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异样尾厢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357字

    阴阳眼一扫,所见之物能让你心脏猛地狂跳起来,吓出一身的汗。

    我所乘坐的出租车外面,所有的玻璃上都爬满了怨鬼、厉鬼,连引擎盖上都挤趴着八只,双手抓住晃动的雨刷。出租车简直被包裹成了鬼车,鬼影密不透风。

    一只只鬼类白脸、绿脸、烂脸,白眼、爆眼、新月血红眼,半掉脑袋、缺胳膊断腿儿,还有半截身子吊肠子的,男女老少个个都样子恐怖极了,显然都是这条路上车祸后惨死的人魂化阴鬼,还有几只初化厉鬼。

    无一例外,这些省道鬼类全都看着我,表情如饥似渴,血手扒拉着玻璃、车门想要进来,仿佛我是他们的美餐。整个车里都有些冷嗖嗖的,那是鬼气渗透了进来。幸好那司机并没有阴阳眼,什么也看不见,还可能只当是下雨了挺凉快,否则早特么出车祸或者吓死了。

    我知道没有了七公主,哪怕我还有九阳源力种子,但果然我依旧是天生招鬼的人。九阴命格之弱,不是一般的弱,鬼类随时想附身于我。没有办法,我的人魂太弱了,比之这些鬼类的生前人魂来,都差远了的弱。

    哪怕是登山包里有价值过百万的避鬼法器,可它们还在包里,并没有拿出来,所以没有威力。鬼类是有眼睛可以看世界,但它们并不个个都是透视眼,所以看不到法器,所以根本不惧。透视眼这东西就是“另类感应”,那是鬼帝以上的级别才有的。鬼帝之下的鬼类,它们只能感到你脑海中三魂能量的弱与否,弱就缠你、害你,强就滚得远远的。

    鬼类看不到法器,所以肆无忌惮地盯着我,疯狂地爬动,想拥有我极美的人魂,然后吞噬我强悍身体里的至纯阴气,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阴阳规律。

    当你身上有避鬼器物的话,藏在衣物里,按真正的阴阳学术来说,是极为错误的。那样只能在鬼类近身甚至是贴身时,它们才发挥效力,正如我在学校厕所里撞到那女厉鬼,纯阳玉才发挥威力将之震得老远。

    想想这白天黑夜的孤魂野鬼何其多,说不定某个时候你身上还有什么避鬼的小玩意儿戴着,但没露出来,就有鬼类扑搂过你,然后被避鬼器物弹开。这种鬼扑之时,其实就是你突然在某个地方无缘无故打个冷颤的时候,那时鬼已来,又瞬间离开。

    当然,男人小便时的冷颤是肾#虚,但并不排除鬼上身的可能。这有个区别方法,小便时咬紧牙齿,如若还冷颤,那小心身边有鬼;如若不颤,反而尿分叉、末时流滴状,那就是肾#虚,长期咬牙小便,久可愈,还可延颜益寿,重拾男儿信心,再展硬汉雄风,更享幸福生活。

    所以,有避鬼器物之类在身的,还是要露出来,露一点点都行。唯有敢露,才能让鬼类望而生惧,平安美满每一天。但是,招“色#鬼”的露,非此“露”也。

    为什么我们常戴玉镯在手腕上,孩子的长命锁、避鬼项圈造型大而只能戴在衣物外面,护脚铃铛在脚腕上,就是因为从古时候就有的一个“露”字诀窍。而古时官员之蟒袍玉带要系在腰上露出来,不仅是因为要拴系官袍,更是因为避鬼之功效显著。否则,大臣有鬼,皇帝肿么破?古时的阴阳学,比之现代要发达多了。

    可我心惊的并非是车外密密麻麻的鬼类,这些一看乍惊,随后心安,因为习惯了。我其实心惊的是我坐在后排,感觉到后面的尾厢里有东西。

    一喝司机停车,我将胸前登山抱飞快地拉开,扯出一串老桃木珠子,就那么挥动了一下。刹那之间,所有的鬼类惊慌恐逃,飘走的没几个,在路上爬的占多数。引擎盖子上的鬼类滚到车头底下,反正也压不死它们。

    司机却方向盘一打,拐上一条废旧的乡村土路,冲出二百多米,到了更为僻静的地方才停下。

    车子一停下,这厮骂了一句“我#干#你#娘”,猛地打开驾驶室车门跳下车去。

    我冷笑一声,将老桃木珠串往左手腕上一戴,那司机已拉开了后车门,手里多了把匕首指着我,狠骂道:“停你妈比的车!孙子,滚下来,给钱不杀!”

    哟嗬,咱这魂弱招鬼,居然还招抢劫犯?

