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唯有吐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478字

    驭尸道人这回倒是发了些狠,两手狂舞,三个伙计的尸体在他的奴驭之下,肉#身全部潜能爆发似的,发狂了,任随一个都比刚才的小黄彪悍得多。

    棺材乱飞,四处一片凌乱,店内阴气浓重,血腥更盛,我的斗志疯狂地燃烧。可我特么并没有疯,脑子里还灵活。眼见着三只狂尸快速扑来,我拔出一支黄符镖朝着中间那只飞扎过去。

    锋利的镖体扎中目标左眼,深入其中,直透颅内,只剩下黄#色的绸质镖叶子。哪怕这狂尸还未三魂离体,强壮的七魄未散,但已然算是三魂七魄转阴质,如同阴鬼在身,符镖顿起作用。

    “砰”然一声闷爆,一缕淡黄光芒从尸体左眼射出。刹那间,这奔走的尸体全身都透着一层淡淡的黄光,黄光扩散出五米方圆,淡淡然然如波状。尸体张大了嘴发出条件反射般的惨叫,嚎嚎如魔,一头栽倒在地,再也受不了任何的奴驭。

    这伙计也挺无辜,惨死不说,此时已魂飞魄散,做鬼的机会也没有。黄符镖专杀厉鬼以下级别,对付他的魂魄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尸体倒下,血水白脑从左眼孔里流了出来,身体抽#搐不已。

    旁边两只奔扑的尸体也受到了黄符镖的威力余波影响,被冲击得两边倒开滚地。在这样的符镖面前,尸体主人的阴魂阴魄实在是有些弱。

    还好符镖在第一名伙计的颅内发威,冲击力受到颅骨皮肉的阻挡,否则这剩下的两具尸体也得挂。而现在,它们只不过是战斗力大减而已。

    “咦?”驭尸道人惊呼了一声,瞪眼看我,两手的控尸动作也停了下来。

    店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老子心情振奋不已,这一镖值了!刚才确实也是小黄的尸体逼得太紧,让我连拔镖的机会也没有。本来打神鞭也可以对付的,但也是没拔出来的机会,这也是我手速慢,太苦逼了。更不用说赵越正登山包里的千年古柳木和精盐之类了,但包在背上,我更没有机会打开。看来,要是能活下去,以后登山包还是背在胸前要更好更专业一点。

    我身上到处都是血,鼻尖上还有鲜血在滴,战意盎然,大吼道:“秃驴,你他#妈……”

    大吼之际,我也在拔镖,但为时还是太晚。驭尸道人的音魄咒语“雅蠛蝶”又猛响了起来,双重音的混响效果,两具倒地的尸体马上爬起来又向猛我扑来。显然,他被激怒了,咒语声音大了;但现在不是三重混音控制三尸,两重控两尸,他轻松多了。

    两具尸体扑来,近近的,我再次失去了拔第二镖的机会,马上暴退,与对方拉开距离。哼哼,它们战斗力弱了些,速度不太快,老子只要距离拉开,便有时间拔镖出来,绝壁一镖一个,统统完蛋!反正棺材店有这么大,老子游斗的空间足够了。

    棺林已经被搞得一塌糊涂,到处是倒棺烂木,比较挡路,但我身姿轻灵,腾挪跳跃,行动并不受阻。两只狂尸紧跟着我,跌倒了爬起来再扑,扑倒了一排排棺木,垮塌之声不绝于耳,把场面搞得更热烈而刺激。

    驭尸道人也确实本事强,双控狂尸发飙,让我无时间拔镖,竟然有时对我来了个两面夹击,却被我次次躲开,反倒是两个尸体撞得面目全非,不用我“断骨秘技”,就撞得骨头断了不少,行动更缓一些,却是一个拖着一断腿、一个挥着断臂继续追击我,嘴巴张裂,血水长流,黄牙大露,恨不能咬断我的脖子。

    场面紧张、恐怖,但狂尸实在又弱了些。我也太累了,不能久战,瞅准机会,拔出两支黄符镖,左右同时开弓,造型还尚有拉风,“咻”声射出。这大力之下,两只左右再扑来的行尸一个腿上中镖,一个肚子上中镖。

    “啪啪”两声爆响,黄#色的绸镖叶飞炸了出来。淡黄符光爆开,两具尸体爆发出惨烈的嚎声,魂魄荡然无存,几乎同时倒地,只有身体的抽#搐,再也没有攻击力。

    店内再一次安静了下来,血气刺鼻,阴气森然,一片凌乱不堪。我这困斗之下,已是强弩之末,但心底硬气不能丢,站在地上,挺直了腰杆,冷眼横眉面对那驭尸道人,吼道:“杂毛秃驴,有种你他#妈别过来!”

    没有办法了,驭尸道人的速度太快。三具尸体就折腾得我够呛,要他亲自动手的话,我什么机会也没有了。

    驭尸道人垂下了双手,死死地盯着我,血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点点头,声音依旧刺耳,更透猖狂:“不错不错,活死人,凶性正合我意。别逞强了,你活不过多久了。来来来,贫道再调#教你一番,终极刺激你一下,黄金尸帝不是梦。雅蠛蝶依酷……”

    话音未落,驭尸道人的驭尸咒语又爆发了,让人狂躁的混响二重奏!

