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绝对妖女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301字

    司机磕头求饶用力过猛,竟然几头下去把额头搞破了,身子一僵,晕倒在泥地上。这家伙只穿了一条黑色的平角底#裤,脸上脏兮兮的,血水混着泥,没个人样了。

    女子吓了一跳,竟低头道:“野花,他不会死了吧?”

    这女子也着实奇怪,有非凡的潜质。刚才与我第一眼见,那种勾人魂魄的羞涩风情威力太大,可现在面对几乎赤#裸的男儿身,她竟然面不红,心不跳,果断一派大善人的模样么?要知道,她还是个八阳人魂的处#女啊!

    我开启阴阳眼瞧了瞧,司机的三魂依旧平稳,便摇头道:“他没死,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哦,那就好了。”女子点了点头,口气和暖,魔音绵绵的感觉,依然还是好听。

    我还是有些不爽道:“就这样吧,这个混蛋就这么放过了,确实太便宜他了。下次若再见他行恶,我必不饶他!”

    女子说:“不会了。他不会再行恶了。若再行恶,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我对这女子已经兴趣很浓厚了,隐隐联想到了很多事情。同时也感觉到她实在是心善纯净,是挺好相处的。也许,这一次救的美女,与我再也不会是一桩孽缘了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好吧,姑娘,你确实太善良了。人家将你羞辱成这般,你竟这样对他,实在太宽宏了。姑娘,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弓长张,野花的野花,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是?”

    女子听得我的名字写法,并没有任何的惊讶,面色平静,说:“我叫司马幽容,幽怀天下,宽容通达之意。”

    “司马姑娘,你名字取得真好,含义很深刻,不像我这名字,呵呵……”

    司马幽容依然显得很平静,道:“名字只是个代号,没有好与坏的,生命才是我们真实的自我。”

    这样的话听起来,确实有意义,我对这女子更是有些好感,点头道:“司马姑娘,你的理解真是不一样,让人受益不少。你在上大学吗?”

    司马幽容摇了摇头,说:“没有了。去年高中毕业后,我就在燕水市一家残障孤儿院上班了。你别叫司马姑娘,叫我幽容就好了。”

    “呃……幽容?”我听得愣了一下,莫名就有点心头发热,“这样不好吧?显得太……暧昧了。”

    “没事。暧昧只是皮相欲望的误解,人与人之间的亲和、平等才是生命的真谛之一。”司马幽容摇了摇头,依旧那么平静自然,如一潭无波的水,看不出一点点的羞涩之态。她这样的心态,实在是太超出我的想象之外,更无法想像她只有这样的年纪,绝不超过二十岁吧?

    不知不觉,我竟然感觉到司马幽容的平静自然与我的野性形成了对比,但又显得并不矛盾,因为她完全配得上她的名字。我说:“你的理解力真是太不一样了,又让人佩服。你从燕水那么远的地方来,要到哪里去啊?如果路途远了,我还得叫醒这家伙,让他送一下我们。先送你到地方,然后我再去前面的赵家庄园。对了,你的行李呢?”

    “不用了。我也是去赵家庄园的,去那里奔丧。没多远了,大约还有两公里吧,走着就去了。我的行李落在你们省城机场不见了,钱包也被这个司机扔河里了。不过,也不碍事的。”司马幽容摇了摇头,依旧平静。对于身外之物,她依旧淡定。对于和我同去一个地方,她也并无惊讶之感。

    “啊?!你去赵家庄园奔丧?我也是去那里呢,赵越正是我的好兄弟。那你是?”我反倒是惊讶了,她竟然与我是去同一个地方。我更确定救了这美女,应该确定不是什么孽缘了。

    “嗯,人生朋友兄弟不多,你这么年轻就有好兄弟了,挺好。我呢,是上前天接到小姨父赵永刚的电话后就启程过来的。路上又是飞机又转车,有些耽误,现在只能是叫做奔丧了,没能见他最后一面。”女子脸上还是那么平静,神色纯洁无瑕,仿佛对于生死看得很淡的样子。

    “小姨父?”我惊了惊,恍然道:“那你就是正哥的表姐吧?”

    “是的,他早年过世的母亲是我娘的小妹,只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要不是小姨父来电话,我还不知道他家在这边。表叔电话里说他昨天下午就会离开人世,希望我过来一趟,于是我就来了。”

    司马幽容的情绪似乎永远都这么平静,波澜不惊,可我却是惊懵了,说:“赵叔他竟然知道自己会死?他那么年轻,死得太蹊跷了。你知道他过世的原因吗?”