    我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钻出车去。当场司机便拿着匕首朝我脖子上架来,骂道:“老子本来不想拉你,你特么非要送上门来,那就别怪……”

    司机话未完,匕首已近我脖子,然后……没有然后了。我暴起一脚飞出去,踹得这丫倒飞出五米多,掉进路内侧排水沟里,脑袋磕在石头上,当场晕了过去。

    “唉,也真特么不经打,还出来混?”我叹了口气,阴阳眼能感觉这厮的三魂没有动荡,想来也是死不了。

    我先不管那个司机,摇头转身,朝尾厢走去。这种司机,开车抢劫,小爷我秒秒钟摆平他。

    因为戴着老桃木串的原因,我现在是厉鬼都不近不了身,所以关了阴阳眼,来到尾厢处,我想打开,却遇到了难题。奶奶的,司机锁了它,我又开不来。

    尾厢里面,传来了低弱的“呜呜”声,这声音我有些熟悉,因为那天晚上卢雪琪被美女厉鬼绑了,也是这类的声音。而且,还有人体在挣扎中身体摩擦、碰撞器物的声音。

    我甚至能感觉到这尾厢里面还有股子淡淡的阴气,若有若无的。一直坐在车里感觉的不对劲,也许就是这股子阴气,很淡很淡,混在那么多鬼类气息里,确实难以准确判断。当然,突然心惊叫停车,并非是因为先前那些怨魂野鬼,而是终于发现了尾厢里的古怪,听到了动静。

    我知道那个司机绑了人,绝不是绑了鬼。他没那个本事。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尾厢里绑的人,恐怕还是个八字比较阴的女人。算是缘份吧,我这九阴命格的人,理应出手相助,要不然陈围的马屁也白拍了,更不是我的性格。

    当然,不爱多管闲事的阴阳师,不能把闲事管成一种艺术的阴阳师,不是一个好阴阳师,永远成了不了最强。可阴阳师不会开尾厢,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回身走到路里边,对着那昏迷的司机脸上撒尿。撒到一半时,司机醒了,睁眼就偏头想躲开,我却马上憋住,一脚踏在他的小肚子上,冷声吼道:“别动,否则小爷我弄不死你!”

    司机被吓住了,肚子也许也痛得不行,连动都动不了,头还偏着,两手挥舞,求情道:“小爷小爷,别淋了别淋了,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吧!我这是第一次干这事儿啊,您开开恩呐。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上初中的儿子,一个人带着过日子呢,真的不容易啊!咱跑出租的……”

    司机倒也真能扯,扯得一脸带尿一脸泪的。可我却大管子一扳,继续放水,冲得丫的鬼话往肚子里憋,赶紧闭嘴闭眼。我一边放,一边冷声道:“看你也才二十过头,就特么上有八十老母和上初中的儿子么?你娘和你都是生#育奇迹?老套的台词也要符合现实才行。小爷我看你是一点也不老实,谁知道你是第几次抢劫了?一路上往后看,原来是担心你尾厢里的女人暴露了吧?”

    说完,我也方便完了,冷颤都没打一个,肾挺好的。

    司机郁闷极了,只能继续求情道:“小爷啊,您说啥女人啊?我听不懂哎!我真是第一次抢劫啊!是看您瘦瘦弱弱,穿得又好,包包都是路易威登,所以起了歹心,哪知道您是高手,让我栽了啊!小的栽得心服口服,您就饶了我这第一次吧?我保证再也不犯了,保证以后……”

    “你特么给老子闭嘴吧!”我抬脚上移,踩在司机的嘴上,然后冷道:“满口跑火车!老子看你是顺带想做我这趟生意吧?刚才在城里又想拉又不想拉,料你是尾厢里的生意更重要一点吧?”

    我脚又往下移,踏中司机胸口,让之不能动弹。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无法辩解什么了,点点头,但却是贼兮兮道:“小爷,您看这地方这么静,车都没多少,我就交个实话吧!那尾厢里确实是个很重要的料,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啊!”

    “哦?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我眉峰一抬,心头莫名紧张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出租车。我是听出尾厢里是个女人,但没想到司机竟用了三个“非常”,他眉宇之间竟然色意自然流露,想必这女人真的很美?

    可……我这英雄救美救鬼的事情干过几桩,后果却并不理想,如同孽缘似的。难道天注定我又要救个美女,再结孽缘么?

    然,那司机竟然却见事情有缓机一样,马上两眼邪恶的光芒爆发,嘿嘿一声,淫#笑道:“是啊是啊!小爷您这么威猛,一定是身强体壮,那方面绝对强大得很啊!您要是见了那美女,您肯定也喜欢得不得了,当场就想来一发。她好像是外地来的,要不您先用用,然后赏我一口汤喝?”

    老子真是看不惯这厮那种邪恶到巅峰的样子了,把咱也说得也太不纯洁一样。右脚移动,一脚踩碎他的鼻子,不收脚,继续踏着,冷声骂道:“混帐无耻,淫#邪宵小之辈,你当小爷我是你这种色中饿鬼?竟敢引诱老子与你同流合污,伤害外地来的美女客人,你特么实在是罪大恶极,今天老子不伸张正义,不收拾你这个司机中的败类,老子不叫张野花!”

    司机鼻血狂涌,鲜红一片,惨“呜呜”地痛叫着。他想伸手捂鼻子,但两手只能抓到我的脚脖子。

    我松开右脚,冷喝道:“滚过去把尾厢打开,老子不会开。”

    说完,照着司机右胯爆了一脚。这货哪能说什么,连滚带爬,捂着鼻子朝车子那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