人,趴在地上像游蛇一样,但再也没有攻击力了。

    我倒真是一番狠斗之下凶性狂发,猛踏一脚,踩碎了小黄左胸骨。他的胸腔里一声闷爆,心脏被踏碎了,本已弱势的心魄炸掉,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要不是驭尸道人道行高我这个普通人太多,驭尸技法太纯熟,我早特么就想这样干了。

    这一踏果然提气,我情不自禁冲着那边有些惊愕的驭尸道人狂啸一声,本已累够呛,但却狂吼道:“杂碎,我去年买了个表,你他#妈又来啊!你惹毛老子了!”

    话音刚落地,驭尸道人眼中狠光爆发,“雅蠛蝶”又从他训练强大的音魄中爆发出来,似乎有三个重音混响效果。另三个无辜惨死的伙计猛地从棺材堆里爆冲起来,鼓瞪着无神的眼,砸烂的脸孔惨相无比,朝我扑了过来。

    卧槽!这下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