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大爱无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675字

    血腥的空气,恶臭的尸气,诺大而凌乱无比的陈家棺材店,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而我,即将窒息的感觉非常强烈。

    不知道你是否体验过死亡来临的感受,我正在切身体会着。这样的时刻,脑子并不昏沉,反而越发清醒。我能“看”到自己的脑海,就像无边无际的死水大海,却又空白无比,几乎虚透,无形无色。

    在那巨大的空白之上,赫然是我天生孱弱无比的三魂:淡蓝色的天魂,泥黄的地魂,乳白的人魂,它们弱小得可怜,就像三道不过寸长的细丝,都有我身体本尊的模样,甚至还各有八道淡淡的虚影。

    据《阴阳秘卷》之言,这便是我的九阴三魂,活在世之时弱到爆,死亡后却强大得可以吞噬很多的阴魂,秘法驯养之下,可以成为极度强悍的血煞猛鬼,堪比鬼帝之能耐,但终究是他人工具。但此时,我更感觉到了九阴三魂的弱小又强大之处,若我亡,无人奴驭于我之三魂,我至少可以修成鬼仙或者鬼神。

    寻常人类,天、地、人三魂却是阳质,状如寸长的米虫,质地莹润,有自己的人形模样,基本上没有虚影。任何一道魂能有一道虚影者,已非常人,功名富贵唾手可得;两道虚影者,更是奇才人等,福运齐天;三道虚影者……

    可我每一魂皆八道虚影,算起来应该如爷爷所说“造化不凡”,但我此时却濒临死亡,是否是造化弄人?我细弱无比的三魂在动荡着,虚影重重,我却看得清清楚楚。它们的动荡,是因为即将失去肉#身的庇护,所以不安,躁动;若我死亡,它们将如惨死之人一样,不到一柱香的功夫离体,天、地二魂彻底消失,而人魂膨胀成能量体,是为怨鬼,留存着我不甘的记忆:愤怒、悲绝、哀叹、仇恨、思念……

    罢了,我似乎什么都来不及去想了。身体的伤痛,呼吸的凝滞,力量的无限匮乏,体温在不断降低,让我不断走向死亡。玄铁尸将咆哮般的笑声,驭尸道人得意猖狂的笑声,已然无感于耳。

    绝望之中唯一遗憾的,竟是我高贵无比、美丽万分的媳妇大人,护我多年,下嫁于我,终未见,却也将随我的死亡而亡。是的,我在此时依然无法见到她藏身于我躯体何处。可这些时日的相处,虽然我是受虐的份儿,但时间久了,那成了一种依恋,有时候竟有些小幸福的感觉;睡梦中多次幻想她的模样,生活中经常回味她的声音,但这一切,终究是我不甘的记忆之一。

    我就要死了,不是不听媳妇大人的话,而是命运竟然不受我的控制。三魂突然动荡加剧烈,我知道那一刻很快便将来临,忍不住喃喃地说:“媳妇……大人,呵呵……抱歉,驸马……爷太弱,无法……照顾好你,若有……来世,呵呵……我没有……来世,没有……我们都……没有……”

    我的声音越来越弱,却不知不觉感到自己已经冰冷的脸上竟然热流滚滚。

    我落泪了,无限怅婉与凄哀的泪水,烫烫的,却再也温暖不了我与七公主的命运。生不见,死不见,却化为临了的挂牵,难道这也是我的爱情?

    耳边,响起了驭尸道人兴奋的话语,我记不住了,隐约记得他好像说,他只要我有黄金尸帝潜质的尸身,而有人要我有鬼帝潜质的人魂,他们只是愉快合作的好伙伴。

    我只有一种感觉,死亡不是我的解脱,只是我将成为他人奴驭工具生涯的开始。这不是倔强的我要的结果,但它却似乎是注定的结局,不是悲剧,只是命运特么的无情而不负责任地玩#弄了我。

    所以,我撑着最后一口气,尽力狂吼,哪怕声音已弱到我快听不见:“我恨透这操蛋的命运,你为何不由老子?为何不由我?为何?”

    回应我的,是玄铁尸将和驭尸道人的狂笑,我已然听不见,死亡即将来临,三魂已动荡得极为剧烈,虚影重重,竟有晶光莹莹,那是我灿烂的魂泪,却悲怆,不屈,无助……

    “唉……小呆瓜……”七公主的声音突然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幽幽的叹息声,更悲婉伤怀,让人魂碎。

    多么熟悉的称呼,如同我死亡之前最后的小幸福。我听到了,真的听到了;我更“看”到了,在那无边无际空白的脑海里,凭空浮现了三道魂体,湛蓝无限的天魂,凝黄如金的地魂,羊脂玉白般纯洁的人魂,每一道魂附八道虚影,每一道魂都有七公主的身形模样。它们慢慢地飘过来,驾临我之三魂上方,形同“女尊男卑”,我之三魂显得那样弱小不堪。

    我来不及思考她为何死后天、地二魂得以保留,只知道七公主果然是惊世绝响般的九阳三魂,与我之九阴三魂乃天之绝配。我只知道她魂体道道长近十公分,茁壮而生机,如烈阳之骄灿,哪怕她的三魂也在颤抖,但依然显示着曾经可以拥有的无上强悍,但她却已逝千年,甚至更久。

    死亡的最后时刻,我看到了妻子的模样,黑发如水,覆肩及腰。极美的鹅蛋脸,绝对黄金比例的五官,修长的眉毛,明亮无限的眸子,俏拔琼鼻,润泽之极的芳唇,玉光般的长袍下起伏玲珑的身段。她透着无限的高雅贵气,绝世铅华,一现天下娇艳尽失色,倾绝三界,颜霸六道。

    可是,七公主的九阳三魂每一张脸,每一只明亮无比的长睫美眸里,滴出了一滴泪,神情瞬间万般凄绝,更让人魂碎无复。所有的泪水汇聚成龙眼大的明珠,悬浮在我无边空白的脑海里,突然闪耀出无边的光华,璀璨无限,如同燃烧的火焰,充斥着无边的生机。

    泪聚,燃烧,情景让人永难忘怀。可七公主的三魂变得淡极了,体积还那么大,但光华不再,几乎透明,透明得快要消失在我空白的脑海里。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却感觉到了什么,魂碎无限,万般悲伤,竭尽全力吼道:“老婆,不要!!!”

