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欲望膨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4075字

    司机趴在驾驶室将尾厢打开,然后想坐进去,但我一边慢走过去,一边冷道:“想进车里吗?”

    “小爷,我这鼻血也……您就让我坐车里用纸巾擦擦好不好?”司机一脸的苦逼,捂着鼻子,手里都是血水在流。

    “在外面站着,立正!”我来到司机面前,冷冷地看着他。

    “呃……”司机惊然一声,见我目光不善,还是规规矩矩立正了。

    “嗯,站姿还不错,参加过军训?”我点点头,便朝车尾厢那里走去。

    尾厢那里面,“呜呜”的声音更响了一些。我将之一掀开,顿时脑中震震,心跳猛地加速,双眼惊望着尾厢里的情况,目光实在是拔不回来了。因为……

    尾厢里的女子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果断是个绝色,而且竟然被扒得一#丝#不挂,全身洁白无限,曼妙起伏,弧度不大,但比例极为动人,娇巧玲珑,近乎绝对完美。双手双脚被反绑着,蜷曲着,因为挣扎而面朝尾厢外,正面无限诱人的风光疯狂地刺激着我。除了头发,全身没有一丝汗毛,白到极致。

    她那凌乱的乌黑秀发下,虽然喉咙里堵着什么东西,樱桃红唇也微张,但小脸依旧显得张精致无比。虽不及七公主之绝美,但也竟比美女厉鬼和卢雪琪、向小冰还美上一分,如同堕入凡间的小仙子。可那纯净的眸子里流淌着委屈的泪水,让她显得那般凄美动人,让人心儿软到极致,恨不得一把搂进怀里,给她所有的庇护。

    可是,一见我之下,女子双眼顿生惊羞,漂亮的脸上猛地浮上了两抹红晕。她闭上了眼睛,紧抿着红唇,努力地偏了偏头,羞得恨不能将头扎进尾厢的角落里不出来。

    正是她如此羞涩,猛然多了一种不一样的味道,仿佛是一个本来纯净羞涩的女子,突然之间多了一种娇艳无比的风情。这风情似乎根植于她骨子里娇媚,一个羞涩的反应就跃然浮现。那一羞然闭眼,那两抹白里透红浮上的晕,轻易就挠动着男人的心神,让人七魄之精魄果断像是要不受控制一样,竟然有些强烈的欲#望#膨#胀。

    我已找不到任何的语言可以来形容女子这般风情,或许应该算是:表象里的精灵纯,骨殖里的风情妖媚,天生异女。

    实在太盅惑人心了!难怪司机刚才要那么邪恶毕露地说这女子,原来她真的……竟然……我擦,不好,我特么竟也太失态了!

    脸红心跳之下,我竟猛地又将尾厢扣上了,惊得里面女子又闷呼了一声:“呜~~~”

    我深深地呼吸着,不断在心里暗念起了《阴阳秘卷》里记载的鬼谷阴阳心诀之九阳心法:天台静明,三魂悠悠,神魄暗催……

    还好还好,这心法竟然有点作用,让我某个地方慢慢地消退了下去。不禁暗想着,若是七公主在的话,恐怕我又要被揪耳朵了。可惜,她已然不在了。

    念及七公主,我心顿然悲伤如止水,静到诸端邪欲无从生发。可那边被我罚站的司机看到我的动静,马上扭头看着我,鼻血流得不凶了,一嘴巴的血,形象恐怖,竟对我咧嘴邪笑道:“嘿嘿……小爷,怎么样?这妞果然是极#品吧?要不……”

    “你这淫#贼快给老子住口!我叫你稍息了吗?这般对待一个弱女子,你特么还好意思变男人么?人家的衣物呢?”我怒喝起来,打断了司机的话。

    司机脸色一变,赶紧立正,惊恐回道:“小爷,我……这也是没办法不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打晕了她,扒了衣服鞋袜丢云沙河里,本打算拖回家中,哪晓得她醒得快,遇上小爷您这么个英雄好汉啊?”

    “混帐东西!实在太无耻!把你衣服裤子脱了!我一会儿才收拾你!”