    “我不知道,小姨父没有说起过。他对我讲过,在他逝后,让我和你见个面,交个朋友。现在看来,你确实是一个可以相交的朋友。算起来,这也是一种缘份吧,天注定了我们是朋友。”

    我惊得要爆了,怔怔地看着平静无波的司马幽容。若是寻常男儿少年之类,与司马幽容成为朋友,那是心花怒放的事情,而我却是心中惊异连连。敢情赵叔不只是第一次见过我,竟然安排姨侄女与我做朋友,这其中……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道:“看来,赵叔也是个高人吧!能与司马姑……哦,与幽容你这样的女子做朋友,我很荣幸。赵叔的事,咱们就节哀顺便吧!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没有什么哀与不哀的,生与死,一念之间,一念生,死即为生;一念死,生亦为死;消失并非意味死亡,活着并非意味着存在。走吧,咱们出发。”

    说完,司马幽容赤足踏地,转身朝着前方走去。她虽是身形娇小,衣摆盖到膝盖,裤管挽了很多圈,着装很另类,但那赤足从容之态,青衫随风飘荡之状,背影竟透着一股出尘绝俗,看得我心驰神往。

    可我心头更多的是震惊,司马幽容的话,除了最前面的半句,后面全然出自于《阴阳秘卷》,是鬼谷仙师亲口讲过的。看着她的背影,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一次联想到了什么。

    一时间,司马幽容像一个陌生而熟悉的朋友,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她平静的风格,对事物不一样的理解,对生死的堪悟,对我是一种莫大的启发。我甚至由她的风格想起了《阴阳秘卷》中所记载过的一位古时女子阴阳高手来。

    我心头也萌发出无限的希望,七公主她没死,她没死,她一定还在。这一刻,我仿佛才真正明白消失时七公主那声“勿忘我”的含义。我还仿佛听到一阵歌吟声吧,但那时伤悲,记不住内容了。

    想想七公主,我忍不住眼眶又有些湿润,悲喜于心头缠绕。强行忍住泪水,马上拔步想跟上去,但又转过身来,回到车里,取了一把放在后排置物架上的雨伞,顺便扫了副驾驶那前面的仪表台,想记住司机的名字。可我目光所及,顿时惊了一跳。

    那仪表台上赫然有一长行黄泥字,泥中带着血:张野花,又坏我好事,我他妈一定要杀了你!

    我不禁深深皱了皱眉,这又是哪只对头鬼干的事情啊?可阴阳眼一扫,周围虽然幽僻,并无鬼影。也许,是趁我们在尾厢后面的时候,这鬼用司机的滴血泥洗的吧?

    又扫了一眼,果然,司机立正过的泥地上,竟然有手刨划过的痕迹。

    想来想去,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些什么,便抚了抚左手的老桃木串子,淡淡地笑了。

    随即飘眼司机的名字,便转身离去。这司机的名字实在也特么逗逼,竟叫司基。

    好吧,用司马幽容的话来说,司基只是一个代号,生命才是他真实的自我。冲着幽容的宽怀大量,又平安得救的份儿上,我今天就饶过他吧!

    我赶上去,与司马幽容并肩而行,把雨伞递给她,说:“幽容,你打着吧!”

    司马幽容并不接伞,反倒继续前行:“野花,不用了。我心无风雨,风雨自然歇。秋雨绵绵,山蒙水雾,这也是一番好风光。”

    听得这话,我感觉到司马幽容像德道禅师一样,笑了笑,便也收起了伞,但还是说:“幽容,要不到前面的山泉边洗洗脚,穿我的大鞋子走吧?这路泥泞不堪,树枝硬刺的也有,划伤了脚不太好。”

    司马幽容看了我一眼,说:“那你呢?”

    “我在山里长大,光着脚丫子风里来雨里去的,脚板子皮实得很。要不是到县城上学,我还不会穿鞋子呢!”

    “呵呵……”司马幽容终于笑了,笑得真要我老命啊!她那一笑,脸上顿时春风荡生,一股子天质般的妩媚风情爆发出来了。

    我精魄蠢动不已,心跳莫名加快,赶紧往前奔去,头也不敢回,到不远的山溪边脱了鞋子等着她。平静无比的司马幽容啊,还是不要笑,不要羞涩的好,要不然就是祸乱天下的绝对妖女!

    我到了那边,才努力用九阳心法平息了躁动的欲望。回头看了看,司马幽容沐风戴雨,步履如仙踏来,容颜依旧美如小仙子,但神情已然平静无瑕。

    洗了脚,司马幽容穿上我的皮鞋,确实像是穿了两只小船,但还是走得那么平静自然,并不显得别扭。我光着脚,造型又有点土鳖了,因为身上司基的衣物脏兮兮的。我本来想将他T恤上的血用泉水洗了,但司马幽容只说了一句“衣物不重要,重要是身心”,这就阻止了我的清理活动。

    回到了省道上,我们朝着前方走去。突然,我想到了一个非常不解的问题,便说:“幽容,你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在县城就被司基绑了塞在尾厢里,可你……怎么知道这里离赵家庄园不远了呢?”