    窝草!还有两具狂尸吗?我已然感觉不妙,刚想伸手取出焚鬼葫芦力拼,这也特么晚了。之所以想用焚鬼葫芦,因为驭尸道人这么高的身手,身上的三魂七魄必然与鬼类接近,焚鬼葫芦就算不能灭他,至少也重创。

    就在那时,我旁边不到十米处,最后一排靠墙角的黑漆巨棺架子突然爆开了。那重上重的十来口上等棺材一起爆飞开来,木板乱飞,搞得我只能闪躲不停,宁可战死,也不可被砸死。

    那爆开的源头,赫然是正中间最底层的两口棺材。在我躲开站定之时,竟然两只高大的狂尸站在两片棺材底板上,散发着浓烈无比的尸腥恶臭。它们面目凶狞,皆豹头环眼,眼眸里隐隐红光闪露,长相应该是双胞胎;它们皆高近一米九,赤#裸着,全身肌肉爆突,体重莫有过二百斤?皮肤呈现出略淡的黑色,指甲发黑尖而锋锐,连露出它们嘴巴外面的寸长利齿竟然也闪着黑亮的光芒。

    我考!玄铁尸将,初化阶段!这个级别的狂尸,已有尸念,在主人的指令下能自行作战的,其战斗力比小黄等人的行尸阶段强了不止一点点。可恶的驭尸道人,竟然早在陈家棺材店埋下了伏兵!我心骇然,神经紧绷得要炸了似的,伸向紫蟒腰带的手都停顿了。

    驭尸道人完全不给我取焚鬼葫芦的机会,当下大吼了一句“咒语”,仿若是“哦巴冈啷塞”之类,两只玄铁尸将顿时速度比小黄等狂尸快了些,朝我扑了过来。本来,玄铁尸将的速度跟乔木差不多,但它们已生尸念,自有判断力,知道我现在武力值在它们面前弱爆了,所以来势不太快,显然一派玩#虐我的尸心。

    完了,吾命休矣!

    恰那时,驭尸道人绝对是为了他上等的驯尸材料,猛地大吼着:“战吧活死人,为了荣誉而战!”

    “卧槽泥马!”老子实在受不了那个刺激,暴吼着,狂志猛生,死也要死个人样!

    我当场暴起,迎着两只玄铁尸王对冲过去。临近身,我一闪,侧身弹跳,扫腿而出。

    “咚~~~”

    一声闷响,我的右腿扫在左边玄铁尸将的肚子上,却如同扫在铁板上,痛得钻心,差点没昏过去。玄铁尸将,肉#身竟真似铁也!

    我刚刚落地,两只生猛的玄铁尸将张开粗壮的淡黑双臂扑来。空气里浓浓的尸腥散开,让人闻得极欲呕吐,呼吸不畅。它们实在身体坚硬如铁,我完全无法硬拼,只能就地猛滚,躲开那一击。

    刚滚开,身后两只皆有二百来斤的玄铁尸将重重地扑倒在地,压得一口巨棺当场碎炸成渣。两者还显得灵活,双双嘴里怒声狂嚎,鼻子里喷着淡黑的尸气,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扑击向我。

    我惊骇万分,这要是让它们扑中,岂不是要粉身碎骨?当场暴起,连连狂退,靠着店堂的长度和宽度逃个不停,成了名符其实的张跑跑。

    驭尸道人兴奋连连,再不念咒,居然坐在柜台上,怪笑着命令道:“哈哈哈……尸儿们,就这样,给道父追他,揍他,累死他,痛死他,激发潜能凶性,哈哈哈……他将是你们的大尸兄……哈哈哈……”

    这狗娘养的变#态驭尸道人,竟将尸类当作儿子,还恬不知耻自称“道父”。可我能怎么办呢,两只玄铁尸将紧追不放,身手又灵活,速度很快,让我完全无法腾出手来拔镖取葫芦攻击,躲都躲来不及啊!偶尔实在没有办法,还得抬手硬扛一下,那如同撞铁,疼痛不已。

    长此以往,我将累垮,只能束手就擒。不对,这特么得束手就死,成为驭尸道人的尸儿啊!当然,我知道他不会让我被打残而死的,那样驯起来也太费事了,就我这体格也是天材地宝一般的好材料。我越来越绝望,可怜爷爷近十年的艰苦魔鬼训练,竟然是为驭尸道人做嫁衣么?

    不!我不能死!

    我拼尽全力奔跑,闪躲,像个倔强的可怜斗士。在高达一米九的玄铁尸将面前,我实在又是个弱少年,是越来越绝望的可怜虫。

    两只尸将力大无比,身体坚硬,摧棺裂木,搞得场面更加混乱狼藉,随时都是木头渣子在爆飞,甚至它们还拿起棺材板子向我一次又一次地抽来,让我更加被动不已,连赵越正的登山包都掉了。

    终于,我被一棺材板子扫中后背,当场飞了起来,落进墙角的烂棺材里面。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涌冒出来。我想忍住,但忍不住,还是吐血了,还特么吐个不停了,这会吐死人的。

    全身剧痛,双腿抽筋,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唯有吐血。

    恰那时,一只玄铁尸将大脚踏上了我的背,狂然猛笑起来。我感觉那如巨山压住,完全无法动弹,心脏和肺叶子都要被踏碎了,呼吸极度困难,鲜血继续从嘴里涌出。

    “哈哈哈……”耳边响起了驭尸道人冷沙沙而刺耳的得意笑声,他在说:“活死人,你就要成为我的尸儿了。尸祖保佑啊,我骆昆也终于会有黄金尸帝了,哈哈哈……”

    “不……不……不……”我绝望地摇着头,两手无力地抓挠着棺材底板,嘴里艰难不屈地哼着。

    老子死不甘心呐!可我这生来的活死人,真的要死了,呼吸渐渐更为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