    司机没办法,只得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了下来。T恤还不小心挂了鼻子,痛得嗷嗷的。

    我拿起司机的衣物,钻进了车里,自己也脱了,一阵换上。接着,才拿着我身上的衣服出来。

    司机恐惧地看着我,乖乖地保持着立正之姿。

    我再次到了尾厢那里,深呼吸了几回,平息一下自己的心神。没办法,想想要面对这女子,她那种极度的妖异太乱人心神了。

    随即,我才认真道:“姑娘你别怕,你应该也听出来了,我张野花不是那种坏人。有些事情,可能是正常反应,只怪你生得太美太动人吧!好了,我这就打开尾厢,给你我的衣物,盖在你身上,然后帮你松绑。”

    说完,我再次掀开了尾厢,仰着头,目之余光下垂,估摸着那女子的大体身位,先将我的衬衣盖下去,然后低头看了看。

    嗯,不错,小黄的T恤够宽大的,将这蜷缩的女子从头盖到膝上。只是,她光洁白嫩得晶莹的修长小腿,还有那纤巧无比的美足,也让人不禁心恍神荡,我倒还能稳得住。只怕那司机在这的话,又会邪念大生。

    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来,因为《阴阳秘卷》的总目录里有提到过“精怪妖物”,只是我还没有系统地学到那里去,大略翻过一点。只是按着民间常识联想到了什么,这女子不会是什么精怪吧?比如……狐狸精?

    下意识地,我还是开启了阴阳眼,准备查看……其实是感知一下女子脑中是否有天、地、人三魂。精怪妖物是没有天、地二魂的,只有一条类似于人魂的本尊之魂,而且是灰暗的光采;而它们的七魄倒还是有的;这一点总纲性的知识,我还是大略看到过。

    可这一查看,我差点没被震晕过去。这女子赫然是人类,一个没有天、地二魂的人类,只有一条长近九公分的人魂,散发着乳白灿烂的光华,光华也形若人形,并非什么精怪妖物之类。

    我之阴阳眼查看,实际上并非看到她的脑海之内,而是仅感知到了色彩光芒和形状,具体样貌是看不到的。能清晰地查看到对方的脑海的话,我应该是离尘期的世间绝顶高手了。

    女子是人类,但无天地二魂,这是一生没有福禄姻缘之命,可谓命运多磨之势。可她的人魂又显得异常强大,是阳质之态,说明又会造化不凡。若是修行,八阳人魂的前途将超级逆天啊!

    但阴阳眼的感知之下,她没有阴阳修行力展现出来的强大气场,七魄倒算是正常女性。特别让人惊骇的,是她的精魄呈现出一股极为磅礴的气韵,很纯净,这说明不但生育功能会很强大,而且现在是为处@子之身。

    我睁着眼睛看着这妖异之女,对于她这样的离奇存在,实在是无解。但她能进入修行一途,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我少年的心里,竟突然有一种收之为徒的冲动。但想想我这样的半吊子师傅,太弱,恐怕会误了人家也,但心里又不舍放弃,好矛盾!

    那边司机见我愣着,居然又邪道:“小爷,既然您动摇了,要不……”

    “闭嘴!无耻!”我狠瞪了司机一眼,吓得他一抖瑟,乖乖站在那里继续立正。

    我这才低下头来,深吸一口气,将裤子也放进去,才动手解起女子脚下绑着的胶带。一股淡邪幽远的处#子清香钻入鼻孔,双手触及那皮肤,细腻极了,温弹滑滑,让人也是不禁心神摇荡。她也更羞涩,双腿更缩了缩,似乎要努力躲进衣物下面。

    脚解开了,那胶带勒出血红印,看着那般醒目,竟也让人生出柔怜之意。我不禁回头冷瞪了司机一眼,这货吓得又是一颤。

    接着,我手伸到后面去,努力不看女子那修长曼妙的雪白后背,解开了她的双手,然后马上背转身去,站在尾厢左角处,说:“姑娘,别急,先缓缓,然后穿上衣服裤子吧!虽然有点大套,但只能现在将就了。”