    一瞬间,那一滴燃烧的眼泪飞出了我的脑海,不知道去了哪里。七公主的三魂突然消失,只留下她虚弱无比的话语,幽幽然,凄凄楚,形同绝响:“小呆瓜,九阳源力种子,勿忘我……”

    刹那间,我的九阴三魂突然安定,我再也“看”不见它们,“看”不到我的脑海。我回归了现实,顿感一股强大的暖流如电速窜遍我的全身。

    我的血液在沸腾,经络在膨胀,身体暖透。所有的伤口疯狂愈合,所有的疼痛瞬间消失。

    心脏左边,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奔涌而出,直冲向我身体左边所有的经络,瞬间形成一股强悍的气流,汇聚到我的左掌之上。

    刹那之间,《阴阳秘卷》中鬼谷阴阳心诀之“阳修篇”涌现在脑子里,我什么都懂了!

    “九阳玄气!!!”我一声暴喝,猛地扭头,反瞪正惊愕低头看我的两只玄铁尸将和它们身后的驭尸道人,左臂电光反转,一掌猛地向上扫出。

    “砰!!!”

    一声巨响,震得我耳朵都要聋了。一团淡淡的金光猛闪而逝,腥臭污秽的空气强烈波动开来。

    小黄的怨鬼阴魂本飘荡在空中傻逼看世界,但瞬间荡然无存,哼都来不及哼一声。

    两只玄铁尸将被瞬间轰飞出五米之外,肢解成渣,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已是漫天腥臭肉沫降下。

    驭尸道人措不及防,也中了九阳玄气至阳之力,阴邪的修为受损。被他的两个尸儿撞击,惨叫一声,如断线的风筝被狂风卷起,口喷鲜血,几乎是瞬间就砸中了棺材店的卷帘门,将之硬生生砸得崩开,躯体也滚到了外面的小西街上。

    “卧槽你大爷!秃驴死变#态,你死定了!!!”我狂啸如春雷惊乍,双手一撑棺材底,弹跳翻身跃出。无边的怒意燃烧,抬腿便朝门外扑去。

    驭尸道人从地上惊慌爬起来,秃顶伤口如鲇鱼嘴,血流不止,拖着被轰断的右腿,口喷鲜血,回望一眼,那苍白的脸都吓绿了,死沉的双眼里充满了无边的恐惧。见我扑去,他马上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向街口仓皇逃去。此时此际,他竟速度还不慢。

    老子怎可放过他?当场疯狂加速,却冲到门口时,感觉头晕目眩,差一点站不住。先前九阳玄气的强大力量一轰全泄而出,现在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的存在。

    我强力稳定身形,站在破门口处望向街口时,已然不见了驭尸道人的踪影,只有一路难闻血迹。

    我去他大爷的,竟然让他跑了,气得老子狠狠地跺了跺脚,咬牙切齿道:“杂毛秃驴,老子誓杀你到天涯海角,挫骨扬灰,焚魂荡魄!”

    驭尸道人受我那一击,必然也是重创,实力打不打折扣,那得看他恢复得好不好。但至少,没个一年半载的,他是恢复不过来了。这种入道初化的高手,倒不那么容易死,但震慑了他,也是一种效果吧!

    我稳了好久,脑子里的眩晕感才消失了不少。怎么说呢?也许是我刚才被玄铁尸将踩得重了,吐血过多,气血太亏了。虽然伤口全部愈合,但愤怒一击之下,身上的力量也弱了许多。好在我身体素质够硬,要换普通人,早已昏厥不醒了。

    我回头看了看搞得无比凌乱的棺材店,想想此间遭遇,忍不住心头疼痛无比,低呼着:“老婆,老婆,老婆……”

    此际,我年少的心思里只能觉得一声“老婆”,质朴无华,才最能表达我对七公主的情意。可是,我再也听不到七公主的回应了。她本为魂体,已然弱极,但还传我以九阳源力种子,这本是阴阳修炼一途的大禁忌。

    爷爷本是阴阳高手,是能白日遁形者,据《阴阳秘卷》所说,已是离尘级别的高手,却有状若凡人之外表形容。他且尚无力为我植入如此种子,又何谈七公主呢?

    我害怕失去七公主,但她苦呼无应。想想她当时的魂体状态,我知道她已经不在了。她用尽最后的力量,天地间至阳的力量,拯救了我的生命,而我……却注定了无她独行。

    短暂的夫妻日月,却是我永恒的思念。

    她的大爱,无疆,却成了我万世之殇。

    一声“勿忘我”,是她最动人的情,亦是我最伤心的痛……

    心如刀绞,热泪滚滚,瘫坐在地上,衣衫褴褛,血迹满身,我喃喃地一声声唤着:“老婆……老婆……老婆……”

    阴雨凄凄,秋风乍寒,我再也听不到七公主的回应,再也听不到了。痴然喃喃之间,隐约有一阵歌吟声传来:“天若有情,君心未老,佳颜不改;天若无情对天笑,吾当壮怀逆天行……”

    歌吟声太过虚无飘缈,我听见,却仿若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