    “嗯~~~”那女子显然还是抢先从嘴里拔掉了堵塞之物,回了我一声。这一声轻音袅袅,脆而恬然,又带一缕羞涩,竟有万般魔力,也让我心血沸腾,隐约邪念又要生起,居然很想回头望一眼。

    我顿然间深深呼吸,苦念九阳心法,压抑着邪意。心底也是横生无尽感慨,此女子实在太为娇异,皮相骨情已乱男人心,连声音也带千般韵味,是何等的祸国殃民啊?难不成这一遭解救她,又是一番孽缘?唉~~0~~

    很快,身后传来一阵穿衣之声,我更是心神动荡,强忍着不敢回头。隐隐地,我能感觉到一双迷人万般的眼睛在盯着我的后背,善意的,又那么羞涩动人。

    没一会儿,女子站在我身后,魔音再度响起:“张野花,谢谢你,我好了。”

    听到声音,我心又荡,那边司机也忍不住要扭头来望。我轻喝一声“站好”,司机只能乖乖听话。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回过头来看着那女子。只见她光着白净的双脚站在泥地上,也只有一米六的样子,虽然衣物显得太大了,但垂性很好,挡不住她那玲珑毓秀的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乌云秀发之下,俏脸泪迹犹在,目露羞涩,颊生浅红赧云,别是一番纯洁风媚之态,看得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啊,欲念止不住升腾。

    我无奈地笑了笑,赶紧一咬牙,遥望远方青山,说:“能知道我的名字,姑娘也是听到了前前后后的一切吧?”

    “是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每一个人都应该做好人的。不像有些人。”我说着轻瞟了司机一眼,才接着道:“劫#色混蛋,祸害百姓,死有余辜。把手机拿出来,自己打报警电话。”

    司机一听这个,顿时惊恐无比,竟冲过来,一头跪在我脚下,一边磕头一边求情:“小爷啊,不要这样啊!我才出来不到一年啊,我不想再进去了啊,今天真是我第一桩啊!小爷啊,求求您高抬贵手啊!我家里真的有个瘫痪在床的妈呀!上前年我进去了,她摔了一跤,然后就瘫了。我要是再进去了,我妈就没人照顾了啊!小爷啊,我求求您了啊!这位姑娘,您也行行好啊!都是我不好啊,我不应该为非作歹啊,我一定改啊!姑娘啊……”

    司机说得是眼泪汪汪,鼻涕和鼻血齐来,磕头也生猛,竟然连额头都磕破了,倒不像是假话。到最后,竟然是抱着我的腿,仰头朝后面的女子求起情来。

    这孙子搞得我有些纠结,可我还是脚一动,将他轰开,冷声道:“都像你这样求情,那犯罪分子的待遇也太好了点吧?你真是你娘的耻辱!你第一桩犯事吗?谁信呢?赶紧从苦情戏中脱离出来,回归现实,打电话报警投案,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司机有点绝望了,顿时又是猛磕头,嘴里乞求道:“小爷啊,求求您了!我真的不能进去啊!您想想我那可怜的老娘……”

    正那时,女子在我身后幽幽地说:“野花,放了他吧!看他都这样了,也挺可怜的。我被他绑时,他也说过第一天干这活就遇上好事了。可现在我这不是平安了吗?那就算了吧!因果债缘,勿结为上,容人一时,利己一生。他都诚意认错了,流血这么多,也算是应了果,了了债,消了缘。想想他母亲,也怪可怜的,我们结一因果债缘,又毁一人晚年,跟刽子手又有何区别?”

    听到此番话,我不禁心头狂震,扭头望向那女子。只见她天然翘的长睫毛里明亮的眸子平静无波,神情极度坦然,昭然一派慈悲宽容之状。而她这一番话,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明然润意,听得人耳根舒透,心神受用,完全无法拒绝似的。可我却知道她话里的“因果债缘,勿结为上,容人一时,利己一生”,赫然出自于《阴阳秘卷》,这才让是我惊震的地方。

    司机也是惊呆了,抬头望了女子一眼,顿时趴在地上挪过去,一阵猛磕头:“姑娘真是大慈大悲大善人啊,您就是观世音在世啊!谢谢您……呃……”

    话未完,意外便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